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605章 酒精的作用
    朱小君在回城的路上接到了吴东城的电话,电话中,吴东城把葛辉的思想汇报给了朱小君。葛辉能有这样的大局观,朱小君感到很欣慰,同时对吴东城提出的要调戏一下李副院长的想法也颇有兴趣。

    但是,当看到李副院长喝下第三壶酒的状态的时候,朱小君知道他确实到了极限,再喝的话,恐怕真要在桌上出丑了。

    所以,他提前做了些准备,拿了空酒瓶灌了些矿泉水,并亲自把矿泉水当成了酒给李副院长倒满了第四壶。

    但李副院长感觉到异样后便停了下来,向朱小君投以感激的目光后,放下了酒壶。

    “谢谢朱总,但是,我不想作弊。”李副院长强忍着胃中的翻腾:“我是个实在人,说出去的话就一定要做得到,也算是我对我自己的一次惩罚吧!”

    说完,李副院长抓过一瓶酒,将自己杯中的矿泉水倒掉了,换上了真正的白酒。

    酒刚倒上,李副院长似乎有些撑不住了,一捂嘴巴,转身便奔去了洗手间,接着,便听到了出酒呕吐的动静。

    附院这帮人随即便有两位跟了过去,吴东城和葛辉也站了起来,走向了洗手间的方向。

    也就是分把钟,李副院长便漱了口走了出来。

    “不好意思啊,出洋相了。”李副院长说话虽然还算正常,但是脚下的步伐却有些飘忽了。

    吴东城象征性搀扶了一下:“喝点热茶,下面的酒你就看着好了。”

    李副院长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仍旧端起了酒壶。

    “朱总,吴院长,葛院长,钟主任,谢谢你们,谢谢你们能给我这个机会。”

    葛辉作势要劝,但被李副院长给挡住了。

    “今天我必须得把这酒给喝了,这酒的意义太,太大了。”

    李副院长的上身不稳当了,舌头也开始变大了。

    “李院长,这酒不用喝了,你要的项目,我们一定会给你的。”朱小君有些不忍,跟着劝阻道。

    李副院长单手举着酒壶,另一只手阻挡着葛辉,大着舌头带着满脸真诚的笑容说道:“朱总,葛院长,吴,吴大哥,对,还,还有钟老师,你们,听,听我说一句。”

    李副院长甩了甩了头,用力地睁开了本已迷离的双眼:“当初,你们创建,转,转化中心的,时候,我还,笑话过你们,后,后来,朱总搞,搞出来特异性抗原的时候,我,我还说你们是瞎,瞎忽悠,但是,我看到了你们的,胰岛细胞移植项目,我被震惊了,我吃不下,我睡不着,我干什么都没劲,我就只想着能亲手做一做朱总的这项技术。今天,我终于……嗝……”

    一声嗝,使得李副院长又要呕吐,不过幸亏是酒场经验丰富,赶紧喝了口热汤压住了。

    “就算是让,让我少活十年八年的,只要能让我做这项技术,我,都,心甘情愿,别,别说,这壶酒了。”

    大着舌头说话的李副院长,脸上洋溢着满足的笑容,这种笑容,除非是发自心里,否则的话,很难伪装出来。

    带着这副满足笑容的李副院长说完了心里话,然后手臂一摆,脖子一身,以一种极为豪放的姿态,分三大口干掉了那一满壶白酒。

    “痛快!”李副院长出人意料地没有就此倒下,而是迸发出一身豪气来:“再来一壶!”

    朱小君不由地为李副院长的表现鼓起了掌来。

    刚接触这位李副院长的时候,朱小君对他根本不感冒,甚至还有些反感,尤其是中午非得赖着要跟朱小君一块吃午饭。

    但是,在晚上的酒桌上,朱小君却彻底转变了这样的认识。

    不光是朱小君,吴东城和葛辉对李副院长也有些惺惺相惜了。

    当初的李副院长,搞内科出身,难免在性格上会有些扭捏,再加上为了达到目的而能把脸皮厚到极限的习惯,更是让吴东城葛辉这种出自于外科系统的人所不齿。

    但是,酒精这玩意终归是能够撕去人的外表的。李副院长两壶酒下肚,被激发出了潜意识中爽快劲,三壶酒喝完,开始能掏心窝说真话,出过了酒之后,更是豪气大发,那等气势,一点也不亚于吴东城葛辉包括钟青这帮子外科老油条。

    在朱小君的带动下,一桌的人都为李副院长鼓起了掌。

    只可惜,李副院长的这股豪气仅仅是昙花一现,毕竟酒量有限,连炸四壶已经远远超过了他的极限,所以,这哥们以傻笑回敬了所有掌声后,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然后头一歪,便睡了过去。

    附院这边的人立马就有人提出要先把李副院长送回家。

    朱小君起初只顾着看热闹,一时没能上酒瘾,但后来李副院长的第四壶酒却勾起了朱小君的酒瘾,他酒量超大,而且一个人独饮根本不爽,找上一帮人对饮,那才叫一个舒坦。

    再看看这桌人,朱小君盘算着要是放走了两个的话,恐怕他的酒瘾连一半都满足不了,因此便出面拦住了那两位要送李副院长回家的哥们。

    “楼上开个房,先让李院长睡一会。”

    此刻,谁敢违拗朱大老板的指示呀!

    要不然,朱大老板一个不开心,那么李副院长拼了命拿四壶酒换来的项目或没就没了,岂非不是亏死了。

    吴东城随即叫来了饭店的大堂经理,虽然这家饭店并不是那种大酒店的模式,但同一幢楼上确实开了家连锁式酒店。

    饭店的服务生搀扶着李副院长去了,接下来,便是朱小君发挥的时候了。

    其结果便是这家饭店的大堂经理和那几名服务生突然变得繁忙起来。

    只因为那几名附院的哥们,每隔几分钟便倒下一个,不到半个小时,便全部‘阵亡’。

    “没劲,一点战斗力都没有。”朱小君意犹未尽,把眼光投向了吴东城和葛辉。

    “别看我,我陪你不起。”吴东城直接挂了免战牌。

    葛辉实在,不好意思拒绝朱小君,但也不敢跟朱小君拼酒:“我喝啤的,你喝白的,要不然,我也耍赖不喝。”

    “也行!”朱小君没怎么打愣,一口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