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617章 大好局面
    转眼间,来到了初夏之季。

    冯虎牵头的临床试验已经出了结果,和预期一样,在单独使用转载了特异性抗原的免疫细胞的分组中,总有效率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三,显效率超过了百分之八十五,而其中有百分之五十左右的患者,其病灶完全缓解。

    对那些占了百分之七的无效患者,冯虎的原因总结是这些患者的肿瘤生长处于快速上升期,单用特异性抗原加免疫细胞的手段,虽然缓解了患者的肿瘤发展速度,但在短时间内,还看不到肿瘤病灶的缩减。

    同一时间内,程业岐发来了美国那边第一期临床试验的结果,从数据上看,美国那边的结果要比冯虎这边好的没谱。

    总有效率,显效率,均是百分之百,而肿瘤完全缓解的比例也达到了令人眩晕的百分之八十左右。

    这个差距很正常,因为美国那边对入组临床试验的病患进行了赛选,而冯虎这边,却有些类似于慈善事业,合适的,不合适的,都纳入到了临床试验当中来了。

    两组临床试验的数据都形成了文献,发到了全球在肿瘤方面最为权威的学术杂志上。

    虽然业内对奇江医疗的特异性抗原充满了期望,但是,这么快就能转化到临床应用上来,还是出乎了绝大多数行内专家的意料。

    而且,数据上还那么光鲜,简直就是一副彻底摆平了肺癌的姿态。

    一场轰动,又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了。

    全球各国的知名肿瘤专家纷纷致函anker公司和奇江医疗,大道理小道理说了无穷无尽,目的只有一个,希望本着人道主义的原则,把这项技术公诸于众,让更多的肺癌患者能够摆脱死神的威胁。

    “笑话!我们讲人道了,他们却赚的盆满钵溢的,当我们是傻子呢!”张石近些天一直保持着高亢的状态,说起话来更是铿锵有力:“洋鬼子们也算了,你说,那帮国内的牛逼货,他们也跟着起哄,是几个意思啊?”

    朱小君答道:“我们吃肉,他们只能闻味道,心里着急,那也是可以理解的。”

    “草,那也没必要用道德绑架的手段啊!”

    “没必要?他们眼看着自己的饭碗都要被咱们给砸了,还会有多少讲究?你看着吧,更不要脸的手段还在后面呢!”

    “这不是犯傻吗?他们原本可以向咱们抛个媚眼什么的,咱们正是缺人用人之际,还会少了他们的一口饭吃?”

    朱小君叹了口气:“一个人,原本是高高在上要一大帮人喂着吃肉,突然让他转变为自个端着碗求别人吃饭,这转折……可不是一般人就愿意接受的。”

    张石笑道:“不接受拉倒,谁还求着他们呢!”

    朱小君又是一声长叹:“可惜啊,我们错误地估计了局面,这么一来,老温的院士评选看来没了希望喽。”

    “没希望就没希望呗,前俩天我跟老温聊了聊,他对院士的追求看上去也不是那么强烈。”

    朱小君摇了摇头:“非也,非也,老温这个人啊,在名和利之间,他可是九点九比零点一的**比值,之所以表现出无所谓的样子,那是他不想给我们增添压力而已。”

    张石沉静了两秒钟:“那咱们就玩个狠的,让老温脱了军装,咱们把他捧成美国院士。”

    朱小君叹气加摇头:“他要是能脱得掉那身军装的话,现在早就被我送去美帝国主义那边喽。这件事,我思前想后,觉得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加快科研速度,一个肺癌不成,那就再加上乳腺癌结肠癌前列腺癌,我就不信,让老温领头,连着解决了四五个病种,他的院士还能没戏?”

    朱小君说这话是有底气的,在转化中心,冯虎带着他的团队,已经完成了对乳腺癌和结肠癌两个病种的特异性抗原的实验室阶段的研究工作,只不过,限于精力问题,一时半会无暇顾及而已。

    奇江医疗原本就不怎么缺钱,搬回省内的产业园区之后,在顾书记的关心下,在赵世宏的亲自操作下,省内的一家地方银行给予了奇江医疗三个亿的低息贷款额度,同时四大国有银行的省内分行也表示了贷款意愿,额度加在一起,至少也能拿回来五个亿的资金。

    现在对奇江医疗而言,最大的瓶颈就是人手。

    虽然这段时间内,张石从全球各地招募了不少高尖人才,但是这些新人尚不能担纲大任。不是说他们的基础学术不够,而是朱小君对他们的信任度不足。

    这倒也是,若是让他们直接参与了核心研究,那万一某位没良心的把核心机密给泄露了,那可是亏本亏到脚趾盖子的大事。

    所以,朱小君宁愿慢一些,也要保证绝对安全。

    这样一来,温庆良和冯虎便只能吃苦受累了,这二人过的日子完全可以用没日没夜来形容。

    自打临床试验的结果发表了之后,慕名前来彭州肿瘤医院接受治疗的肺癌患者,简直要把医院给撑爆了。

    肿瘤医院一共也就是一千五百余张床位,葛辉接任院长之后,对医院进行了转型改革,把业务重点放在了肿瘤专科上面。可是,时间毕竟有限,肿瘤专科虽然得到了加强,但所占床位总数尚未达到医院总床位数的四成,也就是六百张不到的床位数。

    然而,每天涌进肿瘤医院的肺癌患者,却高达三位数。

    这对葛辉来说是巨大的烦恼,同时也是幸福的烦恼。

    没别的好办法,只能在现有的资源中辗转腾挪,各科室均停止了其他病种的新病患收治入院,老病人加快出院,实在无法出院的,就贴钱转院,腾出来的床位,全都用做了肺癌患者的收治。

    饶是如此,门诊仍旧有大批的肺癌患者在排队等床位。

    而那些幸运的得到了床位的患者,其心情同样焦虑,因为排队的人实在太多,自己什么时候能得到治疗,连医生都不敢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