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544章 完全满足你
    正说着,温柔一家三口进来了。

    “小君哥哥,不准欺负璐姐姐。”

    小馒头一头扎进了秦璐的怀里,冲着朱小君捏紧了肉嘟嘟的小拳头:“你要是欺负阿姨,我就变身,打屎你。”

    秦璐亲了下小馒头,柔声道:“小馒头真乖,叔叔没欺负阿姨,借他个胆他也不敢欺负阿姨的,小馒头忘记阿姨是做什么的了吗?”

    小馒头顿时笑开了,叉着腰站在床头,冲着朱小君恐吓道:“阿姨是警察,你要是不听话,阿姨就会把你抓起来,小馒头长大后也要做警察,专门抓叔叔。”

    陆峰颇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小馒头,你面前的这位叔叔可不是坏人哦,他是爸爸妈妈的好朋友,也是你璐璐阿姨的好朋友。”

    小馒头一脸天真地问道:“是男朋友吗?”

    温柔咯咯咯笑着应道:“小馒头你觉得他们两个合适吗?”

    小馒头又看了一眼朱小君,馕起了小鼻子:“他太丑了。”

    这一下,所有人都笑了。

    朱小君嘟囔道:“陆峰,小馒头肯定是受了你的遗传,怎么没点审美观呢?”

    温柔撅起了小嘴:“小君哥哥,你是在说我长得丑是不?”

    朱小君顿时头大,一转身就出去了,临出门时甩了一句话:“我去找个镜子孤芳自赏了啊!”

    话是这么说,朱小君岂能真去照镜子,他不过是借此机会找个地方抽根烟而已。

    等抽完了烟,回到了病房,刚好遇见了秦璐再跟温柔争执着什么。

    稍一愣,朱小君便搞明白了,秦璐是觉得住在温柔家中,吃温柔的,用温柔的,住院的花费也是温柔的,心中过意不去,要把那存了一百万的银行卡送给温柔。

    温柔自然不肯接下。

    陆峰嘴笨,在一旁也只能干看着,但小馒头搞不清楚状况,被吓到了,哇哇哇哭了起来。

    秦璐和温柔只得停下了争执,转而去哄小馒头。

    朱小君这才开口道:“秦老大,你是闲的没事心里发慌是吗?那钱,是预支给你的一年薪水,你呢,既然已经是我奇江医疗的员工了,那么你因公负伤,公司当然不能坐视不管,对不?再说,老温他也是咱们奇江医疗的股东,你说,吃他喝他一点,算得上什么呢。”

    陆峰这才找到了接话的机会:“就是,就是,要是没有小君哥,我们一家三口还没有今天好日子呢!”

    正唠叨着,朱小君的电话响了,拿出来一看,是温庆良的号码。

    这边一接通,就听到了温庆良的呼喊声:“成功了,成功了!小君,你给我的技术项目,我已经完全掌握了!”

    声音之大,把朱小君的耳膜都震得簌簌发抖。

    温柔抱着小馒头,转头问道:“什么成功了?是我爸说的给璐姐姐的治疗技术吗?”

    朱小君把手机举得老远,冲着温柔点了点头。

    就看到温柔一怔,然后抱着小馒头伏在了秦璐身边,嘤嘤地哭了起来。

    电话中,温庆良仍旧在叫喊着:“小君,你在听吗?我成功了!我完全掌握了你给我的干细胞制备技术,小秦姑娘她可以站起来了,她一定会站起来的!”

    等温庆良喊够了,朱小君才应道:“老温啊,恭喜呐,真是没想到,你居然只用了这么点时间就做到了。”

    温庆良仍然很激动:“是我的运气太好了,一步弯路都没走,这也得多亏了小秦姑娘,没有她,就没有我的运气。”

    医学认为,神经损伤是一个不可逆的病变,至今为止,也只有少数几例干细胞可以修复神经的临床报道,而且,这些偶然有效的病例都是在神经损伤的初期便接受了干细胞治疗。

    用通俗一点的话来解释,那就是神经一旦受到了伤害,那么就根本不可能像皮肤一样可以愈合,唯一可以促使受损神经开始修复的手段便是干细胞,而用干细胞进行神经修复的时候,也只能是赶早不赶晚。

    所以,温庆良对秦璐只能是边学习边实验边治疗边调整。

    这种以人为实验对象的科学研究,那可是不得了的一件事,所以,温庆良在这段时间里投入了所有的精力。

    也正是因为他的超高度紧张和重视,才在这条路上一步步走来,没有犯下任何一个错误。

    当然,朱小君带来的技术资料的完整性,也是温庆良能够取得成功的前提条件。

    一个小时候,温庆良来到了医院,在检查过秦璐所有的检验报告单之后,吩咐陆峰去为秦璐办理了出院手续。

    “出院?不在这儿治疗吗?”朱小君刚产生了疑问,便自己弄清楚了个中原委:“不用说了,我明白了,还是回家接受治疗吧!”

    温庆良虽然在学术界的地位颇高,但他毕竟只是一个病毒学方面的专家,忽然搞起了干细胞来,很难在医疗界获得认可。再说,搞病毒研究的,属于基础医学方面,而搞基础医学的,一般都没有行医执照。

    所以,像军区总医院这样的医疗机构,是绝对不能容许一个没有行医执照的人在这儿拿病人做实验。

    温柔为秦璐推来了轮椅,朱小君将秦璐抱上了轮椅,并亲自推着。

    下了电梯,出了病房大楼,温庆良和陆峰去取车,而小馒头闹着要喝牛奶,温柔只得带着小家伙去了超市。

    就剩下了轮椅上的秦璐和推着轮椅的朱小君。

    秋风拂面,阳光灿烂,花儿尚未凋谢,鸟儿依旧欢唱。

    “猪头,我要是真的站不起来了,你会一直陪着我吗?”

    “会!我朱小君生是你秦老大的小弟,死是你秦老大的小鬼,这句话,永远不变。”

    秦璐幽幽地叹了口气,以一种只有自己才能听得清的声音道:“要是一辈子都能这样,站起来还不如站不起来呢!”

    朱小君肯定没听清:“你说什么?”

    秦璐提高了嗓门:“我在说,这儿环境真美,要是能在这儿过上一辈子,我宁愿不站起来。”

    朱小君笑道:“小意思,完全可以满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