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597章 一笑泯恩仇
    在吴东城的办公室,两年没见过面的朱小君和叶兆祥坐到了一起。

    尴尬肯定是有的,为了避免更尴尬,吴东城躲开了。

    “叶院长,两年不见,你还好吧。”

    叶兆祥摆了摆手:“早就不是院长喽,再这么称呼我就不合适咯。”

    朱小君禁不住愣了下,叶兆祥说话的口吻以及面容上的表情,都是十分的自然,似乎完全淡忘了两年前的那场恩恩怨怨。

    “那我就叫你叶主任吧,当初……”

    叶兆祥笑了笑,打断了朱小君:“当初的事情啊,也说不清楚个谁对谁错,好在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忘了吧。”

    朱小君道:“叶主任是宰相肚量啊,朱小君佩服,可是,有句话我不得不说,当初牵扯到你跟吴东城的恩怨当中,我也是迫不得已,唉……你说的对,好在都过去了。”

    叶兆祥回道:“我都知道,你啊,是受到了唐氏集团的裹挟,宫琳那个女人呐,自以为藏得很深,其实啊,我都看的清清楚楚。”

    话题一旦打开,再想收住就难了,叶兆祥虽然口头上说都过去了,忘了吧,但内心中的潜意识中,他也想倾述。

    做为那场斗争的死对头吴东城,他肯定不是叶兆祥的倾述对象,而其他人,又不属于那场斗争的核心,倾述起来也很难得到共鸣。唯独朱小君,即是那场斗争中的核心人物,又是个被双方所利用的棋子人物,而且现在还是高高在上的大老板,因此,叶兆祥忍不住打开了话匣子。

    “起初,我以为我输给了吴东城,心里是一百个不服气,之后,我觉得我是输给了你朱小君,服气是服气,但仍旧不甘心。说实话,这两年我也没闲着,总想着寻找一切可能的机会,把盘子翻过来,但是,从你收购了肿瘤医院后,我眼看着你和吴东城把医院管理地一天比一天好,不管是医院的收入还是员工的收入,不论是患者的口碑还是同行的评价,不容易啊!”

    婉拒了朱小君递过来的香烟,叶兆祥长出了口气,接着说道:“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真正明白了我为什么会输。”

    朱小君很是好奇:“为什么?”

    “我是输在了理念上,吴东城是个好院长,他很想把医院搞好,更想把员工的待遇搞上去,这些理念想在体制内实现是很难的,尤其是我们这个等级的医院,所以,他才会动了改制的念头,至于我……被这条老狐狸利用喽!”

    朱小君点头应道:“用老狐狸来形容吴东城确实很恰当。”

    叶兆祥会心地笑了:“你也不简单啊,或许当初你朱小君并没有那么大的志向,但是这两年一步步走来,你总是能做出令人不敢相信的事情来,就像对肿瘤医院,你这个老板能顶得住资本的压力,硬是不在肿瘤医院身上抽血,相反,还不断地往肿瘤医院身上输入新鲜血液,难能可贵啊!”

    朱小君道:“您老就别再往我脸上贴金了,说说你为什么要回医院吧,还有,既然回来了,有什么要求,有什么想法,尽管提。”

    叶兆祥叹了口气:“外人看来,我叶兆祥也太没骨气了,斗不过人家不说,还低三下四地求着人家回来,所以啊,他们都认为我叶兆祥是为了肿瘤医院的那套房子才回来的……呵呵,小君啊,你怎么看?你相信那些人的看法么?”

    朱小君坦诚道:“我刚开始也是这么认为的,你调去的那个单位,本就是个清水衙门,比起回医院,收入上少了好几倍。但是,吴东城一口否定了我的这种想法。”

    叶兆祥无声地笑了:“我跟吴东城斗了那么多年,彼此间不共戴天,可到头来,最能理解我的,居然还是他。”

    朱小君点了点头:“他说,你是放不下自己的那颗医者仁心。”

    叶兆祥长出了口气,闭上了双眼。

    看得出来,他是想用深呼吸和闭双眼来平复自己内心的激荡。

    “叶主任,我相信吴东城对你是了解的,莫说像你这样的行医行了几十年的老前辈,就算我这种浅薄的小医生,真的脱下了白大褂,还时常唏嘘后悔呢。”

    叶兆祥又是一声叹息,两只眼睛中竟然微微泛起了泪花。

    “小君啊,我求你一件事,行吗?”

    “别说求,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会答应你。”

    “跟东城说说,让我回临床吧,哪怕就是做个医疗组的组长。”

    朱小君一怔:“那现在吴东城是怎么安排你的工作的?”

    叶兆祥苦笑道:“也就是坐坐专家门诊。”

    朱小君叹了口气:“那确实是有些浪费人才了。”

    说着,朱小君拿出了电话,打给了吴东城。

    接到朱小君的电话没两分钟,吴东城便回到了办公室,朱小君也直言不讳地把叶兆祥的想法和自己的意见和盘托出了。

    “吴院长,我只是建议啊,给叶主任一个副院长级的待遇标准,然后给他配几名医生,带个医疗组不是挺不错的吗?”

    吴东城没有直接作答,而是直盯着叶兆祥:“我说老朋友,你这又是图个什么呢?非得把自己累得早死两天么?”

    朱小君一愣,他没想到吴东城会这么说话。

    而叶兆祥这时说出了答案:“反正是时日不多了,我就想着,能多做些工作就多做些好了。”

    “等等!”朱小君叫了暂停:“说清楚,怎么就时日不多了?”

    吴东城摇了摇头:“他没跟你说呀!老叶他得了肝癌,而且还拒绝一切治疗。”

    叶兆祥苦笑道:“不治疗是半年,治疗了是六个月,我又何必多受那份罪呢?”

    吴东城气道:“我都跟你说过几次了,小君的医学转换中心正在试验肝癌的特异性抗原,一旦成功,你老叶别说六个月,就算是六年六十年,都一样能活的好好的。关键是你现在得注意休息,要撑到成功的那个时候啊!”

    叶兆祥叹道:“你是说过,我也没说过不相信,可是,我的性格摆在那里,不忙起来,我这心情……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