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532章 最后一哆嗦
    洪史东想的很简单。

    记者是无冕之王,而医院跟商家差不多,所以,医院根本不敢招惹记者。

    再者,放眼全国,只要患者闹得欢腾,医院最终都会选择息事宁人,赔钱了事基本上成了规矩。而且,事情闹得越大,医院赔的钱就越多。

    洪史东没打算让肿瘤医院按照柳姓患者的开价进行赔偿,200万,打个对折,有个100万也就足够了。

    这100万,他洪史东便可以独得一半,而主编那边需要打点的费用,都由那患者来出。这买卖,美得很啊!

    然而,事情的走向却没有按照洪史东想象中那样进行。

    在舆论的压迫下,主刀医生和他们副院长主动接触了柳姓患者,那一天,他觉得距离成功最多也就是一步之遥。

    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当柳姓患者把索赔金额降低到了100万的时候,当事人以及那名副院长还是摇头不语。

    一个肾,100万,多么?

    而柳姓患者按照他的指示询问当事人及副院长愿意赔多少钱的时候,对方居然没有任何明确的说法,只是表示这件事情还需要进一步协商解决。

    洪史东当时就感觉到了异样。

    果然,到了第二天,医院的态度就发生了逆转。

    那个姓吴的院长要追究他们的法律责任,洪史东并没有放在心上,单凭一篇新闻报道,哪家法院也不会认定他将会负有法律责任,不管是民事上或是刑事上。洪史东担心的是走到头却竹篮子打水一场空,没拿到赔偿金,他该如何面对他的主编大人。

    就在这时候,他的手机来了一个陌生电话。

    事情爆发之后,洪史东把自己对外开放的一部手机给关掉了,而开着的这部手机的号码,属于内部人才会知道的号码,所以,来电虽然陌生,洪史东还是按下了通话键。

    “我姓杨,是彭州肿瘤医院的外科主任,洪记者,出来坐坐,一块聊聊呗?”

    “我跟你又不熟,有什么好聊的?”

    “好聊的并不多,或许只有一件事,呵呵,你我心知肚明啊!”

    “我不懂。”

    “那我就明说了,现在,只有我才能帮到你们,只要你们答应了我一个小小的条件,我保证可以让医院改变态度,乖乖地赔钱了事。”

    “我只是一名记者,客观公正地进行新闻报道,至于医院跟患者最终达成了怎样的和解协议,那跟我没关系。”

    “哦,是这样啊,那好吧,我直接去找患者了,没有你,我一样能让医院赔钱。”

    “等等……”

    “还有什么事?”

    “我想问你一句,你这么做,图的是什么?”

    “图什么?我要是说是为了同情弱者才挺身而出的,你信么?”

    “不信!”

    “那不就得了?”

    “你刚才说,要答应了你一个小小条件,你才会出手相助,那么,你能告诉我这个条件是什么吗?”

    “给我颁发一个诺贝尔仗义奖……哈哈,你这人也真是有意思啊,又不愿意出来聊聊,还又问东问西,难道记者都是这副德行吗?不食人间烟火啊!”

    握着电话,洪史东在飞快地思考着。

    按照目前趋势,医院断然不肯屈服赔钱,那个姓吴的院长主动要求司法介入,这就说明医院有着必胜的信心和把握。而这个时候,打电话的这个人若是跟患者联起手来,真的使医院改变了主意掏了赔款,那么想必也就跟自己没有了半毛钱关系了。

    倘若如此,那么他在主编面前更难交代,搞不好,丢掉了这份拿工资吃饭的岗位都是大有可能。

    不能让他们把自己给甩了!

    “这样吧,我也做不了患者的主,我想,你直接去见患者也不合适,我来联系一下,你等我电话好吗?”

    “好吧,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大不了,我不赚这份钱就是了。”

    杨林打这通电话的时候就在吴东城的办公室,放下了电话,杨林颇为得意地冲着吴东城和朱小君道:“怎么样,我的表演还可以吧?”

    朱小君竖起了大拇指:“影帝级表演,我对你已经黑转粉了。”

    杨林两眼一瞪:“黑转粉?你之前居然对我是黑?”

    朱小君含着笑道:“废话,那美女主持,就因为你,我跟吴院长都只能是干咽唾沫,能不黑你吗?”

    吴东城连忙摆手道:“跟我没关系啊!你们两个胡闹,可不要影响我这个当院长的形象哦。”

    杨林见杆就爬:“就是就是,你朱大老板也要重视一下自己的形象,可不能跟我们这些草民过不去啊。”

    “草民?嗯,说的好,要是再换个声调,把第三声换成第四声,那就更适合你了。”

    二人你一句我一句逗着嘴,抽着烟,也没感觉过了很久,洪史东的电话便打过来了。

    “杨主任,我跟患者商量了一下,咱们今晚就见个面吧,你有时间么?”

    杨林做了个成功的手势:“花钱没时间,这挣钱还能没时间啊?说吧,在哪儿见面。”

    “晚八点,财富广场二楼的咖啡厅,到了给我打电话。”

    “好吧,不见不散,塞油呐啦。”

    时间虽然尚早,但这是最为关键的一环,杨林收起了一贯的嬉皮,开始检查晚上需要的设备。

    一杆装有摄像和录音功能的钢笔,只要别在胸前,那么,当晚的所有情形都会被清晰的记录下来。

    “不对!这钢笔不能再用了……”朱小君深吸了口气:“我们必须高度谨慎,一点破绽都不能留下。”

    杨林摆弄着那杆钢笔,问道:“什么破绽?这间谍钢笔的性能我试过,很不错啊!”

    朱小君苦笑道:“钢笔的确很不错,毕竟花了好几万,但是,这杆钢笔已经被葛辉用过了。”

    吴东城道:“对方不会那么警觉吧?”

    朱小君回道:“最后一哆嗦了,我们可不能掉以轻心,哪怕一丝一毫的侥幸心理都要不得,今晚要是拿不到我们想要的东西,那么之前所做的工作,也就是白费心思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