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576章 欲扬先抑
    新闻以五家媒体联合采访的方式进行了发表,内容中,着重了一点,那就是拥有这项突破性技术的奇江医疗,已经决定把公司迁往美国,并且在十年内不考虑在国内医疗市场推广自己的技术。

    换句话说,国内的一型糖尿病患者,想受益与这项技术,那么就必须前往美国接受治疗。

    对有钱有地位的人来说,去趟美国做个手术,顺便旅个游度个假倒也是惬意,但是,对广大没钱没地位的病人来说,这无疑是一个晴天霹雳。

    刚刚充满的希望瞬间破灭,这种失落感,没有哪一个人不会转变成愤怒。

    这种愤怒,指向的全都是奇江医疗。

    网络上,对奇江医疗医疗的骂声是一浪高过了一浪。

    无良公司、卖国企业、一群白眼狼……

    作为奇江医疗的领头人,朱小君和张石也迅速成为了网红,只不过是负面的那种红。

    黑心商人、唯利是图、美帝走狗……

    到了该吃晚饭的时候了,张石终于按捺不住了,找到了朱小君。

    “哥们,你这是犯哪门子邪劲啊?挨骂挺过瘾的是吗?”张石气鼓鼓地将手中的手机递向了朱小君:“你自个看看,这朋友圈都被咱们的消息给刷屏了,说好话的一个没有,看到的全都是骂娘的。”

    朱小君笑着给张石上了支烟,又给他点上了火:“老哥,这一看就知道,你小学的时候,语文没学好啊!”

    张石翻了翻眼皮:“几个意思?”

    “欲扬先抑,你怎么忘记了?”

    张石愣了愣,随即便笑开了:“我们那会上学的时候,这个知识点是中学的时候讲到的好不好啊?”

    朱小君也点上了烟,坐到了张石的对面。

    “咱们在掀起第一波舆论浪潮的时候,就说过要把公司迁去美国,那时候,怎么就没人骂我们呢?”

    张石若有所思:“是啊,你不说我还真没注意到呢,这一次跟上次差不多啊,怎么大家伙的反应就这么不同呢?”

    朱小君笑道:“这只能说明一点,这一次,咱们是却确确实实戳到了民众的痛点。肿瘤特异性抗原的故事没多少人能弄懂,再加上距离攻克癌症尚有一大段路要走,所以,民众的关注度并不高。但是,这一次的胰岛细胞移植技术却是大伙都能弄懂的,而且不需要多长时间便可以用在临床上,那么多的病人,眼睁睁看着机会就这么从自己的身边溜走了,他们不开骂才叫一个怪呢!”

    “但是,这跟咱们的目标不是……”

    朱小君笑着打断了张石:“民众为什么会骂我们?因为他们确实心痛了。那么,就让他们痛下去,等痛到了极点,痛到了无可奈何的时候,我们在出来诉诉苦,告诉民众,我们也是迫于无奈。”

    张石恍然大悟:“这就像闹洪水,你这是在积累河里的水位,等时候到了,按照设定的方向随便挖个小口子,那宣泄而下的洪水还不是见啥淹啥呀!”

    朱小君大笑道:“这个例子举得好,很贴切,总体来说,我的本意确是如此。”

    第二天,事件进入到了快速发酵期,向奇江医疗递交采访申请的媒体很快就超过了三位数。朱小君又祭出了当初的那一招,来一次记者招待会。

    在招待会上,朱小君向着百十家媒体大倒苦水。

    “我们也不想背井离乡啊!但是,不这样做又能怎么做呢?医学是神圣的,是不分国界的,每一项医学成果被研究出来,受益的应该是全人类,而不是某一个国家。我这样说,可能会有给自己强加理由的嫌疑,那么好,那么咱们就说点实际的。”

    朱小君的表情逐渐凝重起来。

    “留下来,我们的技术需要经过重重关卡才能造福人类,而离开,我们最多只需要半年的时间就可以实现临床应用。从大的方面上讲,我们理所当然会选择后者,从小的方面讲,企业也要生存,我们拿个金饭碗却要在这儿看人脸色讨饭吃,怎么也说不过去吧!”

    “小一个月之前,我们奇江医疗的肺癌特异性抗原的研究成果出来之后,我就向媒体朋友们说过这个问题,你们可以翻看一下那一次的招待会内容记录,看看我朱小君是不是说过这样的话,不到万不得已,我绝对不会做出迁移的决定。但是,这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我没有得到任何方面的善意信息……”

    这么说话,朱小君显然是在耍流氓。

    事实上,人家那什么什么委想尽了一切办法来联系朱小君,想跟他谈谈,打成和解,是他朱小君谎称人在国外而拒人家于千里之外。

    但是,这种事实全都是在私下里进行的,根本无法拿到台面上来说。

    所以,那什么什么委的外行领导看到了朱小君的这番说词,也只能是打落门牙往自个肚里吞,谁让他们为了面子而弄巧成拙呢。

    有记者向朱小君提问道:“有报道说,奇江医疗在十年内不打算在国内推行你们的先进医疗技术,请问这报道属实吗?如果属实,请问朱总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决定。”

    朱小君叹了口气,回答道:“情况属实,这句话,确实是我说出来的,而且,做出这种决定,也绝非是我头脑发热一时冲动。你们都知道,现在国内的医疗环境成什么样子了,医疗单位不能有任何差错,否则,轻则上法庭,不赔钱就解决不了事情,重则便是我们的医护人员挨打挨骂,甚至还得挨刀子。这种环境下,对成熟的医疗技术来说,似乎还有一点操作空间,但是对一项新技术来讲,风险实在是太大太大,我朱小君还年轻,还想再活个几十年,可不敢因为这么点小事把自个的命给丢了。”

    其中一个做托的记者适时地提出了新问题:“那么朱总,您能分析一下,造成这种局面的根本原因是什么吗?”

    朱小君嘿嘿一笑,指了指天花板:“民不议政,作为一家医疗企业的领头人,我的责任是为企业寻找到最为合适的土壤。至于你提的这个问题,我想应该是去问相关领导部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