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533章 证据在手
    晚八时整,杨林准时来到了约定地点。

    进了咖啡馆的包房,杨林很随意地脱下了外套挂在了墙角的衣架上。

    “我姓杨,叫杨林,是肿瘤医院泌尿外科的科主任,在医院门诊部的专家栏上,可以看到我的照片。”

    洪史东递过来一张名片:“鄙人姓洪,名史东,平徽商业报记者,久仰杨主任大名。”

    柳姓患者文化程度不高,说不出这种见面客套词,只能是大眼瞪小眼呆坐在一旁。

    “做外科的都是直脾气,我就开门见山了。”杨林为自己倒了杯水,饮啜了一小口:“我的目的你们都知道了,我就不重复了,现在,该是你们告诉我,你们想达到怎样的目的呢?”

    洪史东犹豫了一下,但一旁的柳姓患者却开了口:“我一个肾就这么莫名其妙地丢了,医院总得给我一个说法吧?”

    杨林呵呵一笑:“据我所知,这说法不是已经给过你了吗?”

    柳姓患者道:“他们是强词夺理,欺负我不懂医。”

    杨林道:“你确实是不懂医,不然的话,也就会相信医院给你的说法了。”

    柳姓患者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杨林笑道:“我的意思是说,医院给你的解释是站得住脚的,不然的话,医院为什么会突然强硬起来了呢?”

    一提到医院态度的转变,那柳姓患者的神色顿时暗淡了下来。

    半年前的那起车祸,肇事司机至今没有抓到,所有的费用都是他自掏腰包,家底子一下子就空了,还借了不少的外债。

    要不是家里儿子等着钱交上大学的学费,他也不会走上这条道路。

    但是,第一次跟医院接触索赔,便被医院拒绝了,而柳姓患者也清楚,自己的右肾虽然莫名其妙地丢失了,但应该跟人家肿瘤医院没什么关系。

    从内心讲,柳姓患者对肿瘤医院还是有感激之情的,当时,他遭遇车祸所受的伤那么重,在没交一分钱的情况下,人家肿瘤医院就给自己做了手术救了命,到了后来,还给他减免了不少的费用。

    但是,当洪记者找到他的时候,他还是动心了。

    有洪记者的帮助,肿瘤医院或许就会妥协,就会赔钱,即便不赔200万那么多,即便只赔了十万八万的,只要能让儿子把大学学费给交了,昧着良心也就昧着良心好了。

    但现在,良心是确实昧下了,但赔款却更加遥远了,柳姓患者感觉到无比的失落。

    就在他失落至极准备收拾行李回老家的时候,洪记者的电话打来了,说是肿瘤医院有个杨医生愿意帮助他们,条件是从赔偿金中分一杯羹。

    柳姓患者本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态度,毫不犹豫便答应了下来,于是,才有了今晚的见面。

    听到杨林所说的事实,柳姓患者沉默了。

    过了会,洪史东打破了这沉默气氛:“杨主任,你说你可以帮助我们的。”

    杨林双眉上挑,含笑道:“当然,只要我愿意,就一定能帮到你们,但是,我得衡量一下,我值不值得帮助你们啊!到现在,你们两位都没跟我说过半句实话,那么,我怎么能确认,我帮了你们,就一定能得到我想得到的东西呢?”

    杨林这个人,身上自带一股痞气,不需要伪装,就会被人误解为贪财好色之徒。这也正是朱小君会说出非你莫属这个四个字的根本原因。

    这股自带的痞气形象,使得洪史东和柳姓患者很自然地选择了相信杨林。

    因此,杨林在稍作威逼利诱的情况下,这二人一个主述,一个补充,把他们之间的合作关系说了个七七八八。

    “杨主任,如果你能帮助我们拿到了医院的赔款,我们愿意分给你三分之一。”洪史东最后做出了抉择。

    杨林淡淡一笑:“你们啊,理解力有问题啊,这样吧,今天先这样,我回去考虑一下,你们等我电话吧。”

    “如果你不满意,我们可以再商量……一半,你拿一半总该可以了吧?”

    杨林此时已经穿上了外套:“我说你们的理解力有问题,没听懂是吗?我说过我要帮你们向医院索要赔款了吗?我说过要跟你们坐地分赃了吗?我是看你们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不忍心看着你们这样错下去,想拉你们一把而已。”

    柳姓患者一脸愕然,而洪史东则已经惊诧地说不出话来了。

    杨林嘿嘿一笑,拍了拍柳姓患者的肩,又捏了吧洪史东的脸:“你们啊,我能说什么好呢?好自为之吧!”

    杨林扬长而去。

    患者跟医院,无论有着怎样的矛盾,这都属于医疗纠纷的范畴,即便闹上了法庭,那也是归属民事纠纷审理,双方只存在经济上的责任,其他的,一概扯不上关系。

    但是,假若患者采取了医闹的形式,那么就触犯了国家法律,至少也是个触犯治安管理条例的行为。只不过,所有的医院在面对医闹的时候,都采取了忍气吞声的态度,事后或赔钱或不赔钱,但没有一家医院能正儿八经站出来去追究医闹者的刑事责任。

    民不告官不究,这是一种文化传承,所以,咱们的执法机构也乐于睁只眼闭只眼,只要事情不是太过分,他们才懒得过问。

    柳姓患者和洪史东虽然采取传统的医闹形式,而采取的这种制造新闻舆论效应的办法比起医闹来更有威力,而且,在法律上也能做到毫无责任。

    这正是最初时吴东城最头疼的地方。

    但在朱小君的策划下,拿到了柳姓患者和洪史东狼狈为奸的证据,这一下,就把事件的性质给彻底扭转了。

    在国内,你买了瓶饮料,发现了饮料中有个小生物,于是便联系厂家,想索赔私了。厂家为了息事宁人也愿意赔钱封口,但是,你若是狮子大开口,索赔的金额远远超过了厂家的心里底线,那么好,厂家一转身就能告你一个敲诈罪,而且一告一个准。

    现在,柳姓患者和洪史东的行为便有些类似于上述案例。

    至于能不能成功,那就要看朱小君请来的高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