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571章 有托好办事
    “但是……”说到了转折之处,丹尼尔撇嘴耸肩,做了个典型的美国式不屑动作:“你们所称呼的美帝国主义在医疗制度上非常呆板,cik项目根本无法取得fda的上市批准,医学家们只能通过国家专项资金来维系这方面的研究工作,为了能得到资金,我们这些人把主要精力都放在了给免疫细胞起名字上了……”

    丹尼尔的幽默感染了不少的记者,现场从刚才的窃窃私语的哄乱中安静了下来,这会又爆发了一阵不大的哄笑。

    “可喜的是,在大洋彼岸,在你们的国家,我的同行们接过了对cik细胞的临床研究工作,大量的临床应用效果表明,以cik为代表的免疫细胞在恶性肿瘤的治疗上还是可以寄予极大的希望的。”

    这时候,朱小君侧过身子,在丹尼尔的耳边嘀咕了两句。

    丹尼尔立刻瞪大了双眼,以极为夸张的表情一连惊呼了数个‘why?’。

    “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美国有那么多好的经验他们不去借鉴,为什么非得效仿fda的那些官员呢?那帮官员在入职的时候必须经历过被驴踢脑袋的过程,难道这一点,你们也在学习吗?”

    这段话,丹尼尔说的很流畅,但其表情却多少有些勉强。

    事实上,丹尼尔并不情愿做出这样的评论,只不过,他放不下朱小君的那些技术方案的诱惑力,这才勉强同意了朱小君的要求。

    不过,在场的记者却没有看出来丹尼尔的勉强,他们都被丹尼尔的话语内容和夸张的表情所吸引了。

    原来,春节后因魏泽西事件而连带的对cik的攻击都是假的!

    原来,那些冠以国内最顶尖大学的教授们跳出来说cik是人家美国的淘汰技术的说法也是假的!

    按照丹尼尔的说法,cik不光有着很不错的临床效果,而且还是攻克肿瘤的一个方向,美帝国主义看着咱们国家能大范围应用这项技术,只有眼红羡慕,绝无冷嘲热讽。

    原来,不光是童话里的故事都是骗人的,现实生活中的故事也都是骗人的!

    这帮记者中,有几个曾经采访过诋毁cik的教授的记者,此时更是恼怒,他们跟同事稍作商量,便确定了再次采访那个曾经采访过的诋毁cik的教授的计划,他们要用丹尼尔的讲话,面对面地给那些不负责任的教授一记响亮的耳光。

    气氛出来了,但还不够。

    张石立刻向他请来的托使了个眼色。

    举手,要求提问,这是必须的!

    而张石也适时地把话筒递了过去。

    “我想问朱总一个问题,刚才冯博士说你不光是他商业上的老板,同时还是他学术上的老板,我想请问朱总,冯博士这么说是真的吗?”

    这显然是跳出了张石和这位托的约定,但是,这个问题却代表了所有记者心中的一个疑问,经由那名托问出来也好,由其他记者问出来也罢,总之是这个问题的确是躲不掉的。

    看似简单的一个闭合式提问,朱小君只需要点点头或是摇摇头便可以回答了,可之后的问题却颇为复杂。如果不承认,那么就等于否定了冯虎的说词,对冯虎的信誉就会有所伤害。若是点了头认了下来,那么势必又会引发新一轮争议。

    你朱小君如此年轻,又仅仅是一名本科生,怎么能掌握了如此高端的医学学术理论。

    好在朱小君的反应力相当之快,眨了眨眼,便想好了应对策略。

    “商业上,我想,应该是没有疑问的。奇江医疗在彭州肿瘤医院建立了一个国际领先的医学转化中心,在那里,不光是冯博士一个团队在做科研,同时还有其他领先于世界水平的科研团队在做研究。在学术上,冯博士说我是他的老板,确实有些高抬我,但也是出于事实,因为在转化中心的各项研究中,其思路方向均是由我来提供。”

    稍一顿,朱小君接着笑道:“我知道,你接下来又产生了一个疑问,你朱小君也就一本科生,哪来的那么多医学理论知识?还吹牛逼说每一项都是领先于世界水品,是不是这样啊?”

    那名托显然是忘记了跟张石的事先约定,下意识应道:“是的,朱总,话糙理不糙,我想问的,正是这个问题。”

    朱小君端起了茶杯,装样子喝了口水:“我要是说这些学术上的玩意都是我做梦做到的,你会信吗?”

    众记者笑开了,当然不会相信。

    朱小君叹了口气:“可是,我只能这么回答你,不然的话,不就泄露了我们奇江医疗的核心机密了吗?”

    “可是……”那名托没得到自己想得到的真实答案,显得有些不甘心。

    朱小君笑了笑:“做梦要是能做到这些玩意,那我就得天天睡着了,是不是啊?好了,你们就不用浪费脑细胞了,关于这些科研项目,当然不是我朱小君做梦做来的,我今天能回答大家的就是一句话,它既不是偷来的,也不是抢来的,因为这世界上根本没地方去偷去抢,对不?所以啊,它的来路绝对是合法的,是完完全全属于我们奇江医疗的。”

    那名托颇为无奈地摇了摇头,刚想坐下的时候,突然想起了自己还有着托的身份,这次得不到答案不要紧,关键是能获得对朱小君的继续采访的特权,所以,这托赶紧抖擞了精神,回归了本质。

    “朱总,这个问题你没有明确回答,所以,我请求您再给我一个提问的机会。”

    朱小君做了个请的手势。

    “我想问朱总,在肺癌特异性抗原临床申报的问题上,您在国内碰了壁,但是在美国却一路畅通,我想问的是,这会不会对您和您的奇江医疗产生影响,比如,把所有科研项目全都转移到美国去?”

    朱小君拿捏出了一副很为难的样子。

    “这个问题……嗯……我可以不回答吗?”

    那托笑了笑,转而对众位同行道:“朱总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你们答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