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628章 做个交易
    好吧,就这么遭罪遭下去吧,只要病人们能被安抚下来,能熬得到天京那边的专家评审团队赶过来。.

    谁让自己自作聪明非得讨巧告状呢?

    这么一想,郎主任的心态倒是平和了,但阚副主任还有一丝不甘,他恶狠狠地盯了郎主任一眼,那意思是在说,都是你麻辣隔壁地给老子惹事。

    姓郎的这位毕竟传承了彭州人的性格特点,讲究的也是该死吊朝上不死翻过来的硬气。此时,他已经对仕途彻底的灰心了,盘算着不要等别人来秋后算账,干脆主动辞职算逑,反正自己还是一个医生,想必也不会失了业。

    因此,面对阚副主任恶狠狠地一眼,郎主任回敬了一个关我屁事的眼神。

    看看时间,已经快到午饭时间了,朱小君觉得也差不多了,再耗下去意义不大。

    于是便向阚副主任挪了下椅子。

    “领导,饿不?”

    阚副主任此时很透了朱小君,可又不敢撕破脸,在看朱小君的肢体语言,像是要出来跟他商量办法,更是不愿意再继续得罪朱小君。于是只能陪着笑回道:“饿,可是有啥办法呢?”

    朱小君小声道:“要不,咱们做个交易?”

    “怎么说?”

    “我想办法把病人们按住三天,你呢,在这三天时间里,保证天京方面的人抵达彭州,怎么样?”

    阚副主任已经被病人们折腾地头昏脑胀,哪里还能意识到朱小君这是给他在挖坑啊,想都没想便答应了下来。

    “你别这么着急就答应,这可是要向顾书记和彭州林书记下军令状的哦!”朱小君慢条斯理地提醒道。

    就像是一个溺水者在绝望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一根稻草,哪里还管的上后果,先抓住了再说。阚副主任仍旧是不想一下便下了保证:“嗯,这个军令状我认了!”

    朱小君拿出了,打开了一个号码:“认了就往这个号码上个短信,对,就说你保证天京方面与三日内派人过来。”

    阚副主任仍旧是毫不犹豫,立即编写了短信,输入了朱小君提供的号码,按下了送键。

    做完这一切,朱小君回复了之前的姿态。

    “各位病友,我刚才跟阚领导商量了一下,为了保证各位病友的权益,我决定继续违抗上级领导的命令,仍旧敞开医院大门,接受所有肺癌患者。”

    阚副主任一怔,刚才朱小君可没说这种话啊!

    刚要开口问,又听到朱小君说道:“在这里,我澄清一下,我做的这项决定,阚副主任是反对的,但是考虑到实际情况,阚副主任暂时不处罚肿瘤医院,一切都等到天京方面派来更高领导再说。”

    阚副主任在心中松了口气,这样的话,他最多也就担个工作不力的责任,再说,在省厅他上面还有当家人,大不了把矛盾交给当家人来处理罢了。

    病人们能得到治疗,自然就没了情绪,再加上朱小君给他们做出的保证,各个病人代表都觉得很满意。

    一场事件,就这样在突然间烟消云散了。

    病人代表们离去之后,阚副主任长舒了口气,对朱小君嗔怨道:“朱总啊,你说你早点站出来,老哥也不至于遭那么大的罪啊!”

    朱小君翻了翻眼皮:“你还不满意?要知道我做出这个决定是担了多大的风险吗?搞不好,我的肿瘤医院就要被吊销医疗资格。你老哥呢?一样喝茶看报纸,到点领工资。”

    阚副主任陪笑道:“不会,不会的,天京方面,多少也得给地方留点余地,你有顾书记撑腰,不怕,不怕啊!”

    朱小君两眼一瞪:“这不是扯淡吗?我对省里有贡献,顾书记自然会高看我一眼,我要是违法乱纪胡作非为,顾书记定然会严处我……”

    阚副主任自知失言,连忙为自己圆场:“你也是一片好心,不属于违法乱纪,更不是胡作非为。等天京那边派人来了,我一定会为你说话。”

    朱小君叹了口气:“我的好老哥啊,你是重任在肩呐,三天之内,一定要让天京派人过来。我先把丑话说在前面,我只能撑三天,三天之后,天京没有人来,那病人们会怎样闹腾,我朱小君一概不管。我们张总早就把话说明白了,大不了我把肿瘤医院给关了,然后带着兄弟们去美国展。可是你不行啊,你还得在这个热锅上熬着啊!”

    阚副主任陡然一凛。

    他原本以为朱小君才是最被动的,一家价值几十个亿的医院,要是被关了门,那将会是多大的打击,可是,朱小君把这种最差结果说出来的时候却是如此轻松。仔细一想,朱小君的这种轻松还真不是装出来的。

    就他中的那些技术,若是到了美国,用不了一年两年,便可以成为一家价值过千亿美金的大公司,三十几个亿的软妹币,人家亏得起啊!

    这么一想,阚副主任更是心虚了。

    “原本想请两位领导吃个便饭,可是这当口上,一块吃饭很容易被人误解,再说,阚副主任此刻一定很着急,根本没心思吃饭,对吗?所以啊,就此告辞了,咱们各行其是自我保重吧!”

    临走之时,张石还伸出了三根指,对着阚副主任和郎主任晃了两晃。

    三天之内,阚副主任原本觉得这并不难做到,可是等朱小君张石走了之后,他突然想起了什么,顿时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领导之所以能当领导,那一定是比下属要考虑的更加全面,彭州这边要是没有闹事的话,说不准三天之内真会有天京方面的领导过来。可是,病人们这么一闹,谁还愿意来凑热闹啊!

    找个不过来的理由对领导来说实在是简单,最简单的就是工作太多,实在是安排不过来,然后躲在天京静观其变,不到时候就坚决不露面。

    至于这期间出了什么乱子,那更好办,有省市两级的负责人担纲责任就是了。

    想到这一层,阚副主任忍不住抓起了一份报纸狠命地扇了起来。

    锅太热,无论是坐着还是背着,这锅都烫人烫的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