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538章 真是聪明
    “用不着!”待药剂科高主任和财务科卢科长赶到吴东城办公室,朱小君把自己的意思讲明白之后,高主任和卢科长异口同声地提出了反对意见。

    “小心为上啊,大叔,大婶,我知道你们的安全措施做得到位,但是,这黑客……”

    不等朱小君说完,财务科卢科长便笑着打断了朱小君:“朱总,您是不知道吧,我们财务科的电脑,根本就没安装网卡,而且,你说的那笔帐,就根本不在总账目录中,所以,连电子版账册都没有。”

    高主任也跟着笑道:“每个月,都是我和卢科长两个人用最笨的办法来核对,两本纸质账簿,我跟卢科长一人一本,就连吴院长,都没看到过。”

    卢科长接着补充道:“银行账户上也绝对没问题,因为我们要求各厂家都是以现金形式返还这笔临床费用,而这笔费用我们到今天还没动用过一分一里,吴院长吩咐过,这笔钱可以不报税,所以等医院分房子的时候对个人进行补贴的时候用上去会更划算。”

    高主任笑着接道:“朱老板,你当初在医院做医生的时候,可是一口一个高姨,叫的我心花怒放的,怎么,现在连我和卢科长都不放心了么?”

    朱小君连忙摆手道:“什么话?后来不管你叫高姨,那是因为你越来越年轻,现在最多叫你一声高大姐,再过几年,就得管你叫高妹妹了!”

    高主任捂嘴笑道:“你是真会说话……现在放心了吧?”

    朱小君摇了摇头:“还是不怎么放心,你们啊,也帮我想想,如果有人想针对我们医院,他还能从什么地方下手呢?”

    卢科长道:“除非他们从厂家那边下手。”

    高主任轻轻地摇了摇头:“不可能,厂家那些人经过这些年的磨练,一个个早就成精了,而我们只跟地区经理进行结算,那些没成精的小药代,他们找到了也没用。”

    一直没开口的吴东城突然问道:“你们两个把手工账本都放在什么地方了?”

    “办公室的保险箱!”卢科长随口应道。

    吴东城看了眼朱小君,然后叹了口气:“似乎还来得及。”

    朱小君点了点头,道:“就现在,把账簿转移出来。”

    高主任一头雾水道:“他们有那么大的权利去搜查我们的办公室吗?”

    卢科长也跟着表示了疑问:“你是担心他们会把账簿偷走吗?不可能的!”

    吴东城有些不耐烦了:“别问这么多了,赶快去把帐薄转移出来吧。”

    朱小君突然摆手道:“等等,现在不合适。”

    吴东城皱眉问道:“为什么?”

    朱小君叹了口气:“因为光转移了账簿还不行,还得把现金转移出来。”

    现金!

    自打吴东城开始实行挤压药品临床费用的政策以来,到现在至少也有半年时间了,肿瘤医院一个月的药品消耗就多达三千多万近四千万,就算按照平均一成的比例来计算,那挤压出来的临床费用一个月也得有三四百万,半年下来,就是两千万上下的巨额现金。

    转移出来,谈何容易。

    但是,不转移的话,对手就有机会抓住自己的把柄,即便不能得到账簿,但只要把这巨额现金给暴露出来,医院难以自圆其说,就会陷入到无限的麻烦中去。

    为了能让卢科长顺心配合,吴东城随便举了一个对手可以借用的手段:“卢科长,朱总说的对,咱们绝不可以掉以轻心,现在的局面你是清楚的,平徽商业报动用了全部的资源,他们想迫使我们跟他和解,就很可能做出一些铤而走险的事情,比如,暗地里安排一个什么人在你们财务科丢下样东西,然后谎称是爆炸物,那么,公安就会介入,你能保证前来办案的公安就没被他们买通么?”

    吴东城举的这个例子似乎有些危言耸听,但卢科长也是个有智慧的人,没跟吴东城去计较这个例子是否合理,他迅速明白了其中的微妙所在,于是便点头认同了必须要转移这笔现金的重要性。

    认同虽然是认同了,但是,要说到转移的办法,卢科长却是一筹莫展。

    朱小君看了眼吴东城,吴东城晃头耸肩,以表示他也没好的办法。

    高主任是个女人,女人的特点就是比较直观,而且对事情还特别喜欢刨根问底,在另三人的思维都放在了该如何转移这笔巨额现金的时候,高主任仍旧纠结与吴东城刚才举的例子上走不出来。

    “那公安来调查爆炸物,也用不着搜查我们财务科啊!再有……”

    高主任皱着眉头还没把自己的疑问说完,就听到朱小君勐然喝了一声。

    “对!爆炸物!”

    什么意思?

    吴东城和卢科长都盯向了朱小君,而高主任被惊了一下,自然也要看着惊到她的声音的来源。

    “平徽那边找了很多关系想来摆平这件事,但是很失望,所以,他们一定会想到抓我们小辫子来迫使我们和解这个办法。正常情况下,医院的药品回扣总是第一个被想到,而我们搞了一个药品临床费集中处理的策略,这种事,他们很容易就能掌握到。而我们开户行的副行长做过说客,那么就不能排除他们从开户行追查我们集中起来的临床费的可能性,他们从银行追查不到痕迹,就有可能想到我们是以现金的形式进行操作。”

    吴东城一头雾水道:“这个道理,我们都知道呀,这跟你爆喝的那一声有什么关系么?”

    朱小君笑了笑:“吴院长刚才说的那个手段很是不合逻辑,就算他们买通了某位公安人员,但是想通过放置疑似爆炸物来达到目的,那也绝无可能,但是……”

    朱小君拉长了声音,然后诡异一笑,接着道:“我们可以用这个办法来把存放现金的那个房间给封闭起来。”

    吴东城勐地一拍大腿,道:“好办法!贴上了公安的封条,我看他们还能想出什么鬼主意。”

    卢科长也长出了一口气:“嗯,这比想办法转移现金要容易多了。”

    高科长虽然是个女人,但也是那种绝顶聪明的女人,朱小君这么一解释,她不但从吴东城的例子中走出了纠结,而且还明白了朱小君的策略,于是忍不住赞道:“小君还真是聪明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