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524章 八毛门事件
    朱小君拿出了烟,给齐院长和自己都点上了,颇有些大言不馋地回道:“怎么样,这个计划还可以吧?”

    齐院长道:“什么叫还可以吧?你知道吗,那天张总跟我说起你的战a联盟计划的时候,我的心率都飙到一百多去了,这是个大计划,前途光明。”

    朱小君却突然重重地叹了口气:“可是,我对这个计划却一直很犹豫,师兄啊,你也帮我分析分析这项计划的利弊吧!”

    齐院长眉头一皱:“还有弊端?我怎么就没看出来呢?”

    朱小君显得很惆怅:“战a联盟是个彻头彻尾的商业计划,是纯粹以赚钱为目的的商业行为,我虽然对它做了不少的修饰掩盖,但是它的本质却永远也改变不了。”

    齐院长应道:“这有什么呀,现在的医疗行业,谁不重视市场谁就会被淘汰,这是一,二就是在咱们现在的医疗体制下,医疗行业早已经成为商业机构,赚钱不丢人,不赚钱,那才丢人。”

    朱小君摇了摇头,道:“我要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战a联盟的赚钱效益实在是太强大,而运作起来,又不能低调进行,师兄啊,你就不为我担心么?会有人妒忌的呀!”

    齐院长怔了下,若有所思,没有直接搭话。

    朱小君又道:“看人家吃肉自己只能喝汤,大多数人都会产生嫉妒心理,这很正常,但是,就有那么一小拨人会因为眼红别人而做出损人不利己的事情。我的战a联盟不怕明打明地挑衅,可是就怕背地里使绊。”

    “背地里使绊!”齐院长轻轻地叹了口气:“是啊,就像前段时间发生的八毛门事件,这幸亏是发生在两家公立医院,而且还是那种故有口碑很不错的医院,这要是换做了像你们这种民营医疗机构的话,恐怕唾沫星子也把你们给淹死了。”

    齐院长所说的八毛门事件,是前段时间发生于深州和粤州两家儿童医院之间的事件。当时,外地来了一个患有先天性巨结肠的小儿患者,求医于深州市儿童医院,深州儿童医院的小儿外科的专家在分析过患儿的病情后,制定了一个分为两步走的手术计划,可以说,这个手术计划不光是完全合乎治疗原则,而且是一个很负责任的治疗方案。

    但是,患儿的家长却被巨额的手术费用给吓着了,没有接受这个手术方案,而是转到了粤东省儿童医院继续求医。

    当时来到粤东省儿童医院的时候,已经到了门诊该下班的时候了,坐门诊的医生看着这家人可怜,于是就给这个患儿加了一个号。

    看过所有的检查报告后,粤东省儿童医院的这位专家感觉此患儿的病情有些棘手,所以,就没有妄下结论,而是给患儿开了几只开塞露,以防止当晚患儿出现便秘情况,并嘱托这家人明日一早前来医院进行会诊。

    先天性巨结肠的患儿,最主要的一个症状就是便秘。那天晚上,患儿的父母给患儿使用了在粤东省儿童医院花了八毛钱拿到的两支开塞露。

    说来也巧,这一次使用开塞露的效果却非常好,使用后,患儿的大便非常通畅。

    第二天,患儿仍旧没有便秘。

    第三天,患儿的大便依旧顺畅。

    于是,患儿的父母便以为患儿的病被治好了。

    这个事情,也不知道怎么滴,居然被某某周报的一个柴姓记者知道了,于是大笔一挥,刷刷刷就写出了一篇文章:深州市儿童医院开价十五万进行手术,粤东省儿童医院八毛钱治愈疾病!

    这篇文章出来之后,深州市儿童医院的医生们看到了也只是笑笑,粤东省儿童医院的医生看到了也只能呵呵,但是,老百姓们的反应就不一样了。

    老百姓,有几个能弄懂什么是先天性巨结肠?又有几个能知道手术分成两步走要比一次性完成的难度大许多?又又有几个能明白,深州市儿童医院的那位外科主任为了能让患儿术后恢复的更好而宁愿自己担负更大的手术风险?

    万分之一都不到!

    所以,风浪起来了。

    人们把唾沫星子全都喷向了深州市儿童医院,把所有的‘问候’都给了那位有着真正医德的小儿外科的主任。

    这时候,粤东省儿童医院出来说话了,向人们解释说,事情不是那某某周末报刊上刊登的文章所描述的那样……

    但是,有用么?

    戏剧性的是,一周后,那名患儿重新出现了便秘症状,而且,比之前还要严重。

    粤东省儿童医院的小儿外科做了一件有良心的事情,他们拒绝了这名患儿,明确告诉他,治疗这种疾病,深州市儿童医院的那名被冤枉的主任才是最好的医生。

    那名主任也是让人憋屈,还真就重新收下了那名患儿,并且向院领导申请了费用减免。

    直到一个月后,这名患儿痊愈出院,粤东省最有责任心的粤州日报才复原了整个事件的前前后后,当真相大白于天下之时,那些曾经向深州市儿童医院吐过无数口水的人们,那些曾经背地里甚至是当着面问候过那位小儿外科专家的人们,很无所谓地摇了摇头,一句原来如此便将此事画上了句号。

    而那位以造谣文章而著称的柴大记者更是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他的心思早就转移到了下一个可以造谣生事的事件上去了。

    “是啊,师兄呐,现在做医疗不比从前了,尤其是我们这些商业机构,更是要夹着尾巴做人,低调,再低调……可是啊,战a联盟的运作方式又不允许我们如此低调,我们还必须高调行事,这个模式才能发挥出最大成效,所以呐,我担心这个战a联盟啊,有善始却没善终喏!”

    “不会的,我师弟吉人自有天相,啊,绝对不会出现这种结果!”齐院长嘴上说得轻松,但心里面已经盘算开了,朱小君说的没错,这个项目看起来前途无量,但过程中稍有差池,说不定就会遭致暗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