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598章 最后的愿望
    肝癌,号称癌中之王,和号称癌中之后的女性卵巢癌以及号称癌中之帝的胰腺癌,并列为最为凶险的三大癌症。

    肝癌之所以凶险,一是因为其癌细胞的分化程度极低有关(癌细胞分化程度越低,恶性程度越高),二是因为肝癌病灶对放疗及化疗均不敏感,而手术的难度又颇大,很多患者一经发现,便已经失去了手术机会。

    最有效的治疗手段便是孟老爷子赖以成名的肝移植。

    但是,肝移植的费用非常昂贵,根本不是一般百姓能够承受得了的,而且,肝移植同样也有瓶颈,即便手术非常成功,但术后十个月左右呈爆发式的转移复发的几率却不低。

    在朱小君所掌握的特异性抗原提取技术体系中,肝癌是最难提取的一个病种,所以,在朱小君的计划中,肝癌项目被排在了后面。

    就算立即着手开始肝癌的研究,那么六个月的时间也很难保证就一定能取得成功。

    而六个月这个时间概念,则是肝癌患者用传统治疗办法的中位生存期限,落实到个体,那么很有可能连六个月都撑不到。

    “叶主任,为什么不考虑先做个肝移植呢?申海的孟老爷子跟我关系非常不错,我可以带你去找他。”

    叶兆祥笑了笑:“东城跟我说起过,谢谢你啊,小君,我想还是算了吧,不是钱的问题,是我不想再遭那份罪。都说好死不如赖活着,可是我总觉的这话不对,与其是赖活着,还不如趁这个时间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情,多能救治几个病人,不是比什么都强吗?”

    朱小君皱起了眉头:“你这是什么理论?没有了你,那些心脏病患者就没法救治了?我跟你说啊,对你来说,最重要的是该想尽一切办法撑到转化中心试验成功肝癌的特异性抗原提取办法,老叶啊,我能理解你想多做些有意义的事情的想法,但是你也得明白,只有活下来,才能做更多有意义的工作啊!”

    叶兆祥摇了摇头:“你们啊,莫要劝我,也莫要激将我,我就这么一个小要求,如果能到临床上做点事,我叶兆祥就说跟你们说声谢谢,如果去不了,我就安安心心地做好我的专家门诊,治疗的事情……就不要再说了。”

    佛教中有句话,叫信则灵,不信则泯。

    把这句话用在临床医疗上,那就是信则效果好,不信则效果差,甚至无效。

    这也正是现代医学中为什么会越来越重视患者的心理干预的主要原因。

    但是,对医生来讲,那就悲哀了。

    因为,在医生的眼睛中,看到的都是两面的,而且,其注意力往往多集中于负的一面上。也就是说,同样的疾病,同样的治疗手段,放在一般人的身上要比放在医生的身上好得多。

    这种现象,越是水平高的医生,越是明显。

    朱小君深知是无法说服叶兆祥的,否则的话,就凭吴东城的那番水平,早就把叶兆祥忽悠着去治疗了。而顺从叶兆祥的意愿显然也是不可取的,坐坐专家门诊或许在体力心力上还没什么大问题,但是,若是搞起了临床,那么叶兆祥有限的生命至少得缩水一半。

    断然拒绝叶兆祥,似乎也不可取。

    癌症疾病,多发于性格内向多抑郁的人,反之,有个好心情,对延缓病程肯定有正面作用。从另一个角度讲,叶兆祥时日不多了,若是不能满足他最后一个愿望,似乎也说不过去。

    该怎么办才好呢?

    朱小君看了看吴东城,而吴东城只能回复了一声叹息。

    亏得朱小君的脑子活络,稍一犹豫,便想到了一个折衷的办法。

    “老叶啊,我敬重你的这个想法,正如吴院长的一句评价,你可能不是一个好院长,但是你绝对是一名好医生,好专家!”

    叶兆祥面露感激之情,看了看朱小君,又看了看吴东城,然后轻轻地点了点头。

    “我想说的是,你应该把思想再放开一些,怎么说呢,你老叶一个人干到头,肿瘤医院不过是多了一名好医生,但是,你如果能把自己一辈子的行医理念传承下来,那么,肿瘤医院就可能多出十个甚至是百个好医生来,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呀?”

    叶兆祥的双眼闪现出了光彩:“你是说让我多带几名年轻医生?”

    朱小君道:“还要在拓展一下思维。没错,医学嘛,不管是中医还是西医,都讲究一个言传身教,但是,经验只是做一名合格医生的必要条件,想从一名合格医生转变成一名好医生,那需要的便是理念。吴院长,老叶,我的想法是办一个沙龙,每周搞一次活动,由老叶来主持,跟广大的年轻医生聊一聊行医理念方面的话题,你们看好不好呢?”

    吴东城巴掌一拍:“这个想法很不错,没错,我们在医生的再教育过程中的确忽视了行医理念这方面的教育,老叶啊,做这件事,可是比多救治几名患者更有意义啊!”

    叶兆祥微笑颔首道:“我知道,你们说来说去就是怕累着我,不过啊,小君的这个提议真的很不错,就像东城说的那样,确实比多救治几名患者更来得有意义。”

    吴东城喜道:“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下午就安排人手来准备,咱们这一周就把沙龙搞起来,老叶啊,你有的忙了,好好备课吧。”

    做沙龙虽然也要付出许多的脑力体力,但是在心力上,却会轻松许多。再说,叶兆祥行医三十余年,搞个沙龙形式的讲座,那也是手到擒来之事,根本用不着多消耗多少体力脑力。

    叶兆祥开心地回去了,办公室中就剩下了朱吴二人。

    吴东城又不自觉地提起了附院李副院长来。

    “附院的老院长年底就要退休了,接任的八成就是这位李副院长,所以啊,晚上吃饭,他们唱主角的肯定还是这位李副院长。小君啊,我跟你先打个预防针,这位李副院长没别的大本事,就是脸皮超级厚,来上了你,你死活都跑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