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626章 局面失控
    阚副主任哪里清楚这个数字,只得以目光求救于郎主任。笔趣阁.而郎主任也不知晓,干脆来了个装聋作哑,权当自己没注意到阚副主任求助的目光。

    “嗯,那个,那个,算下来,可能连美国那边的一半也不到。”

    朱小君哼笑一声:“看来,阚副主任在汇率方面是个盲点啊,我提醒阚副主任一下,我们的钱币跟美金的汇率是六点五比一,而不是三比一。”

    这就成了一道算术题,虽然有些复杂,但总比不知道答案要强。

    好在阚副主任的心算能力比较好,愣了愣,便做出了答案:“哦,是我估算错了,应该是美国那边的四分之一不到的样子。”

    朱小君纠正道:“是五分之一不到,好不好?”

    阚副主任下意识擦拭了一下额头:“对对,五分之一不到。”

    朱小君这才放过了阚副主任,转而对病人代表道:“这点收费,只够主治疗项目的成本,至于医院医务工作人员的工资福利,医疗设施的损耗,病房大楼及其他设施的折旧,等等这些成本,我们都没有计算在内,你们说,这还不够吗?”

    其中一个病人代表颇为感动地回应道:“我们感谢肿瘤医院的领导。”

    朱小君笑着摆了摆:“不必感谢,我也是个普通人,也曾看到亲人朋友被癌症病魔折磨至死,现在,我掌握了这种可以战胜癌症病魔的技术,没有别的什么想法,只有一点,那就是想尽一切办法,能让更多的癌症病人可以拜托癌魔的折磨,摆脱死神的召唤。”

    现场沉静了。

    所有的病人代表全都被朱小君给带进坑里了。

    “如果,在政策面前,我们还能有一丝缝隙可钻,就绝对不会拒绝任何一个病人,可惜的是,我们对上级的命令进行了反复研究,却没能找得到把根针插进去的缝隙。你们应该够看过了上级的这个命令,立即停止你院正在进行的肺癌免疫细胞括弧各种形式转载特异性抗原的诊疗行为,等待专家评审团对你院的医疗行为进行审查,否则,吊销你院的医疗构执照。”

    说着,朱小君两一摊:“我们也是没办法啊,唯一的钻了政策空子的办法也被领导的火眼金睛给识破了。不过,今天阚副主任又给咱们开了道门缝,在这里,我提议咱们医患双方是不是应该为咱们阚副主任的深明大义而鼓鼓掌呢?”

    掌声顿时响起。

    可掌声的背后,阚副主任却惊出了一身冷汗。

    他原本是想把朱小君架在火上烤一烤,可是,转了一个弯,没想到架在火上的居然变成了自己。

    朱小君这话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我肿瘤医院可是在你的命令下继续展开业务的,到时候上面追查下来,那责任可只有你阚副主任来担当。

    在这间房间里,每说的一句话,每做的一个动作,那可都是要留下证据的,到时候,想赖都赖不掉。

    这对阚副主任来说,可是一个天大的责任,他根本背不起这么沉重的责任压力。

    搬石头砸人,那也得看自己有没有这个气力,否则的话,必然会砸了自己的脚。

    “哦,我想朱总误会了,我说的临床试验可不是你现在捣鼓出来的变相收费的方案,我说的是继续延续你报请的临床试验,也就是对病人实行全免费。”

    这明显已经是在耍赖了,病人代表们也能看得出来,但是,如果这样可行的话,对病人来说却是一个大利好,因此,那些病人代表们不愿意说话,而是采取了静观其变。

    朱小君呵呵一笑:“我说过,领导怎么说,我就怎么执行,既然领导说了,让我们继续进行全免费临床试验,那么好,接下来我们就接着进行就是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没能想到朱小君竟然会如此顺畅地答应了阚副主任这个过分的要求,包括张石在内,更包括阚副主任本人。

    可欣喜或惊愕仅仅维持了一秒钟,朱小君紧接着说出了他的下半段话。

    “一个严谨的临床试验,就像是我们最初搞的那个总病例五百例的临床试验研究,那可是从数千名报名者中筛选出来的。现在,我们既然还要这么做,那么各位,赶紧回医院报名吧,运气好的话,你或许会入选对照组。”

    张石顿时明白了朱小君的策略,赶紧补充了一句:“对照组就是用其他的治疗段来治疗,目的就是跟用特异性抗原治疗的病人做个对照。”

    这一下,把病人代表们给惹毛了。

    可朱小君还没完,接着说了一句往油锅里滴水的话:“我宣布,这一次按照阚副主任指示的临床试验,入选总病例数仍旧是五百人,其中,二百五十人为对照组。”

    擦,报了名,入了选,可能还得接受放化疗,傻子才会同意。

    病人代表们沸腾了,怒火中烧,不过,这矛头的指向,全都是阚郎两位领导。

    “这不是糊弄我们吗?我们要做的是新技术,谁愿意做对照组啊?”

    “一共才五百例,这五百例里面也只有一半人能得到想要的治疗,那么多病人啊,落到个人身上,才多大的会啊!”

    “我们坚决反对这种处理!”

    “别跟他瞎咧咧了,这个人就是个笑面虎,纯粹是耍我们哩!”

    “听我的,咱们还是召集病友们继续静坐吧,反正都是要死的人了,还在乎那么多干什么呀!”

    ……

    局面失控了。

    可这时,朱小君却招呼了张石要出去,理由也很简单,出去抽支烟。

    阚郎两位不傻,要抢在朱小君前面开溜,理由更简单,出去撒个尿。

    都要往外走,可那得经过病人代表的同意呀!

    十多名病人代表迅行动,把这四人围了起来。

    你要去撒尿,行,但是我们得看着你。

    当然,对朱小君张石也是相同的态度,你要找地方抽烟,行,但我们也一样要看着你!

    貌似一样的待遇,但结果却不一样。

    因为,朱小君和张石的抽烟借口是真实的,他们的确是老烟民,口袋里现成的香烟和火。

    但阚郎两位就惨了。

    原本就没有撒尿的需求,在众目睽睽之下,根本撒不出一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