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539章 尘埃落定
    当彭州中院的传票送达平徽商业报的时候,其主编大人还没把它当回事。

    自己不过就是发了篇有些失实的新闻报道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呢,最多在自己的报刊上刊登一篇道歉声明就是了,实在不行,就把道歉声明多安排几家保媒,反正大家都是同行,这点面子还是要给,别人登一篇百十字的道歉声明可能要个几千块,但同行去登,最多也就收个象征性的几百块而已。

    刊登个十家保媒,也不过几千块,这几千块的费用,就从洪史东的工资中扣。

    但是,一开庭,那主编大人便感觉到事情不对。

    这么点小事,对方竟然请了天京和申海两地的全国最有名的律师,而且还都是以办理经济刑事案件为主的大律师。

    倒吸一口冷气的主编大人随即便走访了肿瘤医院,这一走访,就不是倒吸一口冷气那么简单了,他的后脊梁骨是刷刷刷直冒冷汗。

    肿瘤医院的态度居然是要跟他死磕到底,不把他的报社整关门就誓不罢休!

    主编大人最担心的就是洪史东在法庭上承受不住压力而招了,那么,洪史东以十五万的承诺换取了他的稿件刊登签字的事实就要曝光出来。

    一旦如此,商业报或许会保全下来,但是,他的主编位子还会保得住吗?

    若是再扯出点别的什么内容,比如,一百二十万一年的广告费,在他的运作下,厂家只需要缴纳一百万,不过却只能拿到八十万的收据……

    摊上事了,摊上大事了!

    主编大人心魂不定地回到了平徽省城,动用了所有关系,终于找到了后台。

    在打狗也得看主人的理论下,后台大老板发话了,说什么也不能在彭州丢了平徽的脸面。

    然而,十几个人情都用完了,那肿瘤医院的吴东城仍旧像茅坑里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死活不肯后退一步。

    主编大人很是愁心。

    这时候,又传出来洪史东和那患者有可能联手做伪证的消息。

    主编大人更是心愁。

    别人或许还不清楚,但是他对这件事却看的很明白,那个洪史东之所以会跟这患者搞在一块,无非就是想分杯赔偿款的羹而已。事情若是不能及时了结,那么走上刑事法庭将是迟早的事情,而洪史东又绝对不会是那种能把责任扛在自个肩上的那种人。

    灾难扯到自己头上的时间似乎越来越近了。

    好在后台大老板绝对睿智,这样这样,那样那样,安排了一个非常周密的计划。这个计划,说白了也就是想办法抓住吴东城的小辫子,迫使他后退一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双方握手言和,说上一句不打不相识之类的客套来。

    吴东城是医院的院长,那么,最好抓住的,当然是药品回扣的问题。

    就这样,平徽方面一步步按照朱小君和吴东城的估计,把目光盯向了肿瘤医院的财务科。

    不过,朱小君和吴东城还是高估了平徽那边的智商,他们知道关键点就在于医院行政楼四楼的财务科,但是,他们连吴东城随口那么一说的完全不靠谱的办法都没能想出来。

    几个具体执行人,苦着脸抽着闷烟,眼巴巴看着那四楼的一拍加固了的窗户,摇头哀叹。

    而这时,警笛大作,几辆警车呼啸而来。

    下来的一群警察直奔了行政楼。

    那几名执行人扮作了吃瓜观众,赶紧围观。

    艰难困苦之下,终于瞄上了两眼。

    肿瘤医院财务科的两间房间居然被警方贴上了封条。

    那意思仿佛在嘲讽说,对,你们的判断是对的,这两房间里,的确有你们想要的东西,但是,你们有本事倒是来取啊!

    能有个屁本事呐……那两间房没被封上的时候都没办法,现在被封上了,还有个毛指望呢!

    撤吧,再留下也是白费精力。

    消息传递回大本营,主编大人也只能是仰天长叹,而后台老板在痛骂了几句之后,一转身,不知去向。

    第二次开庭的时间终于来到了。

    伪证的事情还没刚进入法庭调查阶段,那柳姓患者便全撂下了,从一开始洪史东如何哄骗他避重就轻发表造谣新闻开始,到事成之后如何分赃,再到洪史东向他表明主编那边也得分上一笔……稀里哗啦,交代了足足有半个多小时。

    同时,肿瘤医院这边的律师团队及时地向法庭递交了两份视频资料。

    铁证如山!

    法庭当场宣布休庭,在法官审看过那两部视频资料后,随即宣布此案件民事法庭就此解散,当事人直接移交彭州市中级人民检察院,先刑事定论后,在复议民事责任。

    十分钟后,主编大人被请到中检喝茶去了,当然,陪同他一块去的,还有洪史东。

    而那名柳姓患者,居然屁事没有,虽然表现的是惊魂未定,但总算没有失态。

    主编大人对此提出了疑问,中检这边的人解释说,人家柳姓患者好歹揭发有功,再说,早有人为他做了担保手续,当然,你们在喝完茶之后,也可以交钱取保。

    主编大人很是纳闷,一个穷的叮当响的农民患者,哪来的关系居然有人会为他办理取保手续。

    中检的人根本没有保守秘密的打算,甚至有些故意相告的成分,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回答了主编大人,给柳姓患者办理取保手续的便是肿瘤医院。

    我草!

    一旁的洪史东差一点喷出了一口老血。

    叛徒!

    败类!

    ……

    能骂的话,基本上都骂了个遍,但洪史东仍然觉得很郁闷,因为这咒骂只能是在心里。

    在出了法庭就要上了中检的车子的时候,又过来了一老一少两个人,其中那位年轻人的态度很是谦卑,但说出来的话却让人感觉是那么的刺耳。

    “两位,我代表彭州人民向你们说声抱歉,招待不周啊!这位想必是洪记者,好好配合检察官的调查吧,我相信你是清白的。哦,这位应该是平徽商业报的主编大人吧,没关系,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要是实在爬不起来,那就躺着睡上一觉,我一看你的面相就知道你一定是个大富大贵之人……哦,忘了告诉你们两个了,我叫朱小君,就是一手造成你们现状的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