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渔夫特工 > 第一章 圣兽护棺
    “嫣然,快跑啊!”一个胸前挂着一块残破玉片,衣衫褴褛的青年疯狂的吼叫着,眼里涌出泪水。

    听着身后传来的怒吼声与惊叫声,他拉着一个少女头也不回的向着前方山谷猛冲了去……

    这是一片密林,背后有好几个衣衫褴褛的人也在疯狂的逃窜着,身后有两个生物在追杀他们,那两个恐怖生物,下身是长大的蛇躯,足有七八米长,上身是人身,但却是三头六臂。

    “都死了,都死了啊……”少女哭泣着,但是却在疯狂的跑着,这个年轻女孩皮包骨头,骷髅一般,看得出来似乎很久没有吃过一顿饱饭了,但是从她眉目上依稀可以看到一丝美丽的轮廓。

    三个月了,自从三个月前突然出现的那种令人不解的天象之后,一切都变了。

    2012年已经过去了很久,末日的说法已经成为了人们茶余饭后闲聊的话题,但是,末日并非不来,而是晚了一些……

    白夕羽和厉嫣然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一天,本来清朗的天空突然间变成了黑暗,漫天繁星和日月一并显现,无数绚烂的光点爆裂着,空间被撕裂成无数口子……

    有许多怪物出现了,还有一些奇特的智慧生物,龙头人身的,蛇头人身的,全身覆盖狰狞的铁甲鳞片的,林林总总。

    这些怪物,他们都对人类极其不友好,他们开始了吃人,将人类杀了来烧烤着,或者放血后煮着吃,在他们眼中,人类不过是血食。

    “人族,背叛者,只能沦为血食!”这是传遍了天地的一道声音,带着一股不容置疑的霸道坚韧。

    短短一个月,政府的军队全面败退,特别是当一个龙头人身的存在一拳轰击下去,直接湮灭一个省份之后,人类彻底的败亡了。

    人类沦陷了,这样下去的话,人类灭绝,也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这些恐怖生物出现的时候,白夕羽正和他青梅竹马的女友厉嫣然在参加大学里组织的乡下夏令营,留在了山区。

    他的父母,他的朋友,还有家里面的亲戚,就此失去了联系,他军区师长的父亲,党校的母亲,再也联系不到了。

    他们和许多逃跑到乡下的人汇聚在了一起,躲避着怪物的追杀,前进着,不知道目的地,也不知道未来。小心翼翼的,他们这些人活了下来,可是这一次,还逃得掉吗?

    厉嫣然泪如雨下,猛然转头,快速的向着远处跑了出去,“夕羽,不要死啊,我还等着你来娶我呢……”

    “嫣然!”白夕羽突然顿住,猛然怒吼了起来,因为厉嫣然冲出去的方向,正是那两个奇异生物的方向,瞬间,白夕羽就明白了,厉嫣然是想要去引开那两个生物,让他活下来啊!

    “我在这里,来杀我啊,畜生们!”厉嫣然泪如雨下,她转头眷恋的看了白夕羽一眼,然后疯狂的怒吼,清秀的双眸已经变得血红,带着无尽的怨毒之色,引导着那两个生物,向着一旁冲去。

    “白痴啊,我们的神念完全可以找到任何人的存在,居然还分散逃跑,一个来吸引我们的注意力。”一个奇异的生物冷笑了起来。

    “现在的人族就是这样的弱小吗?哼哼~~真不知道上古时期我们怎么会被这么弱小的人族给封印!”另外一个生物也冷笑了起来,两人对视一眼,“杀了他们吧,没什么意思了!”

    厉嫣然猛的冲出了树林,想引那两个生物来追她,然而她失算了,一个奇异生物轻轻的伸手一点,一道光矢划过,射穿了她的小腿,因为前冲力道太大,她直接翻滚出了数米开外,却硬生生的转头,看向了白夕羽。

    她的脸上只有笑容……那灿烂的笑容……

    “不,嫣然!”白夕羽疯狂了,难受,痛苦,难过,愤怒,种种情绪湮灭了他的心神,他根本是顾不得什么了,死便就死了吧,至少,也是与嫣然死在一起了。

    “给我去死啊!”白夕羽彻底疯狂,向着那两个生物冲去。其中一个奇异生物淡然一笑,虚空一掌拍出,一道光芒闪过,白夕羽的身体直接飞了起来,只听到他胸前咔咔作响,他的胸骨肋骨已经断裂了。

    旁边是一个山坡,白夕羽摔下之后,整个人便翻滚着向那山坡滚了下去。

    “咦,还有生命气息?居然没死?有趣!”那个奇异生物漫步向着山坡下走去。

    山坡之下,是一处地缝,白夕羽直接摔了下去,整个人几乎要散了架,他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了,心中无喜无悲,只有一丝懊悔,他在懊悔自己没有和嫣然死在一起。

    “嗷吼!”突然间,一声巨吼从地缝中传出,几乎传遍了整个世界。白夕羽被这声音一震,意识反而有些清醒,转头看了过去。

    一看之下,差点将白夕羽给吓死,本来模糊的神智陡然惊醒了起来,地缝之下居然别有洞天,一条青龙,一头白虎,一只仙凰,一只玄武分立四方,四只圣兽之中还有一头火麒麟!

    每一种生物都有十丈大小,而白夕羽此刻正在青龙的脚下,宛若一只蝼蚁。

    “神话中的生物……”白夕羽呢喃了一句,“是啊,连那些畜生生物都出现了,那么出现一些神话中的生物也不足为奇。不过,与我没什么关系了,反正我要死了……”

    “太古圣兽!”跟着白夕羽进入的奇异生物也看到了这种情况,惊呼一声,顿在了原地。

    五只圣兽站立在一处巨大的玉台上。玉台直径至少有百米左右,古朴无华,充满了岁月的沧桑感,有一股神秘的气息在流转,玉台上满满刻上了符文,符文一共有八个大圈,数万道符文,在符文之中,似乎映射出了无数的古怪图象!

    在那八个大圈的符文最中心,是一片暗蓝色的水流状的东西,似乎是一个缩小版的星空。

    白夕羽跌落在玉台之上。奇异生物眸光闪烁,看向了五圣兽身后,那是一座青铜棺材,棺材古朴无华,上面有一些模糊的古老图案,充满了岁月的沧桑感。

    “圣兽护棺!这是谁人的墓棺?”奇异生物震惊了。

    白夕羽的血滴在了玉台上,青龙一抬爪子,随手将白夕羽拨到了暗蓝色水流状的东西之前。

    白夕羽差点被这一爪子直接扒拉死,突然他感觉到胸前的玉片猛然灼烈了起来,玉片似乎有些残破不堪,闪烁着迷蒙的光彩,有些梦幻。

    “这是……”白夕羽愣住了,这块玉片是他从小带着的,据他那在军区当师长的父亲说,这是家传宝贝,似乎有两千年了,现在怎么突然发光了?

    玉片发光,陡然射出了一道银芒,银芒直接射入了那暗蓝色的水流状之中,霎时间,玉台突然变得晶莹通透起来,上面刻印的符文全部烁烁放光,整座玉台流转出一股柔和的青色光芒,冲天而起,化成了一张巨大的八卦图,八卦中央似乎开了一个黑洞,白夕羽只感觉一股恐怖的吸力传来,他没有任何抵抗力就被吸进了那个黑洞之中。

    “苍穹裂纹,万龙涅巢,造化不在,何来十荒?”白夕羽恍惚中听到了一句话,“十荒战体,有情无情?敢问苍天,可有轮回?”

    “这是什么?”那个奇异生物也愣住了,另一个奇异生物也出现在了此地,骇然的看着五只圣兽。

    “嗷吼!”白夕羽消失之后,五只圣兽同时咆哮起来。五只圣兽身后的青铜棺陡然发出了一道混沌色的光芒,直接冲天而起。

    这一刻,青铜棺仿佛是一尊身绽无量神光的神王,神圣而威严,不可侵犯,九天十地都因它而战栗!

    那两个奇异生物的身体突然爆碎了,化为了漫天血雾。这个时候,地球上的一片海域之中,空间扭曲了,海面上突兀的出现了三座巨大的岛屿,仙气朦胧,矗立海中,将附近都衬托的霞光流溢,瑞彩纷呈。

    “蓬莱,方丈,瀛洲出世!”

    昆仑山脉之中,一座山峰陡然破碎了,一个手持黑色长枪的人冲天而起。

    “终于返乡,却因好奇心被困此地百年!终于重见天日了!”

    此人身躯如同钢铁浇铸的一般,给人以极其强大的力感。他身上穿的战衣破碎不堪,似乎刚刚经历过一场惨烈的大战。

    上半截躯体几乎全部裸露在外,古铜色的皮肤闪烁着灿灿光芒。此人披头散发,看不清容颜,但是双眸却熠熠生辉,突然咆哮一声,“孽畜,焉敢欺我炎黄子孙!”

    “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