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540章 三天之前
    把日期向前调整三天,那一天,朱小君和吴东城安排了一场所谓的疑似爆炸物的闹剧。

    闹剧的结果是警察封了现场的两个房间。

    所谓的爆炸物,肯定是个水货,但是,警察们却根本没往监守自盗这个方面来想,只是把事情定位成了一场误会。

    事后,吴东城专门请了办案警察吃了个便饭。

    饭桌上,警察们因为大家都彼此相熟,而案件本身就是一场误会,于是便没有坚守程序,而是交代吴东城,你们自个把封条撕掉就好了。

    好不容易才贴上的封条,那就那么容易地自己给撕了呢?

    于是,那封条也就很自然地存在了三天。

    吃过饭之后,吴东城又约了朱小君喝茶。

    喝茶时,吴东城向朱小君提出了自己的建议,放过那名柳姓患者,只针对兴风作浪的记者洪史东和平徽商业报。

    医者仁心啊!

    吴东城这是想起了那名患者当初在肿瘤医院住院治疗时的可怜,也是想起了当初那名柳姓患者欠费出院,之后又砸锅卖铁还上了欠款。

    “这患者肯定是有错,但他事出有因,是被那姓洪的记者给灌了**汤。小君啊,他若是进去了,一个家也就完了。”

    朱小君喝着茶抽着烟,沉默未语。

    他不是在否认吴东城的建议,他是因为想到了一年多前快两年的那件事。

    那名叫牛二宝的农民工。

    如果当初不是朱小君的坚持,如果秦璐真的把牛二宝送进了监狱,虽然这种结果是牛二宝所犯下的错误的必然惩罚,但是,一个原本有着善心的人因为偶尔产生的一种恶念遭受到如此挫折,定然会毁灭三观,轻者自暴自弃,重者可能会报复社会。

    今天,那名柳姓患者或许就是一个翻版。

    “你见见他吧,跟他谈清楚,看看他的态度如何。”

    第二天一早,吴东城便通过连伟强把柳姓患者叫到了医院医务处。

    那柳姓患者或许是害怕,也或许是悔恨,在见到吴东城的时候,情不自禁地冲着吴东城跪了下来,不断地抽着自己的耳光。

    “我不是人,我恩将仇报……”

    吴东城使了个眼色,连伟强随即把柳姓患者拉了起来。

    接着,那柳姓患者便絮絮叨叨地把所有事情全都交代了,包括他一盆如洗的家和等着交钱上大学的儿子。

    可怜天下父母心!

    为了孩子能有一个好的前程,善良的父亲可能会做出令人发指的事情,最要面子的母亲会做出最丢人现眼的行为。

    吴东城听着那柳姓患者的故事,心潮难免随之澎湃起来。

    “做错了事情,就要有勇气去改正,我问你,你愿不愿意把刚才说的话向检察院的检察官再说一遍呢?”

    柳姓患者矛盾了好久,最后咬了咬牙,回道:“我愿意!”

    吴东城转而向连伟强问道:“当初他的住院费用一共是多少?”

    连伟强想了想:“具体多少我记不清楚了,大概是八万多块吧。”

    吴东城点了点头:“你去补办个手续,把他的住院费全都免掉……哦,不,你先去财务科借款,借八万块出来,借款用他的住院费免除手续来冲抵。”

    连伟强犹豫了一下,想说什么,但张了张口,没说出来。

    “愣着干什么呀,不知道时间宝贵么?”

    在吴东城的带有训斥意味的督促下,连伟强一咬牙,转身去了。

    那柳姓患者也明白了吴东城想要做什么,顿时老泪纵横,再一次冲着吴东城扑通一跪。

    “大恩大德,大恩大德啊!”

    一旁,医务处处长附在吴东城耳边提醒道:“这件事要不要跟小君商量一下?”

    吴东城白了一眼那医务处处长,回道:“跟他商量的结果肯定是再加两万凑个整数。”

    不多会,连伟强拎着一个纸袋子回到了医务处。

    “这八万块,是你当初的住院费,是我们考虑到你的实际情况对你做出的费用减免,请你记住,跟我们之间的这场官司毫无关系。拿着钱,出了医院,检察院那边你愿意去就去,不愿意去就不去,我绝对没有任何强求。”

    柳姓患者的家在平徽省是个穷地方,农民一家子一年也刨不出个一万块,而现在出来做苦力的人有很多,顺风顺水的话,一年也不过就是个三四万的收入。

    八万块,即便坐上几年牢,那也值得!

    至少,可以保证了儿子能读了大学。

    “吴院长,你是我的大恩人,你刚才说,做错了事情就要有勇气去改正,你们救了我的命,可我却恩将仇报,说假话,还想讹你们医院的钱,我这……我这良心都被狗吃了啊,吴院长,你放心,我一定会去检察院把事情说清楚的。”

    吴东城点了点头:“我相信你!”

    柳姓患者果然没有食言,出了医院之后,把钱存进了银行,然后便走进了检察院。

    医院这边,吴东城把前前后后简略地跟朱小君说了一遍。

    朱小君一直保持着微笑,等吴东城说完了,朱小君追问了一句:“你就这么让他一个人去面对检察院?”

    吴东城一怔:“你的意思是?”

    朱小君笑了笑:“要做好人就得做到底,是不?”

    吴东城笑道:“一提检察院,我这就心里打颤,怎么把好人做到底啊?”

    朱小君道:“检察院那边,胡光伟已经打过招呼了,你随便安排个谁,约上医院的法律顾问,走一趟就可以把他给保出来。”

    “胡光伟?”一听到这个名字,吴东城立马显得有些不自然。

    朱小君长叹了一声:“怎么,这心里的芥蒂还是不能解开啊?”

    吴东城道:“我倒没什么,但是,每次看到了张明主任,总觉得心里不是那么回事。”

    朱小君道:“胡光伟让我给张明和你带句话,说他想请你们吃个饭,顺便说声对不住,另外,还要求我替他为张明做点什么。你有时间的话,跟张明主任聊聊,看看他什么意思,我是有心想把他纳入到转化中心的骨科团队中去。”

    吴东城喜道:“那敢情好啊,不用跟他商量了,这事我替他做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