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543章 我养你,多大事
    朱小君也没让温庆良跟他女儿打电话,而是自己拨通了温柔的手机,没多久,温柔一家三口便开着车来接朱小君了。

    “小君哥哥,璐姐姐这两天要治疗,所以住进了医院,我带你过去啊。”

    朱小君上了车,问道:“听你这么说,似乎你璐姐姐大部分时间都没住进医院?”

    “嗯,住我家里呢。小君哥哥,我爸爸说,要是这一次的治疗能起到效果的话,璐姐姐用不了多久就能站起来了。”

    朱小君应道:“你应该对你老爸更有信心才是,即便这一次失败,那么下一次肯定能成功。”

    温柔应道:“我肯定有信心!璐姐姐那么好,好人就一定有好报,璐姐姐她一定会站起来的。”

    朱小君没有接话,他的心头突然涌现出一股酸楚来。

    秦璐受此磨难,与其说是她为了报仇,更不如说她是放心不下朱小君,这一点,虽然秦璐从未承认,但朱小君却是心知肚明。

    这份情谊,每每想起,都会让朱小君唏嘘不已。

    人生能有如此兄弟,足矣!

    但是,秦璐能是兄弟吗?

    虽然十几年来,跟秦璐都是哥们长哥们短的,但是,和秦璐之间跟和混球四蛋相比,还是有着明显的不同。

    一个女汉子,再怎么是条汉子,可她终究还是个女人啊!

    温庆良的学校距离秦璐所住的军区总医院的距离并不远,车程也就是五分钟的样子,容不得朱小君更多遐想,车子便已经驶进了医院。

    “小君哥哥,你先过去吧,九病区28床,就是面前这幢住院楼的9楼。我们去停个车,顺便拿一下璐姐姐的检查报告单。”

    朱小君愣了下,还是一个人下了车。

    坐着电梯上到了九楼,按着病房牌号找到了28床。

    这是个单间病房,朱小君也没多想,推开门就迈进了腿。

    “呃……对不起,我好像走错房间了。”

    那病床上半躺着一个长发美女,纤纤瘦瘦,哪里是秦璐的那种彪悍样子。

    可退出来定睛再看,28床没错啊?

    抓着身边的人一问,这里是不是9病区,得到的回答也是没错呀!

    是自己听错记错了温柔所说的病区病床号?

    朱小君拿出手机,问了温柔。

    温柔回答道:“没错,就是9病区28床,这医院也没有第二个九病区。”

    朱小君在心里叹了口气,这特么也太玄幻了呀!

    毕竟人家朱小君是从医院里出来的,对医院熟悉的很,能想到的招数也多了去了,他随即来到了护士站,看了眼护士站中的病区住院牌。

    28床,秦璐,女,27岁,诊断……

    没错啊!

    朱小君只能硬着头皮再次来到了28床的那个单独房间。

    这一次,他不敢再冒然推门了,而是很有礼貌地敲了敲门,问道:“请问,这是秦璐的病房么?”

    里面传出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死猪头,你鬼鬼祟祟地干什么哩?”

    朱小君大囧。

    进了屋,秦璐转过身,朱小君揉了揉眼,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嗯,还真是你。”

    “屁话,不是我能是谁?”

    “靠,你怎么留起长头发了?”

    “我留长头发不好看么?”

    “靠,你居然还化妆了!”

    “我化妆犯法呀?”

    “靠,身上还洒了香水!”

    “好闻不?法国进口的,一准的真货。”

    “我是看出来了,你啊,这是打算去某个红灯区做卧底去了,是不?”

    “窗户在你面前,房门在你身后,朱大老板,你请便。”

    朱小君厚着脸皮嘿嘿一笑,坐到了秦璐的身旁:“秦老大,说句实话,你要真是去了红灯区做卧底的话,保管是头牌。”

    秦璐噗哧一声:“那要是被朱大老板碰上了,准备花多钱在小女子身上啊?”

    朱小君一本正经地掐着手指算了算,然后伸出了一根手指:“就凭秦老大你这盘子和条子,看一眼也得这么个数!”

    秦璐的神色突然暗淡了下来,幽幽叹道:“你今后可以改口了,我再也做不了当年的秦老大了。”

    朱小君横眉冷目,怒道:“谁敢这么说?谁敢不认你秦老大?看我不把他撕成肉丝当辣条卖了。”

    秦璐摇头叹息道:“彭州警方过来通知我了,说我旷工多个时日,这又不明不白地受了那么重的伤……”

    “靠!这也太薄情寡义了吧。”

    “他们也是没办法,502所出事之后就被封了,我没能及时回警局报到,这次受伤,又说不清楚,他们也只能按规矩办事。”

    “拉倒,你是真没出息,都这样了,还替他们说话。”

    “我说的只是实情。”

    “嗯,不过这样也好,当个破警察有啥好的,风吹日晒加雨淋,一个月挣不了几千块。”

    “可是,毕竟也是一份工作啊,不做警察,我能做什么?去你公司做保安?”

    “可以考虑……哦,不,绝对不行,你要是当了保安,我倒无所谓,可混球那伙计还不得吓死啊!”

    “唉,我连保安都做不了,看来只能讨饭了。”

    “讨什么饭啊,有兄弟在,你还担心饿着了?”

    “你养我呀?”

    “我养你,多大事!”

    一个问,一个答,看似都是随口,但随口之后,二人都陷入了沉静。

    过了好一会,秦璐才再次开口。

    “猪头,跟你商量个事呗。”

    “商量?商量个毛啊,有啥事,你直接吩咐就是了。”

    “借我点钱……”

    “不借!”

    “我以后肯定能还给你。”

    “就是因为你要还才不借。”

    “……那,你给我点钱,行了吧?”

    朱小君仍是摇头:“你自己就是个小富婆,干嘛还问我要钱?”

    “我,富婆?”

    朱小君点了点头,随手打开了手包,取出了一张银行卡:“户头是秦璐,密码是秦璐的生日,七位数的存款,还敢说自己不是个富婆?”

    “七位数?”秦璐掰着手指念叨着:“个十百千万十万百万……一百万?”

    朱小君点了点头。

    “我不要,无功不受禄。”

    “我现在正式聘用你为奇江医疗董事长朱小君先生的私人助理兼保镖,年薪为税后一百万,如果你敢不答应,那,那,那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