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630章 重新站队
    真要是走到了这一步,朱小君绝对可以拍拍屁股走人,此时,几十个亿的亏损对他来说已经算不上伤筋动骨的伤害了。.

    但这样一来,顾书记定会勃然大怒,就事论事,他阚副主任倒也没多少担心,大不了把他的乌纱帽给摘了就是了。需要担心的是顾书记会为此事而迁怒自己,然后要彻查他。

    一个实权在握的副厅级干部,能经得起彻查吗?

    弄不好,他阚副主任的后半生就只能在监狱中度过了。

    朱小君点明了这一点,阚副主任难免会有些心慌,但表面上还要装出一副镇定的样子:“是啊,到时候我只能是引咎辞职了。”

    “你引咎辞职?”朱小君呵呵笑了:“要是能这样,倒也是个不错的结果,不过这恐怕是你的一厢情愿吧!”

    阚副主任的心律顿时向上飙升了百分之三十。

    “晚上一块吃个饭,喝点酒吧,你也是不容易,趁着现在还有会和自由,能享受就先享受吧。”朱小君不依不饶,又补了一刀。

    阚副主任真的是崩溃了。

    此刻,他满脑子都是一句话,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自己咋就那么蠢呢?为什么不能冷静下来把局面看透了再做决定呢?

    不过,再转念一想,就算自己当初不急着做决定,其结果也很难比现在好多少。

    那个姓郎的一定在汇报给他的同时也向天京方面做了汇报,就算自己看透了局面,这两头受气的结果却也是无法躲过去。

    唯一的办法……

    阚副主任想到这一点,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明眼人都知道,朱小君是一心想扳倒天京那边的领导的。当时虽然闹得是轰轰烈烈,但像他这样的官场中人却坚定朱小君必然达不到目的,而且还坚定地认为,等天京方面穿过一口气来的时候,一定会对朱小君起反击。

    事实走向表明了他的判断是完全正确的,朱小君在闹腾了一段时间后,果然是偃旗息鼓了。而天京方面似乎毫无损地渡过了这道坎。

    这之后,阚副主任就一直在寻找会,若是能为天京那边提供一个报复的会,那么他完全有会实现鲤鱼跳龙门的壮举,从一名地方领导摇身一变成为天京方面的大员。

    但现在的局面却已经出了他的预想,变得不可控了,而自己却深陷漩涡正中,并且,这漩涡的力量足够大,就凭自己那点本事,不管是如何搏击,到头来都难免一个葬身水底。

    想活下来,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重新站队。

    天京那边靠不住,只能投靠朱小君这边,虽然胜算不大,但总比必死无疑要强许多。

    道理是想通了,可是要下定决心,却仍旧是无比艰难。

    “朱总啊,老哥哥我这心里堵着慌,哪里吃的下喝的下呀!”阚副主任应付了一句,他需要时间,需要再权衡一番。

    “呵呵,你吃不下喝不下,把自己的身子折腾坏了,那天京领导就会心疼你,保护你了?别扯那些没用的了,咱们现在的结局差不多已经确定了,我卷包袱走人滚蛋,你老兄也做好被那啥的思想准备吧。”

    朱小君的言语间虽然带着浓郁的戏谑味道,但是,他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犹如一把大锤在重重地击打着阚副主任的心灵。

    “罢了!”阚副主任长叹一声,终于下定了决心:“朱总啊,咱们都是明白人,我做的事情是不对,可那也是没办法。我不往上报,自然会有其他人往上报,到时候我只会更加被动。”

    朱小君点了点头:“我明白,从头到尾,我也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啊!”

    阚副主任苦笑了一声:“事到如今,我算是看明白了,在跟着天京那边,我老阚肯定没有个好下场。朱总,不管你信不信,我决定了,从今以后,跟你站在一起。”

    朱小君揣着明白装糊涂:“跟我站一起?去美帝那边鬼混去?老哥,不是我朱小君不愿意带你一块玩,可你毕竟是我党的领导干部,哪里是说想走就能走的哇。”

    阚副主任尴尬地陪着笑道:“我的意思是说,跟你站在一起,咱们一块跟天京那边对着干。我想过了,只有把天京那边干翻了,我这两头受气的日子才能有个了结。”

    朱小君做出大吃一惊的样子:“你让我跟领导对着干?哦,不不,我可没吃过豹子胆,这触犯天威的事情,打死我都不敢想一下。”

    阚副主任叹了口气:“朱总啊,不看僧面看佛面,咱们好歹都是一个省的人,你就当慈悲,拉老哥一把,行吗?”

    阚副主任说的已经是情真意肯,做为一名副厅级领导,能以这种口吻跟一名商家说话,算是到了极致了,可朱小君依旧不买账,断然拒绝道:“不行!”

    做人,最可悲的就是沦为了别人的棋子。

    比这更可悲的是这颗棋子还失去了作用。

    就目前局面,阚副主任已经沦为了天京领导中的一颗棋子,而且是那种过了河的边卒,能冲一冲就冲一冲,冲不动了便可以随时弃掉的棋子。

    而对朱小君来说,阚副主任更是一颗诱子,唯一的作用便是把局面搞得更加复杂而已。

    只要再过上个十天半个月,等那位高官母亲的治疗效果出来后,朱小君便可以向那高官两一摊,然后告诉他,还想接着治疗?算了吧,我的项目都被人家给关停了,您老还是省省心洗洗睡吧!

    至于去美国继续治疗的选择,朱小君更是秒秒钟便可以断了对方的念头。

    只要那高官一皱眉,朱小君在这么一添油加醋,这热闹也就起来了。

    到时候,随便收罗一些卫生行业对那帮人的怨言,就足够使这热闹的结果迅出台了。

    在这种构思下,你阚副主任还能起到什么作用呢?

    没有了作用,你又凭什么让别人收留你呢?

    “阚副主任,我明确地告诉你,你说的什么跟天京领导对着干,直到把他们干翻的说法根本就是无中生有。我朱小君做事历来是光明磊落,只会就事论事,却从不针对某个人,更不要说那些领导大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