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574章 后顾之忧
    “哦?有点意思,那你怎么回他的呢?”

    “电话没打给我,打给的是我公司的张总,张总告诉他,我现在正在美帝那边考察落脚点呢!”

    “这到是个不错的理由,嗯,我就这么回他们好了。”

    “老爷子,适当的时候,你要骂我两句,别把压力都自己扛着了。”

    “压力?呵呵,说实话,老爷子我确实有些压力,因为前俩天我跟你大师兄打了个赌,我赌你你小子肯定能打赢这一仗。”

    “哦?赌资是多少呀?到时您老可得分我一半呐!”

    “呃,呵呵,一定,一定,看来你小子很有信心,必然是还有后招啊!”

    “您老交代的,让我好好学学曾国藩,布局,造势,顺势而为,老爷子,您就放心吧。”

    “嗯,你做事我还是很放心的,小君啊,记着一句话,不到万不得已,可不能把自己的根给丢了,明白吗?”

    朱小君陡然一凛:“老爷子,我记下了。”

    孟老爷子的这个电话看似稀松平常,不过是上面有人找到了他,他碍不过情面,只得给朱小君打了个电话。但是,细品之下,朱小君又觉得这个电话的信息量还是挺大的。

    第一,在申海卫计wei那位官员的电话邀约未果之后不到十分钟,孟老爷子的电话就打来了,这说明对方真的是慌了,迫切想见到朱小君,以求息事宁人,把舆论平息下来甚至是把风向扭转过来。

    第二,孟老爷子像是闲聊一样提到了后招,这或许是孟老爷子的无心之谈,但朱小君更想把它归纳为老爷子的刻意提醒,这意思是说,现在做出来的舆论攻势虽然可以让那帮人手忙脚乱心急火燎,但仍然不足以达到目的。

    第三,孟老爷子提到了根这个字眼,朱小君当时便是陡然一凛,但并没有意识到深层次的含义,但放下电话后这么一品,便觉得老爷子的叮嘱可不是单单从个人情感上可以解释完全的。

    从人的情感上讲,所谓的落叶归根无非是年老时的一种思乡之情,年轻的时候,对根的概念不过是一种归属情怀,属于对我的祖国我的家乡的一种归属感,除了这种情感之外,至于这个年轻人在哪里生活奋斗,其实并不重要。

    但是,对企业来说,就不一样了。

    企业就像是一棵树,最终能有多大的成就,不光取决于这棵树的品种,更取决于它所扎根的那片土壤。

    像奇江医疗这棵企业之树,虽然已经具备了未来长成参天大树的优良素质,但现今阶段毕竟还是一棵小树苗,其适应力还非常有限,冒然迁去了美国,那边的文化,那边的做事习惯,能否适合奇江医疗确实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放下了手机,朱小君显得有些心神不定,他在反思自己的这个决定是否真的正确,是否真的有必要跟那帮外行领导死磕到底。

    但这种心思也就是一闪而过,接着,朱小君还是有说有笑地跟大伙一块吃了午饭。

    饭后,大伙准备驱车去下一个目的地,在上车的时候,谢伟叫住了朱小君,说是要朱小君陪他去趟厕所。

    朱小君不依,但还是被谢伟生拉死拽地给弄走了。

    “刚才,你放下电话的时候,我看到了你脸上闪现了一丝的犹豫,怎么啦,首领,遇到什么问题了。”没人的时候,谢伟仍旧习惯性地称唿朱小君为首领。

    “你看出来了?那其他人有没有感觉到呢?”

    谢伟摇了摇头:“应该没有吧,我也是赶巧了。”

    朱小君叹了口气:“我也不知怎么着,刚才突然产生了一丝倦意,有些质疑自己这种行为到底值得不值得。”

    谢伟道:“现在已经不需要考虑这个问题了,首领啊,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既然已经开了弓,那就没得了回头路,你今日做出了妥协,他们会感恩与你吗?等哪天你不小心落了截小尾巴被他们握住了,我敢保证他们会把你往死里整。”

    朱小君道:“刚才孟老爷子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提到了一个字,根,老谢啊,这个字的含义可是丰富的很哦,我们看似有个康庄大道一般的退路,可实际上,这条路很难走下去啊!”

    谢伟沉思了片刻,回道:“你也不必忧虑,这边也好,那边也罢,无非就是文化上的差异,首领,既然我们无法实现让美国人习惯我们的思维,那还不如掉个头,我们去习惯美国思维,不就解决这个问题了吗?”

    朱小君笑了笑:“若只是这一点小问题,那我还值得犯愁吗?我考虑的是万一他们急了眼,就会想尽一切办法阻止我们的行动,老谢啊,我想到的是资金问题啊!”

    “资金问题?不会吧,我转到奇江医疗上的资金都是完全合法的,经得起三味真火的锤炼,他们能怎么对付我们?”

    朱小君深吸了口气:“一千多年前,祖国文化中就出现了莫须有这个词汇,一千多年后,这个词汇不单没有消失,反而被发扬光大了。权力之下,哪有真正的公平啊。”

    “那我就撤资,这总该可以吧?”

    “可以是可以,但是他们同样可以给你设置许多障碍,等你把自己撤出去了,企业也玩完了。”

    谢伟不啃声了。

    沉默着解决了生理问题,又沉默着原路返回,就在朱小君拉开车门的时候,谢伟突然附过了身子,在朱小君的耳边神秘一笑,悄声说了一句:“首领,我已经想到了应对之策。”

    朱小君下意识地松开了手,转头看着谢伟:“怎么应对?”

    谢伟道:“说简单点,就是利用这一次肿瘤医院的股权重新分配的机会,把资金倒腾出去,一旦钱出去了,那咱们还担心个球啊?”

    朱小君微微皱眉道:“安全吗?唉,也怪我太着急了,要是再晚点跟他们闹腾,或许会更有把握一些。”

    谢伟笑着回道:“放心吧,首领,玩资本运作这一套,我还算是个精英人物,保管把结局弄个皆大欢喜,咱们不光可以把资金转移出去,还能让彭州招商局落个外资引进的好名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