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541章 同学群的反应
    在‘丢肾’事件中,朱小君和肿瘤医院大获全胜,记者洪史东因为严重失实新闻报道和证据作假被法庭禁止了其今后的记者资格,并因涉嫌敲诈勒索罪被判处两年刑期。商业报主编也难逃干系,因渎职被撤职,并因其他原因另案处理。

    平徽方面大失脸面,主管领导一怒之下,关了商业报社的大门,所有员工转并到其他单位。

    至于那名柳姓患者,在朱小君和吴东城的运作下,因检举有功,被法庭判了缓刑。

    在民事赔偿方面,朱小君和吴东城都选择了放弃要求赔偿的权利,一两百万的赔款对肿瘤医院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为了这点钱再去消耗精力,实在是不划算。

    诸多媒体早已经忘记了事件初起时自己的态度,现在纷纷调转枪口,对着平徽商业报和他们的行业败类开起火来。

    但是,老百姓对这类新闻却不怎么感兴趣,看到了,也就是道一声原来如此也就翻篇过去,和当初的全民转发‘丢肾’事件时的热闹程度根本无法相比。

    不过,在医疗圈中,掀起的波澜还是不小。

    这是一个具有颠覆性的结果,它在医疗圈中起到的作用绝非是鼓舞人心那么简单,那些有些资历或是有些权力的医务工作者都在反思一个问题,接下来,他们在遇到了类似问题的时候,该如何摆正态度。

    尤其是朱小君的同学圈,已然是炸了锅的状态,五六个百人微信群从黎明到深夜,随便哪个时段,只要有几分钟不刷屏,那信息量显示便会成了99+。讨论的话题只有一个,那就是我们的骄傲——朱小君同学。

    毕业之后,朱小君进了彭州市肿瘤医院,这原本就是一个爆炸性新闻。

    现在的医学本科生,能进入到一个二甲医院就已经是很了不得的事情了,除非是该生有着极为深厚的家庭背景。所以,同学们为了能获得光明前途,有近一半的人选择了考研继续深造。

    当然,能如愿考上研究生的还是少数,大多数自认为水平不够连考研报名都没做的以及考研落榜的同学,都选择了像陈光明一样的职业道路,只有极少数同学甘于平庸,在各个城市的不入流医院中找了一个不入流的专业岗位。

    而在五年大学期间不显山不露水的朱小君却能顺利地进入到彭州市肿瘤医院这样的单位,几乎所有同学的眼镜都得更换一遍。

    再之后,又听说朱小君居然从那家医院中辞职出来了,经过核实,确定此消息千真万确,于是,所有同学又得去更换眼镜。

    而同学群中,虽然把朱小君拉进了群,但这厮却历来潜水,从不冒泡。

    好在还有一个朱小君的死党陈光明。

    同学们都知道,艾特朱小君等于做无用功,而搜查朱小君的微信资料又根本找不到想要的信息,陈光明肯定是知道朱小君的电话号码的,但这厮却从来不肯公布,被同学们逼急了,他会说一句,我今天说了他的号码,他明天就会更换一个,有意思吗?

    还有一个人或许也知道朱小君的号码,但是,这个人和陈光明却是一个熊样,无论如何,死活不肯公布朱小君的电话——当年篮球队的队长,后来留校当了辅导员的姜老大。

    姜老大对后来的朱小君也是知之甚少,这就给了陈光明在同学群中无限装逼的大好机会。

    “同学们,稍微等等啊,我现在很忙,等我忙完了,我会耐心地回答各位同学的问题。这样吧,今晚九点钟开始好了,不见不散。”

    然后,再无身影。

    到了晚上九点钟,这厮准时冒泡。

    “不好意思啊,朱总召集我们开个会,时间不会很长,最多半个小时,咱们的约定往后推30分钟,请多包涵哦,亲!”

    又过了半个小时,这厮终于正式登场了。

    “好了,从现在开始,到十点半钟,我会回答你们所有的问题,十点半之后,我要陪同朱总去拜见一位重要的领导。”

    草,把自个当成外交部发言人了呀,还限时!

    饶是如此,也不能阻挡同学们的热情,这毕竟是了解朱小君的唯一途径。

    @光明使者:朱小君现在在做什么产业啊?听说他买下了彭州市肿瘤医院,这是真的吗?

    @光明使者:你跟朱小君混,一年能拿多少钱啊?

    @光明使者:弱弱的问一句,你们在招聘吗?能不能走个后门?

    ……

    短短一分钟不到,几十个问题刷屏而现。

    陈光明从中选择了几个有利于自己装逼的问题进行了回答:

    “我在朱总的产业结构中单独负责一个实体的运作,小项目,赚不了多少钱,一个月最多也就是十来万。”

    “我们欢迎所有的有识之士加盟到我们的事业中来,如果同学们有兴趣,可以先浏览一下我们公司的网站信息。”

    “哦,补充一下,我们的核心企业是奇江医疗。”

    “澄清一下,朱总不是高傲,更不是忘记了同学们,他是真的很忙,所以才会委托我替代他跟同学们交流。”

    ……

    十点半一到,这厮发了条‘对不起,我得陪朱总会见重要客人了,下次有机会再见’,然后丢下一串百元红包立刻闪人。

    同学群随即安静了几秒钟,大伙都忙着抢红包。

    几秒钟之后,群里再次热闹起来。

    草,某某手气真好啊,一下子抢了十几块。

    靠,手黑,还我均值。

    丫的,你们都开挂了是不?我怎么一个都没抢到呢?

    ……

    关于红包的感慨维系了一两分钟,大家伙的讨论重点又回到了主题上。

    你看人家陈光明,跟对了人,一个月都有十几万,唉,我当初怎么就没想到跟朱小君一块混呢?

    是哦,陈老五都这么壕,更不用说人家朱小君了。

    咱们得想办法跟朱小君见上一面,我觉得朱小君不是一个忘本的人。

    要不,咱们搞一个同学聚会吧?

    嗯,这个注意好,毕业两年了,也该聚一聚了。

    那就收钱呗,算一下,看参加的人有多少,一个人出多少钱比较合适。

    这时候,陈光明突然现身,甩下了一句话:

    交啥钱呀?费用我全包了,你们只管安排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