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629章 接不接招
    果不其然,阚副主任一个电话打到了天京那边,结果碰了一鼻子的灰。笔趣阁.

    天京领导对阚副主任的答复很文艺,说彭州肿瘤医院是阚副主任的管辖范围,该如何处理,原本就是阚副主任的分内职责,天京方面对此事不过是在法则执行的问题上进行了一次指导,至于专家评审团的组成,省级部门就可以组织实施。

    好事放权,那是当领导的有胆识有度量有远见。麻烦事放权,那是当领导的有计谋有腕有心计。

    天京方面的领导,当属后者。

    当然,这后者一型的领导,自然不会受下属的待见。

    阚副主任气鼓鼓地挂上了电话。

    再跟他省内的上司沟通此事的时候,阚副主任又碰了一鼻子的灰。

    省内卫计ei的一把也是从计划生育口过来的,不过这哥们属于好事也愿意放权的那种领导,在上任之初便跟阚副主任达成了分工上的一致意见。

    卫生口的大大小小事情,全都由阚副主任拍板定夺。

    当时做这个分工的时候,阚副主任还觉得赚了好大的便宜,这样就等于他荣升了原来的卫生厅负责人的岗位。

    这世上原本就没有只赚便宜不吃亏的事,分工协议达成之后,那一把哥们便把卫生口的责任推了个一干二净。

    尤其是今天的肿瘤医院的这件事上,那一把哥们更是理直气壮地拒绝了阚副主任的要求。

    一句话,卫生口的事情,第一我不熟不懂,做不了决定,第二,咱们是有分工的,卫生口的事情,一项是由您来拍板。

    按照组织原则,就算有分工,但一把总归是要担当最终责任的。阚副主任便是算准了这一点,才会接下朱小君的条件,他心想,最差的结果便是自己打两巴掌自己的脸而已,他就不信那位省卫计ei一把敢把这责任给推了。

    然而,阚副主任又漏算了一招,那就是人家一把哥们可是从计划生育那档口过来的,原本就是天京方面领导的嫡系下属,就算担了最终责任,那也是象征性的,而真正的责任,还是得由他阚副主任来承担。

    看似走投无路的阚副主任只得使出了他浸淫官场数十载练就的一绝招,名曰如法炮制。

    既然天京那边甩包袱,那么他就来个效仿,继续甩包袱,让最底层的郎主任来接着这个包袱好了。

    市一级主管部门来组织专家评审团?

    郎主任冷哼一声,摇头表示这断然不可能。

    阚副主任语重心长地对郎主任劝说道:“我知道你的困难性,这样吧,你来拟定一份专家名单,我来帮你协调好了。”

    郎主任不单是冷哼了,还斜着眼瞪了阚副主任一眼,他心知肚明,这是阚领导推卸责任的一招。

    这一招,自己是万万不能接下来的,接下了,那就等于万劫不复。

    “阚副主任,我自己思考了,我觉得自己不配继续坐在这个位置上,所以,今天我就向组织郑重提出辞职。”

    “辞职?”阚副主任顿时火冒三丈:“这个时候你提出辞职?你还有没有一点责任心?”

    郎主任面如静水:“有没有责任心,我心中自然有数,不管你怎么说,反正我是铁了心要走人的!”

    尼玛,你走了,老子怎么办?

    阚副主任飞快地思考了一下,瞬间换了一种表情:“老郎啊,我的好兄弟,咱们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要活活一对,要死死一双,你现在甩,并不是明智之举啊!”

    郎主任冷笑道:“我引咎辞职,这样你不就可以把所有责任都推到我身上了吗?领导啊,我这也是在帮你呐!”

    阚副主任长叹一声:“我把责任推到你身上……要是能推得到,我还说什么呢?老郎啊,你的想法不对啊!”

    郎主任苦笑道:“我辞职,你不乐意,我不辞职,你又得压着我弄那个什么狗ri的专家评审,阚副主任,这个锅,我姓郎的背不起啊!”

    阚副主任无奈地摆了摆:“算了算了,你自己再好好想想吧,就算要辞职,那也得以书面的形式上报给省厅组织部门。”

    姓郎的不背锅,阚副主任实在是没招了,只能是灰头土脸地回来找朱小君来商量。

    这一次,阚副主任没有在保留,一张嘴,便把天京那边的领导给臭骂了一顿。

    朱小君装作一副很迷茫的样子:“他们当时不是咬牙切齿地要法办我们吗?怎么……草,这当官的思想,我是搞不清楚。”

    阚副主任恨道:“当时抓了你的小辫子,他们当然是咬牙切齿了,可现在不是有麻烦事了吗……唉,躲还来不及躲,哪里会迎难而上啊!”

    朱小君笑道:“这要是做个比较的话,阚副主任还算是负责任的领导呢!”

    阚副主任苦笑道:“你老弟就别拿老哥开涮了,老哥这次是真的要栽了,老弟要是能拉我一把,那……”

    朱小君耸了耸肩:“拿你的话说,咱们都是顾书记下的兵,兄弟我也不想看到老大哥你这般难为,可是,那军令状是你拍着胸脯立下的,你说,我怎么才能把你拉上岸呢?”

    阚副主任支吾道:“天京那边不愿意派人过来,说专家评审团可以由我们这边来组织,这分明是在推卸责任呐。”

    朱小君摊了下:“嗯,不是傻子,都能看得出来。”

    阚副主任又道:“可是,我要是接了招,那以后的责任就全落在我身上了。”

    朱小君笑了笑:“而且,这结果肯定是里外不是人。”

    阚副主任怔了下,然后长叹了一声:“是啊,要么就得罪了省市的领导,要么就得罪天京那边的领导,你说,我能接下这个招吗?”

    朱小君摇了摇头:“那是万万不能!”

    阚副主任又叹道:“我不接招,可他们又这样拖着,我的那个军令状……唉!”

    朱小君跟着叹了声气:“我能做的,最多就是把期限延长两天。阚副主任,我这么做,已经是冒了要死的风险了。你想啊,这要是没有个好结果,我关门走人,顾书记辛辛苦苦弄起来的医疗产业园就塌了一多半,这责任……你老兄背得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