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534章 高人指点
    朱小君相请的这位高人便是胡恩球的老爹,绰号老不死的曾经的市级检察院的检察长胡光伟。

    胡光伟在遭人暗算被双规之后心灰意冷,选择了光荣退休,携妻带子回到了申海。小日子过的虽然清闲,但心里总觉得有些空落,有着一种总想给自己找点事做的潜意识。

    所以,朱小君的登门造访,胡光伟显得很开心。

    听完了朱小君的描述,看过了朱小君带来的各项证据,胡光伟很放松地问了句:“这案子可以立案,但是结果如何,还得看法院的意思,你准备请谁来做这个律师呢?”

    朱小君道:“检察机关以公诉人身份自然会有安排。”

    胡光伟摇头道:“你若是采取这个次序的话,恐怕最终会失望的。”

    朱小君笑道:“我这不是来求教胡老了吗?有胡老指点,我是不会犯错的。”

    胡光伟似笑非笑:“先别扯,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呢。”

    朱小君回道:“胡老啊,你这是在逗我玩呀,胡恩球跟我那么铁,我不请他还能请谁?”

    胡光伟哼了一声:“彭州民间有句俗话,叫省了盐坏了酱,想必你小子应该听过这句话吧。”

    朱小君道:“当然听过,不过这话跟咱们说的事有个毛关系哩?”

    胡光伟斜眼看着朱小君:“请恩球做律师,朱小君,你为的不就是省钱吗?”

    朱小君陪笑道:“不光是省钱,还有信任。”

    胡光伟大笑道:“好吧,看在你还算诚实的分上,我就指点一二好了。”

    朱小君立刻拿出了本子和笔。

    胡光伟迎头给了朱小君一巴掌:“把你这一套收起来吧,恩球早就交代了,说你每次都是装模作样,那只笔就根本写不出字来。”

    朱小君一怔,连忙试了试,还真他妈巧了,自个在笔筒里胡乱抽了一支,居然就抽中了一支写不出字的笔来。

    “这个案子,可以说是一个开先河的案子,而案子的性质又不是多么严重,所以,中院也不可能请示高院。在不向上请示而自己又不敢担责的情况下,你说会是个怎样的结果呢?”

    朱小君叹了口气:“高高挂起呗!”

    胡光伟淡淡一笑:“你还算聪明。不过,现在的中院不会那么不作为了,他们会采取另外一种形式,庭外调解。”

    朱小君深吸了口气:“那就是和稀泥咯。”

    胡光伟略一颔首,又道:“所以啊,你想达到你的目的,就得断了中院的这个念想,怎么断呢?要是玩明的,你犯得着得罪中院那些人吗?所以啊,就得在庭审这件案子之前,搞点手段。”

    “弄点舆论出来?”

    胡光伟笑了:“此子可教也,来,说说看,你打算怎么弄出点舆论来?”

    朱小君想了会,还是缴械了:“想了几个招,都觉得不妥,都有被抓着小尾巴的可能。”

    胡光伟哈哈大笑:“关键时候,还得老将出马啊!”

    “先民事起诉,任由中院采取什么招数,你方总是不同意就好了,然后,就会有好事的记者嗅到了其中的新闻价值而闻讯赶来,这么一来,中院总不会认为是你故意把舆论造就出来的吧!”

    朱小君把大拇指差点竖到了胡光伟的脸上:“高,实在是高!”

    “把这些证据先收着,一点点往外拿,最后,你方原本不想把检方扯进来的,但检方也不得不介入。按照这个次序,检方就不能排斥在民事庭你方的律师,他会跟踪这个案件,直到最后。”

    朱小君竖起了两根大拇指:“太君实在是高明!”

    胡光伟笑着给了朱小君一巴掌:“彭州中检那边,时机成熟的时候,胡叔会帮你打个电话,作为交换条件,你不能用恩球来打这场官司。”

    朱小君道:“事实上,律师费对我来说无所谓,关键是我怕这样一来,混球他会误会。”

    “把道理给他说清楚,只要他一露面,老子我就暴露了,事情就不好玩了。”

    朱小君吐了下舌头:“这一层我还真没想到,您这么一说,混球还真是不合适。”

    胡光伟诡异一笑,冲着朱小君招了招手。

    朱小君赶紧把耳朵凑了上去。

    胡光伟悄声道:“更根本的原因是恩球他老婆怀孕了,我跟他妈现在正筹划让他们奉子成婚,你这个时候,要是用他做律师,这小子肯定又得屁颠屁颠没日没夜了吧?”

    朱小君喜道:“这是大喜事啊,胡叔,恭喜你要当爷爷了,混球那边你放心,他要是敢对你说一个不字,我收拾他。”

    胡光伟叹了口气,又把话题扯回到这场官司中来:“小君啊,那个张明怎么样了?”

    “我们医院的骨科主任?”

    “嗯,不是他是谁,最近我总是做梦梦见他,总觉得有些对不住他,你说啊,这做手术用器械拿回扣,放眼全国,哪个医生不是这么做的呢?我却偏偏争强好胜,把他送进了监狱,毁了一个好医生,这简直是作孽啊!”

    朱小君沉吟了片刻,回道:“他呀,说好不好,说差不差,衣食无忧,事业无望,混吃等死,倒也清闲。”

    “帮我给张主任带个话,也给你们吴院长带个话,就说有机会的话,到申海来出差的时候,给我来个电话,我请他们吃饭,向他们说声对不住了。”

    朱小君叹道:“你也不必如此,当初也不过是职责所在,说真的,没有人记恨你。”

    胡光伟苦笑道:“可是,我这心里总是过不去呀。”

    朱小君想了想:“这样吧,等我的新项目成熟后,我把张明归纳到新项目的研究团队中去,重新焕发起他的学术欲望。对他来说,那段经历或许可以成为他最为宝贵的财富,只有经历过最低谷的人,才能真正明白生活的美好。”

    胡光伟愣了愣:“小君啊,几天没见,你长大了,都能说出这样有哲理的话来了。”

    朱小君笑道:“你都快当爷爷了,还不允许我们长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