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537章 补漏
    赵世宏挡了那边的招呼,而自己若是半途而废,或是没达到最终的目的,那么,赵世宏那边可就丢了脸面。而平徽省方面,动用了那么多的资源,官的私的明的暗的合法的违法的,几乎所有能用的招数都用上了,到头来还是输掉了这场官司的话,那么其脸面也只能藏进了裤裆中去了。

    压力之下,朱小君不得不对这场官司进行重新梳理。

    如果,彭州中院和彭州中检没有买对方的账的话,那么己方握有的将会是百分百的胜算,但是,假若彭州中院或是彭州中检当中有一家答应了平徽方面的请求了呢?又或是,这两家单位都抹不开平徽方面的人情而失去了原则了呢?

    朱小君有些不放心了。

    稍微安慰了吴东城几句,朱小君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给胡光伟打了个电话。

    电话接通,朱小君没有一句废话,直接把事情现况和他的担心向胡光伟说了个清楚。

    胡光伟安安静静地听了十多分钟,之后给了朱小君一声沉稳的笑声。

    “小君,你多虑了!”

    “怎么讲?”

    “中检那边,我已经给你安排妥当了。没错,平徽那边是动用了不少的关系,但远水解不了近渴,你胡叔在中检辛苦耕耘了几十年,难道还没点脸面了?中院那边你更不必担心,现在的司法体制跟以前不一样了,中院不再受地方的任何约束,它只对高院负责,平徽那边,最多也就是能动用几个故交,私下里影响一下个人情感罢了,但是在铁证面前,私交能算得了什么呢?”

    “可是,赵世宏那边说……”

    “你误会他的意思了。”

    “误会了?”朱小君新生一个疑问,但同时也宽心不少。

    “打仗的时候,有个战术叫迂回包抄,今天这场官司,你不妨把它也当成打仗好了。”

    朱小君恍然大悟:“我懂了,你的意思是说,他们会对肿瘤医院的生存做出一系列手段,是吗?”

    胡光伟大笑:“幸亏恩球没你那么聪明,不然的话,我还不得被这小子给气死啊!”

    朱小君笑应道:“那你就得好好待我了,不然的话,我立马去做混球的狗头军师去。”

    “拉倒吧你……”胡光伟继续笑着:“这么多年了,你当胡叔不知道啊,恩球这小子跟我玩的那些招数,哪一个不是你教的?”

    朱小君只能装傻喊冤:“呃……幸亏胡叔你退休了,不然的话,男版窦娥不就多了一个呀。”

    胡光伟止住了笑,道:“行了,我就不跟你胡扯耽误时间了,该怎么保护肿瘤医院的生存空间,这一点不用胡叔再教你了吧?”

    朱小君笑道:“你要是愿意教,那我就洗耳恭听,但有个条件,我一毛不拔。”

    胡光伟故作愠吻:“不付钱?那免谈,该哪玩哪玩去。”

    挂上了胡光伟的电话,朱小君随即把胡光伟的提醒转告了吴东城,并且把关系到双方领导层面的脸面问题的推断暗示给了吴东城。

    吴东城沉思了好一会。

    “我想,他们总不至于明着给我们穿小鞋,再说,这么做也根本解决不了问题。我猜测,他们肯定是在暗中下手,抓我们一个小辫子,然后胁迫我们跟他达成和解。”

    朱小君略一思考,应道:“你分析的对,不过,他们会抓我们哪方面的小辫子呢?”

    吴东城若有所思:“最容易想到并暗中下手的,无非就是药品回扣呗?”

    朱小君道:“你不是把医院所有用药的临床费用全都挤出来了么?”

    吴东城回道:“从你当老板开始,我就在推行这项工作,现在,医院的各种用药,我敢保证绝对没有临床费用……”

    朱小君深吸了口气:“这可能是我们最大的一个软肋了,吴院长,立刻召集药剂科和财务科的负责人过来开会。”

    吴东城随即吩咐了院办主任去跟这二位联系。

    然后颇有些不解地问道:“为什么要说这是我们的软肋呢?”

    朱小君点了支烟,闷头抽了几口,再次确定了一下自己刚才的判断。

    “挤出来的这些费用,我想,应该颇为丰厚吧。”

    吴东城也跟着点了支烟,抽着烟思考着:“按照零售价,少的有个十几点,多的大概要有三十多四十的样子。”

    “这笔钱,不可能列在明账上,对吗?”

    吴东城点了下头:“医院在药品上的加价率最多只能是百分之十五,咱们医院的药品价格虽然比起其他医院都略微低一些,但是,若是把这些临床费用都列入明账的话,我们在药品加价率上就会超过百分之五十了。”

    朱小君点了点头:“我明白,这笔账目,只能是对内不对外,所以,我才会说这可能是我们最大的软肋了。”

    吴东城道:“但是,这笔账……除非是药剂科或财务科两位负责人,否则的话,外人根本得不到详情。”

    朱小君摇了摇头,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药剂科主任和财务科科长,是你最信任的中层干部之一,对么?我也不是在怀疑他们两个,否则的话,就不会让你把他们叫来开会了。”

    吴东城疑道:“那你的意思是?”

    朱小君喟然道:“或许只是我多虑,但是,在这个骨节眼上,我们不能有丝毫大意。”

    说着,朱小君拿出了手机,拨通了温柔的电话。

    “小君哥哥,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闲的没事干,就翻着电话本,挨个骚扰,对了,这段时间,你天天能看到你璐姐姐了,开心不?”

    “……一点都不开心,璐姐姐到现在还站不起来……”

    “别担心,这只是老天爷嫌她太闹腾,惩罚她安静一段时间,等惩罚时间够了,你璐姐姐自然就能站起来了。”

    “就会骗人……”

    “骗你是小狗。”

    “汪,汪……咯咯咯,小君哥哥,你那一套,我早就知道了,你说的是,骗,你是小狗,对不?”

    “好吧,我再重说一遍,我要是骗你的话,小君哥哥我就是小狗,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

    “对了,小柔儿啊,待会我给你两个ip地址,你帮我来检测一下它的安全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