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618章 一块心病
    这倒不是肿瘤医院在玩什么饥饿营销,更不是温庆良冯虎他们在耍大牌玩手段。

    一份标本,冯虎的团队做特异性抗原的提取工作需要十多个小时,实验室现有条件下,可以同时操作一百份标本,也就是说,满打满算,冯虎团队一天可以处理一百个病人。

    特异性抗原提取出来之后,要交给温庆良来做免疫细胞的转载。这项步骤更是耗时间,一份免疫细胞从转载到培养,一共需要两周的时间。培养的过程倒是简单,只要培养箱足够多,同时培养几百份甚至上千份细胞都不难,但关键在于转载。

    现有条件下,同时可以转载五份细胞,而转载需要的时间则超过了两个小时。

    这就造成了一个结果,那就是温庆良团队和冯虎团队,除了吃饭睡觉,其他的时间,差不多都泡在了实验室中。

    “你们这是图个啥呢?钱是赚不完的,干嘛非得这么累自己呢?”对这种状况,朱小君颇为不解,他专门去了趟彭州,把温庆良和冯虎硬拉出来吃了顿饭:“咱们现在一份细胞收三万块,你们一天能做个二十份细胞,那就是六十万的收入,这个数字,已经不得了了。”

    可不是嘛!

    一天六十万,一个月就是一千八百万,一年下来,两个亿冒头。

    “不是钱的问题。”冯虎看着一杯酒,说什么也不愿意喝下去,他心里想的只有赶紧应付了朱老板,然后回实验室继续工作。

    “不是钱的问题?那是什么问题?”

    温庆良在一旁答道:“是成就感!小君啊,我从来没有过那么强烈的成就感,看着那一个个被宣判了不定期执行死刑的患者,在我们的治疗下彻底地摆脱了死神的威胁,这种成就感实在是难以描述。一句话,就算累死,我也是心甘情愿。”

    冯虎端起了茶杯,隔空敬了下温庆良:“温老师的话说到我心窝里去了。”

    朱小君想起了来之前在省城跟张石闲聊时说到的温庆良的心态的事情了,笑着问道:“听你这口气,似乎对院士没多大兴趣了?”

    温庆良笑了笑:“兴趣依旧有,但是跟现在所做的事情相比,那就无端紧要了。”

    朱小君点了点头:“不管怎样,你们两位这么拼下去,总不是个办法。万一你们中哪一位被累倒了,这麻烦不就太大了?”

    温庆良笑道:“我们两个也就是这段时间忙一些,再等半个月,我们俩就能清闲下来了。”

    朱小君不解,问道:“半个月就能把天下的肺癌病人全都治疗完了?”

    冯虎笑道:“什么呀!温老师和我把各自的操作内容全都做了分解,我们两个只做最核心的工作,其他的步骤,全都拆分给各个环节的团队来做,这样不就既可以保证技术安全不泄密又能解放了我俩的工作了吗?”

    温庆良补充道:“最核心的内容无非就是各种试剂的使用,我们做的,就是把试剂的标签给去除了,改成数字标号。”

    朱小君抚掌大笑:“这个办法好!”

    这个办法当然好!

    因为这是无数从事科研的导师们在经历了无数次血的教训总结出来的经验。只不过,朱小君学术才浅,不知道而已。

    但是,这却解决了朱小君的一块心病。

    自打临床试验取得了相当不错的预期的时候,他就在考虑一个问题,该如何把这项技术推广开来。

    从市场的角度讲,不管采取怎样的商业模式,问题都不大,市场的反馈一定是热烈无比,奇江医疗的那帮子业务员,一定会在客户们的簇拥之下,挑肥拣瘦地把市场给开拓了。

    问题就在于该如何保证自己的成果不被窃取。

    虽然,奇江医疗为自己的技术在全球范围内注册了专利,任何一家医疗机构在未经奇江医疗的授权允许下使用了奇江医疗的技术或理论,那都是违法的,都会被处以高额的罚金。但是,这种策略只能防君子而防不住小人。

    医疗市场那么大,参与其中的人那么多,难保就会有人不走正道,为了私利而顶风作案。

    一旦发生了技术泄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老温和冯虎采用的这种技术分割手段,虽然不能保证百分百的不泄密,但也是最大可能地保证了技术的绝密性。

    至少,在外部市场中,不单有了可行的操作方案,还可以把成本降低到最小。

    一整套的操作模式迅速在朱小君的脑海中形成了。

    产业园区给奇江医疗的办公场地包括了一个高标准且规模超大的实验室,在这里,可以完成特异性抗原提取的关键步骤,而其他的工作,就完全可以放到各个合作医疗机构中进行。相比原来的设想,每个合作医疗机构把标本通过航空快递送到总部,总部完成所有工序,再把细胞空运回各个合作点,不知道节省了多少人力物力。

    想好了模式,朱小君也没闲着,立马拿了出来,跟温庆良和冯虎做了交流。

    “这个办法可行!”温庆良首先认可了。

    冯虎提出了个人意见:“我的意见是把特异性抗原提取工作在总部完全做完,因为在这种治疗方案中,特异性抗原才是最关键,我担心分散出去的话,他们做不出合格的特异性抗原,反而会糟蹋了咱们的这项技术。”

    朱小君笑道:“按你这么说,那下面的人在转载上做不好,不一样会糟蹋技术吗?”

    冯虎猛然醒悟过来,连忙向温庆良解释:“温老师,您可不要误会我刚才说的话,我可没有半点轻视转载技术的意思啊!”

    朱小君道:“你这真是画蛇添足,人家老温原本没意识到,在你的提醒下,终于意识到了,是不?老温。”

    温庆良呵呵笑道:“冯主任考虑的也有道理,不过啊,我还是支持小君的想法,为什么呢?原因只有一点,那就是我们将来要面对的工作量实在是太大,总部的试验室我看过,一个肺癌或许能应付得了,但是,今后还有乳腺癌结肠癌胃癌,那么多病种啊!”

    冯虎不好意思地笑了:“温老师,谢谢你的点拨,是我考虑片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