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557章 大年二十四
    “我们该怎么过这个春节啊?”

    年会之后,哥几个凑到了一块,商谈起这个问题来。

    此时,张石已经把老婆孩子接到了申海,他很想效仿那位把父母接到申海来过年的员工,但是,却遭到了父母的坚决反对。对那些上了年纪的老人来说,过年是一定要守在自己的根上的。

    胡恩球一家四口都在申海,老婆又是个身怀六甲之人,也不便遭受舟车劳顿。胡光伟原本打算在春节期间把小两口的婚事给办了,但儿媳却对那种婚礼形式极为反感,建议说等春暖花开之时,随便邀请几个亲朋好友吃顿饭就算了,重点是要让胡恩球带着她去趟欧洲,来个欧洲十国蜜月行。因此,这个春节对胡恩球来说,也是无所事事。

    朱小君想着是要回彭州,但是时间这么早,呆在父母家中还不是憋坏了。而刘燕那边,却因为几个工地都在赶进度,因此提出了奋战春节的口号,所有参与工程建设的工人,回家路程在三百公里之内的,公司负责在年三十那天用大巴车送到家门口。所以,在这之前,是绝对没时间陪朱小君。

    这时候,陈光明幽幽地提出了他的意见。

    “不如,大伙一块到我家去体会体会农村生活?”

    这个主意好啊!

    从申海开车到陈光明的老家也就是六七个小时的车程,权当是旅游,去一天,回来一天,在当地玩上两天,吃一吃纯正的农家菜,喝一喝标准的地下水,白天可以到山里溜达溜达,晚上大伙喝点酒打个牌……这哪里是一个幸福可以表达得了的。

    得到了大伙的认可,陈光明显得很兴奋,当即便给家里打了个电话。

    确定了时间之后,陈光明又不知怎么想到了秦璐:“炮哥,要不,把秦老大也带上呗?到农村呼吸点新鲜空气,说不准对她的身体康复有帮助哩!”

    朱小君还没表态,胡恩球倒是想起了石磊:“对,对,猪头,干脆再把四蛋给叫上,他那家健身房到了春节肯定没生意。”

    张石笑道:“去那么多人,老五他们家能住得下吗?”

    陈光明回道:“家里肯定住不下了,不过啊,我哥我嫂在镇上包了一个旅社,条件虽然差点,但空调热水都有,我让他们多准备几套新的被褥不就可以了吗?”

    朱小君终于抢到了说话的机会:“这种好事,我觉得是咱们的兄弟就应该通知到,至于谁愿意去谁又不愿意去,那咱们就不能勉强了,这得靠人家陈老五的人缘了,是不?至于到了地该怎么安排,那也是人家陈老五的责任,咱们操什么心呢?安排的好,等过了春节咱们轮流请陈老五喝酒,安排的不好,回来之后尽情削他就是。”

    一直没吭声的谢伟举手道:“算我一个哦,这么多年,我还真没体会过农村生活哩。”

    哥几个商定好了之后,彭州这边,胡恩球立马给石磊打了电话,朱小君则拨通了秦璐的手机。

    石磊一听这次集体活动的安排,立刻兴奋地不得了,连口答应下来,说要带着老婆孩子明天一早就赶到申海会和。

    秦璐经过了两个疗程的新型干细胞的治疗,虽然一时半会还站不起来,但双腿已经有了各种神经反射,而且痛觉和触觉都在恢复当中,心情大好之下,一向闲不住的秦璐自然也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秦璐知道了这个消息,也就等于温柔知道了,于是,这趟农村之行又多了温柔一家三口。

    在选择是租车前去还是自驾前去的时候,张石和陈光明有了不同的意见。张石认为自驾太累,不如租上一辆柯斯达,又舒适又省力。但陈光明却执意自驾,说手上有辆车才会更加方便。

    最后,只得由朱小君来裁决。

    裁决之前,朱小君把陈光明叫到了面前,附在他耳边小声问道:“你丫要开车回去,不就是想显摆显摆么?”

    陈光明用着同样的音量回答道:“还有一半是想证明一下。”

    朱小君狠狠地扭了陈光明一把:“你开车带路,我们坐柯斯达睡觉。”

    大年二十四,刚好是北方习俗中的小年,陈光明驾驶着朱小君给他的那辆奔驰suv,众人乘坐了一量崭新的柯斯达,奔向了陈光明的老家。

    一路上,自然少不了欢声笑语。

    秦璐虽然无法行动,但兽威犹在,胡恩球虽然即将当爹,可浑劲仍比当年,这二人联手,跟石磊两口子展开了舌战,相互调侃,相互羞损,争斗到精彩处,自然要爆笑一番。

    张石的两个女儿一见到小馒头就喜欢的不得了,争着抢着跟小馒头做各种游戏,玩到开心时,三位姑娘的笑声飘散了一路。

    赵一航则安安静静地陪着王雅倩在看同一本漫画书,看到感动时,相互对视,会心一笑。

    温柔和陆峰没有了孩子的牵绊,这二人正联机玩对抗游戏,战到激烈时,难免会有不准耍赖的争吵。

    谢伟陪着朱小君坐在了最后一排,看着车中的种种景象,不由得感慨道:“若是金帝国那边也能如此幸福,那该有多好啊!”

    朱小君瞅了眼谢伟:“如果你的愿望真的实现了,那你还愿意回去吗?”

    谢伟沉思了一会,叹道:“落叶归根,三十年前,我对这个成语是一点感觉也没有,但现在老了,也不知怎么了,这个词啊,经常就会不自觉地跳进我的脑海中。”

    朱小君愣了愣:“或许,我不该让他们切断了穿越通道,说实话,我还真有些想念他们几个呢!”

    谢伟摆了摆手:“算了,算了,都是我不好,你看,这么高兴的日子,我却让你……”

    朱小君笑道:“我倒是没什么,关键是你自己啊,对了,你的那位相好的呢?怎么没带她一块出来玩呢?”

    谢伟颇为沮丧地回答道:“那个女人啊,一听说是去农村,而且还是比较偏避比较落后的农村,立马没兴趣了。”

    朱小君道:“也正常,人和人不一样,老谢啊,有句话说得好,婚姻就是相互包容,相互妥协,你也老大不小的了,赶紧造个孩子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