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渔夫特工 > 第六章 试药
    白夕羽只感觉到心很冷,他猛然怒喝一声,从地上蹦了起来,体内的原力运转起来,三百六十五个穴窍之中的生命精气同时澎湃了起来,他猛然一拳向着毒心药王的眉心砸去。

    毒心药王冷哼了一声,手掌轻轻一转,直接抓住了白夕羽的拳头,另外的一只手轻轻的一点,一道原力喷薄出来,点在了白夕羽的胸膛上,将他砸飞了出去!

    白夕羽咳出一口血,死死地盯住了毒心药王,兔子急了都咬人,何况是一个人?

    生命精气在不断的徘徊着,胸口上火辣辣的疼痛在缓解着。

    生与死之间,白夕羽突然感觉到,他的心是前所未有的宁静。

    他似乎已感觉不到胸前的疼痛,只觉体内的原力在身体中迅速流动,速度越来越快,下一刻,一股狂躁暴戾的念头从他心底滋生,他脑子轰鸣,猛地一震,只觉整个世界突然宁静下来了。

    “噗通!噗通!”

    这一刻,白夕羽似乎进入到了一种奇特的境界之中,他可以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随着心跳的逐渐加快,他浑身细胞似乎诡异地活了过来!细胞毛孔变得对周围的一切敏感无比,他甚至可以感觉到微风吹拂汗毛时,那汗毛微弱之极的颤动……

    一丝丝奇异的力量从身体上三百六十五个穴窍内散溢出来,涌入了骨骼筋脉,宛若有无数股电流他体内飞速流动……

    然而,还未等他好好体会这种感觉,他浑身汗毛突然竖立!

    想也不想,白夕羽下意识的左脚蹬地,向着右方滚了出去,一股原力砸在了刚才他躺着的地上,他算是险而又险的躲了过去。

    毒心药王此刻却猛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前,一掌拍在了他的背心上,陡然间,白夕羽只感觉身躯一颤,再度喷出了一口血!

    毒心药王挥了挥手,一个大汉捧着一碗碧绿的液体走了过来,毒心药王伸手接过,冷冰冰的看着白夕羽,狰狞的冷笑道,“小子,给我喝下去,你要是胆敢不喝,下场会如何,你是知道的。”

    白夕羽狠狠的咬了咬牙,他知道,现在他不喝下去的话,那么,毒心药王绝对会骤下杀手,自己没有任何逃生的希望!

    白夕羽吐出一口鲜血,猛然伸手接过,“我喝!”

    白夕羽伸出手,稳稳将那一碗蚀心散散接住,一饮而尽。

    白夕羽此刻根本就没有在意刚才他心头滋生的那一股狂躁暴戾,因为现在他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蚀心散之上了,根本就不可能再去想别的事情!

    蚀心散划过了食道,落入了胃中,白夕羽只感觉到,一股极度的热流顿时从胃中泛衍开来,融入到了他的心脏之处,心脏仿佛被灌入了慢性硫酸,正一点点地缓慢腐蚀着,他体内的痛苦也在一点点增进,他整个人的脸都扭曲了起来!

    “哈哈,好!”毒心药王拍了拍手,冷笑道,“来人,看好他!”

    有两个大汉闻声过来,对着毒心药王拱手。

    白夕羽咬牙盘膝坐了起来,调动起来体内的原力,生命精气也不断的汇聚而来,重点融入到了心脏之处。

    白夕羽心中涌起一抹喜色,他果然猜测的没错,原力的确是如同前世小说之中看到的内功一般,可以抵抗得了蚀心散!

    体内缓缓流动的原力,成了白夕羽的救命药草,在他体内心脏处不断地流动,原力每流动一圈,蚀心散的药力似乎便被减缓了一分,似乎腐蚀心脏的速度也缓慢了下来!

    不过,白夕羽却猛然感觉到了不好,因为原力每运转一圈,便会减弱几分,如此看来,他的原力不需要到天亮就会消耗干净,那个时候,他死定了!

    白夕羽睁开了眼睛,阴沉着脸,双眸寒光如冰棱,死死地看向了不远处的毒心药王,毒心药王手中虽然捧着一本书,可是目光却不时地看向他的方向,似乎也在戒备着什么一般!

    白夕羽知道,毒心药王是在戒备他逃跑,白夕羽苦涩的笑了笑,难道自己真的命丧在此了吗?

    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里,想要去寻找回家的方法,可是还没来得及去寻找,就要命丧在此了吗?

    白夕羽的眼前浮现了一幕幕画面。

    那作为师长的父亲,严肃的脸庞在白夕羽的眼前划过,党校教师的母亲,慈爱的容颜笑着看着他,还有那从小青梅竹马长大的厉嫣然,俏皮美丽的面容浮现在了眼前。

    白夕羽的意识似乎模糊了,也幸亏他体内的原力还在他无意识之下运转着,否则的话,恐怕此刻白夕羽已经要死掉了!

    白夕羽此刻并没有看到,不远处的毒心药王的脸色突然变了,神色骇然的看向了白夕羽,猛然从异兽之上蹦了下来!

    他脚步一踏,快速来到了白夕羽身前,仔细的看着白夕羽,他的双手似乎隐隐的有些发抖。

    他手上捧着一本发黄的手札,脸上露出凝重之色,他低头看了看手札,然后看了看白夕羽,整张脸顿时变得煞白起来。

    看守着白夕羽的两个大汉有些奇怪的问道,“药王,您老怎么了?”

    “你过来!”毒心药王听到两人的话,随手抓过来一个大汉,颤颤悠悠的手指指着手札,“你看……”

    “怎么了?”那个大汉有些诧异的看向了手札,那是一副图画。

    画中是一个人,那人座跨白色战马,手持黑色长枪,整个人如同钢铁浇铸的一般,给人以极其强大的力感。

    他身上穿的战衣早已被血色染红,破碎不堪,似乎刚刚经历过一场惨烈的大战。

    上半截躯体几乎全部裸露在外,古铜色的皮肤闪烁着灿灿光芒,画的非常传神,若是被白夕羽看到,定然会觉得,这种画像比照相机似乎都要真实。

    “一幅图有什么好看的?”那大汉有些不解的看着毒心药王,因为他明显的看到了,毒心药王的双手在颤抖着,似乎在恐惧什么一般。

    “你看他的样子……”毒心药王深吸了一口气,再度说道。

    那名大汉再度看了看图画,脸色突然铁青起来,猛然看向了白夕羽的方向。

    画像之中的人除了气质与白夕羽不同之外,其面貌与白夕羽居然一模一样!

    这让人不得不吃惊,这本手札已经发黄,看上去有些年代了,在那遥远的过去,怎么有一个人与白夕羽一模一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