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547章 这装逼的境界
    “同学们,我们应该还记得当年我们刚刚踏进医学校园的那一天,我们应该还记得第一次穿上白大褂去参见第一堂见习课,我们更应该记得我们分队实习前的那段时光。那时候,我相信我们每一个人都在心中暗暗誓言,要做一名好医生,要牢记我们曾经做过的希波拉底宣誓,我们虽然虽然羞于启口,但内心中却以无比巨大的声音在呼喊,我们要为了人类的健康而奋斗到底。”

    “但是,现实却是无比的残酷,当我们踏上了工作岗位,当我们拿到了执业许可,不经意间,我们的思想转变了,我们的态度逆转了,我们开始计较起我们的钱包我们的饭碗,医药回扣,器械耗材回扣,病人红包吃请,科室奖金提成,这些内容,在不知不觉中占据了我们工作学习的大部分时间。”

    “我们对病人不再有耐心,因为我们的理由很明显,病人实在太多,我实在是忙不过来。我们对病人不再有信任,因为医疗纠纷已经成为常态,各种医闹和伤医案使得我们的心灵伤痕累累。我们对病人失去了责任心,虽然每一位医生都想把自己的病人治好,但是,当病人的病情出现了反复的时候,我们并无焦虑,因为,这些病人并非是我们的亲人,相反,他们每一个都很有可能成为医闹,成为我们的敌人。”

    朱小君的演讲声音并不大,但抑扬顿挫,甚有感染力。

    而同学们因为朱小君的演讲内容客观而务实,也都听进了心里。即便有些性情比较骄傲的人,此时此刻也从一开始的反感进入到了反思。

    现场,一时非常安静。

    “但是,所有的这些,去其表象看本相,所有的这些理由都是牵强之致,都是我们强硬地拉来掩盖我们的内疚,其根本原因只有一条,那就是在残酷的社会现实面前,我们忘记了自己的初衷。”

    “我,也一样,也拿过医药回扣,也吃过病人的饭局,为了科室奖金,上过不该上的手术台,为了集体利益,用过不该用的器械耗材。但是,有那么一天,我醒了,我觉得我朱小君不能忘记了当初的理想,所以,我从原单位出来了。”

    “我知道,以我个人的能力是无法改变整个社会整个环境,但是,今天我却想套用一句令人作呕的话,国家兴旺,匹夫有责。我们医疗行业的未来,跟今天在座的各位都是息息相关,各位和我一样,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愿意跟我朱小君共同努力来改变现况的,我朱小君举双手表示欢迎,但前提有一条,我们不能把眼光只放在收入上。不认同我朱小君观点的,我也不勉强,思想不同并不能改变了我们五年大学同窗的感情。好吧,我就说这么多,接下来,咱们吃好喝好,尽情相诉我们同学之间的情谊吧!”

    说完,朱小君举起了面前的酒杯。

    陈光明愣愣地看着朱小君,机械地随着大伙举起了杯子。

    炮哥就是炮哥啊,这装逼的境界……自个就算穿了外太空材料做的跑鞋,也不是一年两年就能追得上的呀!

    大道理小道理,说了一大堆,把自己的思想境界抬得那么高,其目的不就是为了把同学们的嘴给堵上了么?

    相比他陈光明想到的搪塞之策,朱小君的这种办法更为主动不说,而且还非常彻底。

    今天只喝酒谈感情,不说其他的事,这种搪塞不过只是眼前之际,万一遇上了那些较真的人,第二天还真找上了门,那可就被动了。

    而朱小君的堵嘴策略却干脆的很,你想来跟我一块混,那好啊,来就来,但是有一条,咱们是胸怀大志的一群人,所以这待遇嘛……呵呵,冠冕堂皇地拒绝了待遇要求,那还有谁会继续犯傻哩。

    然而,再看看朱小君演讲后的表情,陈光明又有些怀疑的成分。

    炮哥仍旧是一脸的凝重,似乎尚未从刚才的演讲内容中走出来。

    但这种怀疑仅仅是一闪而过,随即便化作了对炮哥的无限敬仰:装逼就要像炮哥一样,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意淫境界中,这样才会更有说服力和感染力。

    陈光明是这样想,但同学们却不是这般认为。

    一多半同学被朱小君的演讲给震撼到了。

    朱小君说的没错,他们当初的确是怀揣着为人类健康事业而奋斗终身的目的踏入到了医学的神圣课堂,但是,毕业短短两年,他们的人生观价值观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变得现实世故,变得自私肤浅,变得只知道抱怨而从不审视自身行为。

    另一小半同学虽然不认可所谓的理想情怀,但是,朱小君的那番环境和个人之间的逻辑解释,同样是他们产生了共鸣,从事医疗行业无非就是一个混口饭吃的职业,他们或许会耻笑所谓的希波拉底誓言,但是,先进的恶劣的行业环境却跟他们是息息相关的。朱小君说的对,所谓的明哲保身或是忍气吞声都是扯淡,必须要做出行业反击,扭转这种恶性循环的态势。

    这种情况下喝起酒来,起初的气氛颇为凝重单调,但是,随着酒精的刺激,同学们的情绪逐渐高涨了起来。不管是抱有怎样的情怀,但他们都需要宣泄一番。

    “朱小君,你说的对,我认真想过了,哪怕你不给我一分钱,我也愿意跟着你一起干。”

    “朱总……我还是叫你大名吧,朱小君,你说的太好了,我被你震惊到了,我们这些做医生的,应该彻底反思啊,我今天表个态,我随时等着你的召唤。”

    “朱老炮啊,真是没想到哇,才短短两年,你的境界提升的那么快,把咱们同学都远远地甩在了身后,别的不说了,这个酒我敬你,我明天就去你的奇江医疗报到去!”

    朱小君是喝得兴起,来者不拒,而且对每一位同学都不肯说出一个不字。

    这一下,就有了陈光明好忙的了,他跟在了朱小君的身边,对着每一个前来敬酒的同学反复着一句话:“今天咱们只喝酒谈感情,其他的事,明天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