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535章 躲得掉初一躲不过十五
    得到了胡光伟的指点,朱小君信心陡增。

    在做通了胡恩球的工作后,朱小君于申海天京请来了三位国家级的大律师组成了一个律师团队,在研究了案情之后,那三位大律师一致同意朱小君提出的计划。

    先民事起诉,在不知不觉间,把案子推向刑事案件。

    准备妥当之后,吴东城以肿瘤医院法人代表的身份,向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诉讼。

    按照程序,彭州中院在庭审之前,提出了第三方诊断的要求。

    中院于国内省级三级甲等医院名录中随机抽取了十家医院供原被告进行选择,肿瘤医院的律师团队很随意地表态说,让被告方选择吧,随便选哪家医院,他们都没意见。

    最后,本着信任和方便,代表平徽商业报和柳姓患者的律师再跟当事人商量之后,选择了省城的军区总医院。

    一周后,军总医院的报告出来了。

    患者的右肾并没有丢失,而是因为不明原因而发生了病变,萎缩到了只有一粒花生米大小,ct影像下如果不细心,或是经验不到位,往往会误诊为右肾缺如。

    但洪史东和柳姓患者当初依仗的做出右肾缺如诊断的某医院跳了出来,对媒体说,他们医院的放射科并没有确诊为右肾缺如,而只是做了右肾缺如的怀疑诊断。

    从该医院提供的诊断报告的存根看,果然,在右肾缺如四个字之后,还有一个问号,并且,随后还附带了一个‘请结合临床’的提示性结论。

    而在法庭上,柳姓患者和洪史东提供的该医院ct诊断报告上,那个问号却不见了。

    按理说,病人拿到的诊断报告和医院的存根应该是相符合的,这两份有着明显差异的诊断报告呈现出来之后,就只能说明,其中有一方在作假。

    彭州中院随即派员去了那家医院,取了原始的诊断报告存根,然后和柳姓患者及洪史东所提供的诊断报告一起,送到了省公安厅的痕迹检验中心。

    也许是省公安厅的效率太高,又或者是省公安厅最近确实很清闲,更可能是这次的鉴别任务太简单,总之是原以为怎么也需要十天左右的鉴别工作仅仅过了三天就有了结论。

    法庭上呈贡的那份报告被人修改过了!

    被告方在做伪证……

    而做伪证,理所当然地触犯了法律。

    几乎不需要再做过多的引导,这起官司便按照胡光伟事先的计划开始向刑事案件靠拢了。

    这个时候,平徽商业报托人来向吴东城传递想和解的愿望,并承诺吴东城,如果他愿意和解,那么,平徽商业报将在国内十大媒体上刊登对肿瘤医院的道歉声明。

    “朱总,给个意见呗!”吴东城在办公室中颇为轻松地把决定权交给了朱小君。

    朱小君转而对杨林葛辉连伟强他们三个道:“你们的意思呢?”

    连伟强率先抢道:“可不能就这么简单饶了他们,那篇报道对咱们医院的影响有多恶劣,哪能是道道歉就能还回来的。”

    杨林跟着道:“就这样了结啦?那我辛辛苦苦当叛徒弄来的证据都作废了?我有些心理不平衡。

    葛辉最后表态道:“我的原则是以大局为重,至于这大局该怎么着,那可不是我能弄明白的。”

    朱小君转而又对吴东城道:“在我作出决定前,你是不是也表个态?”

    吴东城笑道:“说句实话,我是真心不想在这件事上多耗精力了,可是,事情已经走到这一步,半途而废似乎不是男人所为。”

    朱小君笑道:“好吧,我尊重你们的意见,继续跟他们玩下去。”

    杨林道:“唉,唉,难道这就不是你自己的意见么?”

    朱小君摇了摇头:“你是知道的,我这个人,本性善良温柔,最信奉的一句人生谏言就是得饶人处且饶人……”

    朱小君话没说完,杨林立即做出了呕吐状,而葛辉也没闲着,以手掌为扇,在鼻子旁扇了几下。

    吴东城则笑地前仰后哈,眼泪都差点没控制住。

    连伟强的反射弧最长,最后一个明白了过来,但他仍旧对朱小君颇有些忌惮,所以只是傻笑,而没有做出行为来折损朱小君。

    朱小君做出一脸的委屈状:“你们几个什么意思啊?大老板说句心里话,你们听不进去也就算了,为什么要做出这种反应来呢?”

    正开着玩笑,市卫计委来了电话,打到了吴东城办公室的座机上。

    吴东城接了电话,嗯嗯啊啊了几声。

    放下电话,吴东城叹了口气,道:“别人来说情也就算了,你们说,这卫计委凑什么热闹啊,我们受冤枉的时候,他一个屁也不多放,现在我们胜局已定了,他却摇头晃脑地出来做人了,什么事嘛!”

    朱小君心头禁不住一紧:“那你是怎么答复他们的?”

    “他们没明说,我也就装傻,小君,你放心好了,我这边早已经打算好了,完全脱离体制算了,不过就是那点退休金嘛。”

    朱小君点了点头:“奇江医疗在下一盘很大的棋,这你们都知道,所以,我朱小君是绝对不会放弃肿瘤医院的,各位的养老问题,完全不必操心。”

    杨林笑道:“有小道消息说,医生和教师会被从公务员体系中划出去,唉,完全企业化管理了,什么体质内体制外,都没多大区别,谁给的钱多,谁给的福利好,咱就听谁的话,对不,朱老板?”

    朱小君道:“错!满分一百,我只能给你十分,这十分,还是看在熟人的面子上。你们这些人,都是肿瘤医院的宝贝疙瘩,肿瘤医院是靠着你们来赚钱的,老板也是靠着你们来养活的,所以……”

    葛辉抢着应道:“所以,我们还是得听领导的话。”

    正说着,有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吴东城瞄了眼来电显示,很无奈地摇了摇头,伸手就要接电话。

    杨林在一旁道:“你可以不接的。”

    吴东城苦笑道:“不接,他就会打你的手机,手机还不接,他就会来咱们医院,我躲得掉初一,还能躲得掉十五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