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529章 我还需要一个叛徒
    出乎所有人的预料,朱小君居然没有提及丢肾事件一个字,而是跟大伙聊起了保奇地产的小区进度:“各位,你们都看到了,保奇地产在咱们医院后面的那个新小区已经破土动工了,他们的老板,也就是咱们曾经的手术室一朵花刘燕,向我保证过,一年之内,完成了一期工程的四幢小高层,各位,以现在的房价增长速度,你们估计,等到了明年这个时候,咱们这一片的新房房价会涨到多少呢?”

    大伙虽然猜不透朱小君是何用意,但是,老板的问话还是得回答,于是,大伙七嘴八舌地说出了自己的见解。

    有说六千的,也有说七千的。

    “好吧,折中一下,就按照六千五好了。我跟刘老板已经谈妥了,这一期工程的四幢楼,咱们全包了,刘老板答应以市场价的八五折给我们,算下来,也就是五千五左右。吴院长的意思是医院可以补贴一半的购房款,我同意吴院长的建议。两千七百五一平米啊,各位,偷着乐吧!”

    前来开会的都是医院的重要人物,虽然一期工程仅有四幢楼,而每幢楼大概也就是一百来套房子,但是自己怎么着也能排在医院的前一百位,购房资格是绝对拥有的,所以,这些人的情绪都激动了起来。

    “另外,我给了吴院长一个建议,那就是两口子都在咱们医院工作的,购房的时候,可以多给一些补贴,这个具体数字,我想吴院长心里会有数。当然,这项福利可不能胡来,卖了房就离婚的,我可是要把这补贴给收回来的哦。”

    会场中响起了一阵哄笑声。

    说完了房子,朱小君又扯到了转化中心。

    说完了转化中心,朱小君又谈起了科研立项。

    兜了一大圈,朱小君就是不提丢肾事件该怎么应对。

    “我就说这么多,时间也不早了,大家都回去吃午饭吧!”

    葛辉先站了起来:“小君,哦,朱总,不对吧?我们都等着听你安排怎么应对这丢肾事件哩,你就这么把我们打发了?”

    朱小君抬了抬眉:“那你们想我怎么应对?弄两把机枪,把他们全都给突突了?”

    杨林接道:“反击啊!我们不能听由他们这样造谣呐!”

    “造谣?”朱小君笑了:“证据呢?我亲爱的杨总,你说他造谣,他就会承认造谣了?”

    杨林气鼓鼓接不上话来。

    朱小君站了起来,环视了大伙一圈:“我来,是因为我担心你们会因为气氛而做出不该做的举动,但是,当我看到你们的状态的时候,我知道,我有些多虑了。有句话说得好,身正不怕影子斜,一两个跳梁小丑在那边瞎蹦跳而已,值得我们大动干戈么?”

    葛辉有些不相信:“那咱就这么忍了?”

    朱小君道:“他们之所以瞎闹腾,无非就是想激怒咱们,等着咱们犯错,现在,咱们给他来个不理不睬,让他们有力使不上,时间一长,他们自然也就消停了。”

    对这个策略,众人很难接受,但是,大老板这样拍板了,而吴院长也一直笑而不语,看样子也是跟大老板持有相同的态度,众人还能说什么,只有默默地散会走人。

    这时候,吴东城拿出了手机,摆弄了几下。

    葛辉,杨林,连伟强同时收到了一条短信:留下来,还有事。

    会议室中只剩了五个人,这时候,朱小君露出了狰狞。

    “再从机场过来的时候,我跟吴院长说过一句话,对这次事件,我的原则是一定要让他们承受他们所无法承受的代价。我在这儿再解释一下,怎样的代价才叫他们无法承受的代价。第一,那位叫柳什么玩意的,要因为造谣罪而被判刑,第二,跟这位柳什么玩意的合谋发出第一篇报道的什么狗屁平徽商业报,就此关门。”

    吴东城接着道:“连主任是当事人,是第一受害者,这件事,你理应冲在最前面。”

    连伟强很是激动,表达上都出现了障碍:“我,我保证对朱总,说一不二。”

    吴东城又道:“葛辉,杨林,你们两位是我吴东城最为信任的,也是小君最信任的,想完成这个目标,少不了你们两个的出力。”

    葛辉道:“放心吧,吴院,小君,我在就想好了,只要能出了这口恶气,哪怕最终必须要脱了这件白大褂,我也心甘情愿。”

    杨林并没有直接表态,而是吹了声口哨,口哨的旋律是男儿当自强。

    朱小君点了根烟:“手术的过程,以及那柳什么玩意的住院治疗过程,我都看过了,也给孟老爷子看过了,只要不是修改版,我想,我们是绝对能够站住脚的。”

    连伟强慌不迭澄清道:“没,绝对没有,任何改动,吴院长这一点抓得很紧,我,我们现在都很重视文字性的资料。”

    朱小君点了点头:“我们现在最缺乏的不是医学上的证据,想达到我们的目的,缺少的是柳什么玩意当初向我们提出200万索赔的时候的影响或录音资料。还有,就是那柳啥玩意跟那商业报记者之间的谈话内容。我之所以没在刚才的会上说起这件事,就是想造成一种假象,我们很被动,我们很想心事宁人。”

    “示弱?”杨林笑开了:“我猜,示弱之后,你还会引诱他们进攻,对不?”

    朱小君向杨林竖起了大拇指:“嗯,你可以做我肚子里的蛔虫了。在他们进攻的时候,连主任,葛辉,你们两个一个代表当事人,一个代表院领导,要给那柳什么玩意一个愿意私了的暗示,如果他领会了,就会找你们私下谈判,记住,我需要这场谈判的全过程的影像资料。”

    吴东城接道:“谈判该怎么谈,葛辉,你应该明白吧?”

    葛辉笑道:“明白,引着那名患者再一次提出向我们索赔的目的。”

    朱小君道:“葛副院长一心想着息事宁人,所以,最好还能够通过那柳什么玩意给商报记者传递个消息,只要停下来,医院不会亏待与他。”

    葛辉应道:“明白,保证完成任务。”

    朱小君点了点头,转而把目光转移到了杨林的身上:“我还需要一个叛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