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548章 酒后之后遗症
    这一次,朱小君终于喝大了。

    自从接受过的朱天九的药水泡澡后,这还是他第一次尝到了醉酒的滋味。

    等第二天醒来,朱小君发现自个居然是赤身睡在了酒店的房间中。

    好在自个还是一个人一张床,身边并无异样。

    但是……刚刚有些宽心的朱小君顿时拧起了眉头。

    一来是喝大之后的后遗症,这脑袋瓜子实在是不舒服,二来是他听到了不远处的鼾声。

    另一张床上,同样是精光的陈光明四掌朝天趴在那儿正打着鼾留着哈喇子。

    这他妈……朱小君随即拎起只枕头砸了过去。

    陈光明一惊,从梦中醒来,一翻身,便看到了一脸愠色的朱小君。

    “炮哥,你活过来啦?”

    “草,你丫有钱包同学聚会,没钱多开一个房间?不知道老子现在不喜欢跟别人同住一个房间?”

    陈光明摸了下后脑勺,解释道:“那啥,你昨天喝大了,出酒了,我不放心……”

    朱小君努力回想了一下昨晚的情况,但是,他的记忆却断片了,只记得在众位同学的鼓祟下,他跟曾经的班花,也是当时他心目中的女神喝了个交杯酒……之后的事情,便全然忘记了。

    “那啥什么那啥呀,就算我喝大了,出酒了,你不放心了,那也得整个漂亮的小姑娘来伺候不是?”朱小君明白了是自己误会了陈光明,于是口吻一转,开起了玩笑。

    “你可拉倒吧,炮哥,你昨晚那逼装的……靠,什么男同学也好女同学也罢,在你心目中都是同学,又什么为了你心中的理想,儿女情长之类的事情你根本没时间考虑,还有……对了,你还说了,要给咱们学校捐一个基金,专门奖励那些毕了业之后仍能守得住自己的道德底线的学弟学妹。你说,你都这么高尚了,我那还敢给你找个小姑娘呀!”

    “我说过这些话么?”

    “别耍赖!要不是我拦着,你这些装逼行为早就被发到群里了。”

    “好吧,就算我说过,但我要纠正你一个错误,我这不是装逼,是发自内心的呐喊。”

    陈光明一怔,从床上翻身而下:“那炮哥你接着呐喊吧,我去那啥一下,不影响你了……”

    一转身,陈光明钻进了洗手间,接着便传来了掀马桶盖的声音。

    “捐个基金,专门奖励那些还能坚守道德底线的学弟学妹……”朱小君躺在床上点了根烟:“我特么也太睿智了,怎么能想到这么牛逼的广告策略呢?”

    捐这么一个基金,要是玩虚的话,可以只把牛逼吹出来,然后做个壳子往那一放便够了,前后花不了几万块钱,而名声却打出来了。就算不玩虚的玩实的,这一把手掏出来的几百万也只相当于从左口袋转移到右口袋而已,因为这基金该怎么用,该将给谁,还不都是基金的所有者说了算。

    而省城医学院每年毕业数千名本科,硕士加博士也有近千名,从中选择一些跟自己业务有关联的人做点务虚手段……草,这比直接请吃饭送贿金要划算的多呀!

    一支烟抽完,朱小君打定了主意,冲着洗手间的方向喊道:“陈老五,你丫死在马桶上了?赶紧的。”

    陈老五应了声,连忙冲了马桶出了洗手间:“炮哥,你要用?没事,我开了抽风机。”

    朱小君皱了下眉头:“跟你说个事,那个基金的事情,你抽个时间去跟学校联系一下,尽快落实下来好了。”

    “靠,你真要做这个冤大头?”

    朱小君点了点头:“做肯定是要做,但绝对不是冤大头。我们是母校培养出来的,没有母校的培养,就没有我们的今天,回馈母校,是我们这些当年的莘莘学子本来就应该做的事情,怎么能说是冤大头呢?”

    陈光明有点发傻了。

    “这种事,学校那边应该是拍着巴掌表示欢迎,唯一的变数可能就是基金的管理问题。”朱小君没理会陈光明,接着吩咐道:“你去跟他们谈的时候,应该很巧妙地去引导他们,实在不行,就要求学校委派姜老大来做代表参与基金的管理。”

    “姜北海?”

    朱小君点了点头:“除了他,还有谁能被老子叫一声姜老大?”

    “这逼昨天聚会都没来。”

    “靠,那是姜老大看不惯你装逼。”

    “我怎么觉得他是对你有意见呢?”

    “靠,陈老五,你这是在挑拨离间么?你丫选的聚会日子刚好是人家姜老大出差的日子,丫的,要不是老子力劝,姜老大不耽误把你的小弟弟给切了喂狗。”

    “错!就姜老大那抠门样,他肯定舍不得喂狗,一定是拿来下酒。”

    朱小君被噎地直翻白眼。

    安排完了这件事,朱小君习惯性地拿起手机来看看有没有什么新信息或是漏接电话,拿起一看,发现手机居然没电了。

    “陈老五,就你这副熊样,少脑子啊,老子手机没电了,也不知道给充上?”

    陈光明苦笑回道:“昨天光顾着伺候你了,我的包都忘在宴会厅中,哪来的充电器啊!”

    朱小君哀叹一声:“我的哥,这是酒店,你就不知道给总台打个电话让他们送一个上来?”

    陈光明一拍脑门:“对喔,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赶紧打了个电话,没多会,服务员便送来了一个充电器。

    充上了电,开了机,顿时,一大堆短息提示,一大堆微信提示,还有那一大堆未接电话提示,铺面而来。

    “草,这倒有些麻烦了……看来,又得换个电话号码用了。”

    陈光明颇有些幸灾乐祸:“我只能对你深表同情,并且还要送你两个字:活该!谁让你拦都拦不住,非得把手机号码发到同学群中去的呢?”

    “我把手机号码发到同学群里去了?”

    “不是你还是我了?你要发的时候,我在背后戳你,结果还被你削了两巴掌。”

    “靠,你丫太没立场了,被削了两巴掌就要放弃真理么?老子不管了,你丫赶紧给我弄个新号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