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渔夫特工 > 第三章 初战败
    “造化玉蝶蕴含八荒秘法,八荒秘法合一,天地无敌,跨阶逆伐!至于十荒战体……”

    女子看到白夕羽醒来,说到十荒战体的时候,顿了顿,继续说道,“造化玉蝶粉碎为十片,据说其中还有鸿钧真神当初设想出来的除了八荒秘法之外的另外两秘。但是,唯有十荒战体才能开启造化玉蝶之中蕴含的秘法。”

    “难怪我只得到了地风水火四秘。也就是说,我要学全八荒秘法,就需要寻找到其余的造化玉蝶碎片吗?”白夕羽抬头看着漂浮在他身前的四块玉片,开口问道。

    女子轻轻点头,伸手一抓那四块玉片,直接将四块玉片化为了流光,打入了白夕羽的原海之中。

    白夕羽虽然看不到,却可以清晰的感觉到,玉片就在自己的原海中。

    可是等他想要将玉片取出来的时候,却发现无论自己怎么努力,玉片就沉寂在了他的原海之中,丝毫不动!

    “这怎么可能?”白夕羽并没有惊慌,只是看向了女子,“原海可储物,也可以随着念头而将存入的物品取出来啊!”

    “造化玉蝶是一般的武器吗?”女子淡然说道。

    白夕羽微微一怔,尴尬的笑了笑。

    女子扔给了白夕羽一个戒指,“这是紫菱戒,只要将原力灌输其中便可开启,等到后期,修出了神念,只需要神念便可开启。里面有一些丹药和草药,还有这个世界的服饰,还有两亿紫玄晶。”

    白夕羽微微一顿,看了看自己的身体,不由得笑了笑,自己的衣衫真的是褴褛不堪啊!

    只是,紫玄晶是什么?白夕羽有些不太明白,不过也没有去想什么,将紫菱戒戴在了左手中指上。

    女子伸手一抓,抓出了一件白色衣衫,类似于古代长袍,伸手一指远处,“那里有条河,去清洗一下吧!”

    白夕羽点了点头,急忙奔了出去。

    半个小时之后,白夕羽回来了,此刻的白夕羽显得非常清秀,细长秀气的双眉,温润柔和的双眼,直而挺的鼻梁,纤如枫叶的薄唇,若是那唇角微微牵起的话,定然会浅笑似春风。

    女子没有理会,伸手一指白夕羽的眉心,一道流光没入到了白夕羽的脑海,“这是修炼的基本常识以及这个世界的一些情况。”

    过了一会儿,白夕羽睁开眼睛,眼神里闪过一丝感激和惊异。

    他终于知道紫玄晶是什么了。

    玄晶是一种特别产物,蕴含了天地灵气,可以被修者吸纳。

    玄晶分为,白绿墨紫四种。

    兑换比例为一比一百,一块绿玄晶等于一百块白玄晶,一块紫玄晶等于一百块墨玄晶。

    同样,玄晶也是修者里的流通货币。

    两亿紫玄晶啊,一块紫玄晶等于一百万白玄晶啊……

    那是说不清的财富啊……

    白夕羽站直身子,真心实意的对着女子行了一礼,“谢谢。还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如何称呼你?”

    “这里是葬魔禁地!”女子转过身去,背负双手,似乎有些哀愁。

    白夕羽顿时一口气噎住了,葬魔禁地,从女子刚才给他的常识来看,这葬魔禁地是角宿星的四大死亡禁地之一啊!

    女子挥动了一下若凝脂玉一般的手,“走吧,葬魔禁地不是你可以停留的地方。”

    一道朦胧的粉红流光从女子手中发出,笼罩了白夕羽。

    粉红流光带着白夕羽冲天而起,向着无尽的远方飞去,只是破损的龙枪依然握在白夕羽的手中。

    女子月白纱衣,风华绝代,秀发翩翩飞舞。看着白夕羽飞走的方向,默然不语,最终轻轻一叹。可知道,这一叹之中蕴含了几分落寞,几分心伤,几分无奈与几分黯然。

    “天碑,这唯一的破法武器,就留在这里吧……日后,等你回来。”女子轻轻的拍了拍石碑,轻声叹息着,仿佛天地都随她而默然,闪现着淡淡的哀伤气息。

    “苍天在上,可是,这世界,真的有苍天吗?若真有,此生定问苍穹!”

    “问苍天,可有真神?问苍天,可有轮回?问苍天,吾等何罪,形神俱灭?”

    她抬头看着高空,清澈的眸子流下了两行清泪,然后,转身迈入了五色宫殿之中。

    “鸿钧,你满意了吗?”

    白夕羽出现在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不远处有一座城池,他握了握拳头,看着手上的龙枪轻声说道,“虽然不知道你为何要帮我,但是,谢谢你!”

    他走入了城池之中,四处观望,发现这里与古中国有些相似啊。

    他心中若有所思,有些失神,突然一声冷哼声传来,白夕羽顿时感觉到,一股磅礴的力量向着自己撞击而来,白夕羽仓促之间,急忙调动了体内的原力拍出了一掌,然而却根本挡不住那股磅礴的力量。

    咔嚓一声,白夕羽胸前的肋骨生生断了至少四五根,他整个人被这股力量击的飞了起来,重重的落在了地面上。

    白夕羽伸手一撑地面,顿时感觉脏腑震荡,忍不住,胸口一甜,哇的一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白夕羽强忍着疼痛,看向了周围,他的身前站着一个黑衣人,神色冷峻,冷冷的看着白夕羽,冷哼道,“一个废物居然敢冲撞赵家车撵,简直是不知死活!”

    白夕羽闷哼了一声,这才发现,此刻的街道之上,一片空旷,眼前一辆奢华到了极致的马车横在道路中央,而拉车的并非是马,反而是两匹类似于白狮的生物。

    车上横坐一个少女,粉黛朱颜,清丽脱俗,身材婀娜,曲线曼妙,眸若秋水,翩若惊鸿,如谪仙一般临尘,只是双目之中闪过一丝令人极度厌恶的高傲与不屑。

    “奇怪,一个刚刚开辟原海的小子,居然受我一击不死?”那个黑衣人看着白夕羽,有些愕然,他的脸色非常不好看,似乎在愤怒。

    “去死吧!”那人冷哼一声,举起了手掌,手上闪烁着淡淡的黑色光芒,就要劈下。

    “且慢!”在那车撵之旁的一个人出声了,此人坐在一匹通体墨绿的异兽上,一身绿衫,须发皆白,腰间挂着一个袋子,他对着车撵上的少女拱手道,“小姐,此人身体不错,刚刚开启原海,身上的生命精气却澎湃无比,不如,将这个少年留给老朽,做一个药奴可好?”

    车撵上的少女轻瞥了白夕羽一眼,目露不屑,轻轻点了点头。

    “多谢小姐!”那老人猛然伸手一抓,直接将白夕羽给抓到了手上,冷笑道,“以后跟着老夫,做老朽的药奴吧!”

    白夕羽心中愤怒无比,他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自己刚刚入城,根本没有注意这些车撵,而就是因为这个,自己居然被打伤了!

    而且这些人平淡的说要杀人的语气,还有根本就没有经过自己的同意,就擅自决定了自己的归属的话语,让白夕羽感觉到他就是一只蝼蚁,什么事情都不能自己做主!

    从地球末日来到这里,想不到依然是如此情况,自己依然是蝼蚁!

    一股愤怒的不甘从白夕羽心中涌起,虽然受伤,但是他的伤势并不是伤到了不能动,他被那老者抓到手中,怒喝一声,那几乎破损不堪的龙枪陡然出现在了他的手上,猛然刺向了老者。

    白夕羽强行动作,不由得胸口一痛,一股粘稠的血液从嘴角溢出,那老者另外一只手一抓,直接抓住了白夕羽的龙枪,冷哼道,“五脏移位,还敢再动,你是不想活了吗?”

    “老朽看上你,是你的福气,别不知好歹!”那老者冷哼了一声,伸出一根手指,在白夕羽的头上轻轻的一敲,白夕羽顿时晕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