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625章 水来土掩
    阚副主任洋洋得意地说着,全然没注意到对面的病人代表们的表情。笔  趣阁.等阚副主任得瑟完了第一个阶段,坐在最前面的一位病人代表举起了。

    “这位领导,你说的话好像很有道理。”

    阚副主任得意地点了点头。

    “我说的是好像很有道理!好像的意思是说,你说的话根本没道理!”

    阚副主任的脸色倏地一下变了颜色。

    “我们这些病友,得的是肺癌,这位大领导,你知道肺癌是一种怎样的疾病吗?”

    阚副主任有些慌乱了。

    “不治之症啊!我的大领导啊,这种病是随时可以让人死亡的啊,现在肿瘤医院有这么一个技术可以治愈我们的不治之症,你自个说说,还有什么副作用或是什么潜在危险比死亡还严重的呢?”

    另外那些病人代表立即附和道:“就是,就是啊,你要是担心有副作用什么的,我们愿意跟肿瘤医院签订生死状,出了事,我们心甘情愿。”

    郎主任赶紧出来解围道:“各位,各位,冷静一下,冷静一下啊!”

    “阚主任刚才这么说,只是表明了上级主管单位为什么要叫停肿瘤医院现在的医疗行为,并不是要剥夺你们接受治疗的权利。”

    待病人稍稍冷静下来之后,阚副主任尴尬地笑了笑,接着他刚才的话头,继续说道:“一直以来,我们都是大力支持肿瘤医院在该项目上的研究的,别的项目报批临床试验需要六十个工作日,但肿瘤医院的项目报批,我们不到一个礼拜就做出了答复,为的是什么,为的不就是能让各位病友能尽早接受这种先进技术的治疗吗?这一点,做为肿瘤医院的实际控制人,朱小君朱总,是完全可以做一个证明人的!”

    该是朱小君说话的时候了,但朱小君只是笑着眯着眼,连点头的意思都没有。

    阚副主任只能自己接着说下去:“我们批准的是肿瘤医院的临床试验,但并没有允许肿瘤医院将此项技术大范围应用到临床治疗上来。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叫停,只是对肿瘤医院的这种违规行为做出应对。各位,你们可以想一想,若是任何一个医院都可以视国家规定而不顾,那医疗行业不就乱了套了吗?”

    说到这儿,弱智都能听明白了,这阚副主任是要把病人们的火气往肿瘤医院身上引导。

    张石是真的坐不住了,但朱小君仍旧是一副笑眯眯不想说话的模样,不光自己不想说,还把一只打在了张石的胳臂上,轻轻地敲点着,示意张石不要作。

    “昨天,我跟大伙说,一定会保证大伙的权益,我在充分了解情况后,认为肿瘤医院应该继续完成他的临床试验,这样不就既可以保证大伙的治疗权利有可以纠正了自己的违规行为了吗?”

    东绕西扯,说了半天,阚副主任终于说出了昨晚他和郎主任合计出来的计策。

    说白了,就是霸王硬上弓,逼着朱小君破财免灾。

    这一招,确实是有些分量的。

    在私下里讨论的时候,你朱小君可以拿资金的问题来说事,但是直接把这个方案扔到了台面上,病人们才不会管你有没有那么多的钱,他们要的只是能得到治疗。

    你若是不答应,或是扭扭捏捏地向病人们诉苦,那么换来的一定是病人们的唾骂。你要是撑不住,私下里找病人要钱,那么将来你的罪证会更多更严重。

    深夜时分,阚副主任和郎主任之间通过耳语商讨的策略便是如此,他们以为,既然你朱小君铁定心要整我们,那我们干脆就破釜沉舟,把你朱小君先放在火上烤一烤,至于后果先不用多虑,就当是置之死地而后生了!

    能做出这样的决定,阚副主任是被逼无奈,但同时也是深思过的,就这么着处理,就算摆在了顾书记的面前,顾书记也没什么话可说,毕竟自己是公事公办,最多在顾书记的心目中会造成自己比较无能的印象,最差的结果就是仕途上受点挫折而已。

    然而,阚副主任也好,郎主任也罢,他们漏算了一点,那就是他们的对并非是一般人。

    病人们可不管那些,听了阚副主任之言辞,立马在阚副主任的引导下把目光集中到了朱小君的身上。

    仍旧是微笑,仍旧是眯缝着双眼,朱小君略微探了下身子,开口说话了。

    “你们应该是都没排上住院床位的病人,对吗?”

    病人代表们点了点头。

    “肿瘤医院床位有限,又得讲个先来后到,让你们久等,我这心里也不是个滋味,但确实无奈,还望各位包涵。”

    病人代表们的心中流淌起了暖流。

    “我想向各位说明的一点,肿瘤医院从来没有规范国家规定,现在收治的各个病人,都仍然属于相关规定中的临床试验范畴,也就是说,在主治疗的特异性抗原的提取及免疫细胞的制备上,我们肿瘤医院从来都没有收取过费用。阚副主任说他昨晚做了充分的调研,那么我想,这一点他是可以做个证明的,对吗?阚副主任?”

    在朱小君的逼迫下,阚副主任只能点头。

    “可是,那么多病人啊!每一份特异性抗原以及每一份免疫细胞,都是需要成本的啊,我们肿瘤医院是一家自负盈亏的医疗构,也不会变魔术能变出钱财来,那怎么办呢?所以,我们提高了一些诊疗费床位费什么的,以弥补在主治疗项目成本上的亏空,这一点,我想各位都应该能理解,对吗?”

    病人代表们连连点头表示完全认同。

    “在这里,我想透露一点原本不该透露的商业密,我们这项技术,在美国以类似的方式展开对病人的治疗,在那边,病人们必须向医院捐赠三万美金才能获得治疗会。各位,你们可以向已经接受了治疗的那些病友们打听一下,在肿瘤医院,他们花费了多少钱?阚副主任说他做过了充分调研,那么就请阚副主任公布这个平均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