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559章 好人做到底
    众人有说有笑来到了陈光明的家。

    一幢三层小洋房,在诸多瓦房和茅草房之中骄傲地挺拔着。

    “可以啊……陈老五,你们家这可以比得上地主老财了!”胡恩球一进门,就瞎嚷嚷着。

    陈光明老爸连忙道:“这还不都是得了小明的记,要不是有你们这些朋友帮助我们家小明,小明也不会那么有出息,快,快进来坐吧。”

    堂屋上,摆了一张大圆桌,圆桌虽然够大,但似乎座位仍然不够,于是在房屋的一脚,又摆放了一张八仙桌。

    桌上,摆满了各色冷盘。

    “坐,都坐吧,咱们农村,也没啥好吃的,大伙就将就点吧。”陈光明老爸热情地招呼着。

    朱小君走到了大圆桌旁,也不讲究了,伸手就捏起了一片酱牛肉塞进了嘴巴中:“嗯,好吃!”

    这还真不是客套。

    神州大地,无论是繁华之所还是贫瘠之地,人们对吃的态度都是不尽相同,都会把有限的食材通过无限的烹饪技能使之更加美味。换句话说,就是富有富的吃法,穷有穷的口福。

    客人坐定,陈光明老爸招呼老伴赶紧走热菜。

    陈光明不知趣,还想着往桌上凑,结果被朱小君一脚踢了上去:“少爷,我们是客人,不方便帮忙,你丫干啥哩?不去厨房帮忙,在这儿瞎忙活个啥呢?”

    陈光明讪笑道:“我饿……”

    陈光明老爸笑着接道:“灶房有馍,也有菜。”

    陈光明翻起了白眼:“我好像知道我的真实身世了。”

    说归说,但陈光明还是乖乖地去了灶房帮母亲和嫂子去忙活菜饭了。

    穷地方的规矩多,大过年的,男人下灶房不吉利,于是乎,可怜的陈光明又被赶了回来。

    “你们吃,你们喝,我就在旁边看着,嗬……”

    正吃着喝着开心着,隔壁邻居来了,还带着个小朋友。

    “哟,二叔,二婶,听说你们家小明回来了……哟,小明这是真出息了哦,快,快叫七叔,七叔现在在城里发财了,也不知道还认不认你……唉,你这孩子,怎么就知道躲啊!”

    没得说,陈光明甩出了一个大红包。

    这边刚走,又来了一个亲戚,同样的套路。

    不多会,走马观花似的,来了十多拨。

    影响了秦老大的酒兴,那可不是闹得玩的。只见秦璐把筷子往桌面上一拍,吩咐道:“陈老五,写张告示贴门口,就说家家有份,明天一早挨家挨户发红包,这大晚上的,忙乎啥呀,磕着绊着了,多不好啊!”

    陈光明陪着笑道:“农村,就这样,没事,你们该吃吃该喝喝,我来挡住他们。”

    陈光明老爸这时一声长叹:“你们都是小明的好朋友,有些话我就不忌讳你们了,当初我们家小明去上大学,我是挨家挨户地借学费,可是呢,一个村子转了整整一圈啊,也才借到了两百块。现在啊,咱们家小明出息了,这些人啊,就眼红了,前些日子,还跑到家里跟我说,要咱们家小明给村里捐一条功德路……这哪跟哪啊,我们家小明也是从自己嘴巴里抠出来那么一点孝敬了家里,他哪有那么多的钱来修路呀!”

    “爹,这事我在电话里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修路就修路,村里凑一半,我拿那一半。”

    陈光明老爸看了眼陈光明,自个喝了杯闷酒:“你知道个什么呀!五万块就能把路修到镇上,他们要多少?十万块!这转了一圈,不还是咱们家自个掏钱吗?”

    “那咱们就跟村里算清楚,材料费是多少,人工费又是多少,超额了该怎么办,白纸黑字按手印。”

    陈光明老爸又是一声长叹:“要是这么来,还不得给你算到二十万块上去?”

    秦璐插嘴问道:“大叔,那要是你不搭理他们,会怎样?”

    陈光明老爸拿起了酒瓶,给自己斟满了一杯:“不搭理他们?那他们的口水都得把咱们家给淹喽!”

    陈光明犟道:“我还就不信了,咱们就……”

    朱小君摆了摆手,打断了陈光明:“陈老五,你先别激动,想听我讲个段子。”

    这种情况下还能有心听段子?

    陈光明有些不满,但在朱小君的眼神下又不得不屈从。

    “一个教授跟一个农民坐在同一列火车上,教授有意羞辱农民,主动跟农民说,旅途太闷,咱们做个游戏好不好?农民就说了,好啊,做个什么游戏呢?教授说,我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你回答不上来,输给我五块钱,你问我一个问题,我要是回答不上来,就输给你一百块,如何?农民答应了。教授先问了一个问题,这月亮离地球有多远呢?农民傻了,乖乖地掏了五块钱给教授。论到农民问了,问的是有个动物,上山的时候是三条腿,下山的时候却是四条腿,什么动物啊?教授不知道,只能输了一百块。输了钱,教授不甘心,追问道,那你说是什么动物?农民笑了笑,回答说,我又输了,于是又掏了一张五元的钞票。”

    段子虽然有些冷,但笑点颇低的温柔和张石的两个女儿却笑得前仰后哈的,其他人在这三个姑娘的笑声的感染下,也都弄明白了这个段子的梗,于是便跟着笑了起来。

    “陈老五,你别光跟着傻笑,知道我讲这个段子的用意吗?”

    陈光明骤然收住了笑,怔怔地摇了摇头。

    “我是想说,你不要因为读过几年书就可以轻视大字不识几个的农民的智商,在很多情况下,他们比你要聪明的多。所以,修路的事情,你只需要考虑做还是不做。”

    陈光明沉思了片刻,回道:“不管怎么说,我是在这个村子里生在这个村子里长的孩子,就算当年我上学的时候,他们没能帮到我们家,但现在,我有这个条件能帮到乡亲们,我还是愿意出这份力的。”

    朱小君冲着陈光明竖起了大拇指:“够爷们!那好,炮哥就再送你一句话,好人做到底,送佛送上天,别计较那几万块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