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615章 惹错人的结果
    “可不是嘛,顾书记亲自过问的案子,厅里限定四十八个小时内破案。小君啊,哥亚历山大啊!”

    “理解,理解,老何大哥,这件事跟我也是息息相关呢,说吧,我能帮上什么忙?”

    “这网上发帖的人是个高手,我们厅里的网警根本对付不了,没办法,老哥只能用最笨的法子,找你来了解一下最有可能的嫌疑人。”

    刚才的饭局把朱小君昨晚没完全尽兴的酒瘾给勾出来,然而一个人喝酒太没意思,何建国的电话刚好给了朱小君一个念想:“呵呵,这样子啊,你觉得以莫须有的罪名去调查那些所谓的嫌疑人,合适吗?”

    何建国叹了口气:“正向调查走不通,反向调查也是迫于无奈呀,四十八个小时哦,现在已经过去了十分之一了。”

    “不着急,过来陪我喝个酒,我保证你能提前完成任务。”

    何建国犹豫了片刻:“好吧,你在哪儿?我过去找你!”

    半个小时后,纪检口那帮哥们吃完了午餐,带着对产业园区的啧啧称赞回去向顾书记复命去了,而这时,何建国也赶到了产业园区的食堂。

    朱小君从车子后备箱中拎来了三瓶茅台,又让食堂的师傅弄了几个新菜,然后拉着赵世宏一块,跟何建国喝了起来。

    “咱别光喝酒啊,你们两个受害者也跟我说说,谁最有嫌疑啊?”

    赵世宏限于身份不方便说,只能看着朱小君,希望朱小君能报出那几个最有可能的嫌疑人。

    “急什么啊!没错,我说过保证你提前完成任务,但是我没说一定会告诉你谁才是被怀疑的对象啊?”

    何建国被堵得说不上话来。

    “还有,那伙计在网上造谣生事,肯定是有备而为,你要是拿不出足够的证据,有怎样能让他认罪伏法呢?来吧,老何大哥,还是乖乖地喝酒吧。”

    何建国下意识地抬起手腕看了下时间。

    朱小君笑了,将其中一瓶酒放到了何建国的面前:“你心里急,这我能理解,这样吧,你什么时候把这瓶酒喝完了,我什么时候开始兑现我的诺言,我保证,从你喝完这瓶酒开始,最多两个小时,我就能帮你找出这个造谣者来。”

    朱小君说的信誓旦旦的样子使得何建国不得不投了信任票。

    事实上,他就算有所怀疑,那也没什么反制的招。

    一顿酒喝完,已经到了下午三点多,朱小君叫上了施启海,开着车,带着何建国去找小温柔了。

    这点小事,放在警察手中是毫无头绪,但是对温柔两口子来说,其难度好比大学生做算数题,而且还是个位加减法的那种算术题。

    果真,等见到了温柔,如此如此这么以描述,小温柔立刻表示出了没兴趣,要不是牵扯到小君哥哥,恐怕她连电脑都懒得打开。

    “这没什么难度,那个发帖的人只不过用了一种讨巧的手段而已。”面对何建国的疑问,小温柔一边操作,一边解释道:“一般人转换ip地址用的都是vpn软件,这种手法很容易就可以查询到初始ip地址,还有一种讨巧的手段,那就是借助于木马程序,侵入到别人的真实的ip地址中进行发帖。”

    何建国唏嘘道:“怪不得……挂不得厅里的网警无法追查到始作俑者的ip地址。”

    温柔灵巧的双手在键盘上敲打着:“这种手法虽然讨巧,很具有欺骗性,但是追查起来,可能比前一种更简单,我们只需要追查木马程序的来源,就可以把这个人给揪出来。”

    也就是五分钟的样子,小温柔便确定了那名水军的初始ip地址。

    “你是去电信局查询这个地址还是让我帮你直接查找出他的住址呢?”温柔完成了任务,却一点兴奋的劲头都没有。

    这也难怪,怀了孕的女人,往往都这样。

    何建国想了下,决定还是追求效率:“大美女,你还是好人做到底,送佛送上天吧。”

    温柔崛起了小嘴:“这有些麻烦,电信最近加大了安全力度,我要是侵入进去,恐怕得费点时间。”

    何建国顿时紧张起来,要是这花费的时间得需要数个小时的话,那么他还不如按照流程去找当地电信部门核查哩。

    “得需要半个小时吧,也说不准,运气好的话,或许十几分钟也不一定。”

    何建国吃了颗定心丸。

    二十分钟后,温柔叮咛了一声:“靠,运气还不错呢!”

    朱小君在一旁给了温柔轻轻的一巴掌:“跟秦老大学坏了是吧,怎么爆起了粗口?”

    温柔撅着嘴,犟道:“明明是给你学的!”

    朱小君笑道:“我又没说明明,我说的是你啊!”

    温柔被噎的直跺脚。

    侵入进了电信系统,查询就很简单了,把追查到的ip地址输了进去,立刻就显现出了这个ip地址的所在地。

    何建国长出了口气,立刻拿出了电话,向家里的同事做了安排。

    “小君,温柔,感谢的话我就不多说了,时间紧迫,我们这就出发,争取今天夜里就把案犯给抓捕归案。”

    这人啊,都是命中注定。

    就说那名水军,论黑客技术,那也是相当不错了,不敢说横行网络江湖,但在网络江湖上厮混了数载,却也从来没湿过鞋。用这种手段,黑一些无关紧要的人,往往能做到让对方干着急而毫无办法,就算报了警,警察们也是束手无策。

    可惜的是,他偏偏招惹了朱小君。

    当夜,这名水军便被缉拿归案,拿住之后根本没费多大气力,这伙计就全撂下了。

    天未亮,距离省厅向顾书记做出的军令状时间一半都没到,那生事的医院大院长便被警察们请去喝茶了。

    猪脑子往往都是软脚蟹,一杯茶还没凉透,这院长大人便全都坦白了。

    早晨八点钟刚过,省厅的厅长政委便结伴来到了省委,向顾书记做了汇报。

    “很好,你们的效率值得表扬!这样,你们省厅再辛苦一下,组织个媒体会,把案件真相公布出来。医疗产业园区是咱们省里的大项目,人家奇江医疗的朱总为了咱们的产业园区,主动把自己的知识产权都拿出来了,咱们说什么也要对得起人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