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渔夫特工 > 第十九章 葬魔禁地女子显威
    就在四大世家五大圣地还有妖族准备进入紫霄宫的时候,一股威压浩瀚,铺天盖地的传了出来。

    如天崩地裂!如海啸连天!沛然莫可御!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是从心底泛起了同一种感觉,天地要塌了,莫非世界末日来临了吗?

    那是一种沉重到极点的至大威压,就像是整个苍穹全部倒垌一般的压了下来,似乎那本就是天地之极最终极的恐怖力量!这种力量,根本就没有任何人力能够抗衡地!

    众人僵硬着转头看去,威压冲出的源头,乃是在葬魔禁地!

    从开始声传数百里,到几千里,最后到了上万里,这片区域但凡生灵都膜拜了下来。

    所有漂浮在半空的人,全都落到了地面上,神色骇然的看向了葬魔禁地的方向。

    角宿星上同时沸腾了起来,角宿星上一些地方陡然窜出了几条人影,每条人影都骇然的看着葬魔禁地的方向,看得出来,这些人都是身躯颤抖,可是却没有人敢去查看一番。

    一具身影,屹立虚空中,身处葬魔禁地之上,在这一刻,一声轻叱自葬魔禁地发出,像是一声仙喝,让虚空寸寸崩开,让苍茫天宇炸成混沌,什么都不复存在了。

    她没有动,仅是一出现就有一和让人倒身叩首的冲动。

    “这是谁?”

    “好恐怖的威压……来自于葬魔禁地!”

    “葬魔禁地之所以为禁地,是因为这股威压的缘故吗?”

    白夕羽身躯一颤,原海之中的玉片陡然流转起来,挥洒出一道银色光芒,涌动在白夕羽的体内,帮助他抵住了那股恐怖的威压。

    “那个方向……”白夕羽骇然的看向了葬魔禁地的方向,心中沉思,“难不成是那个女子吗?”

    几乎在下一刻钟,那具身影便出现在了此地,刹那间万里之遥。

    一道修长的身影立于云雾中,发丝飞舞,回眸的一瞬,像是千万年,这天大道都在战栗,因她而崩。

    白夕羽确定了,这个人,定然是葬魔禁地的那个女子。

    因为刚才此人的目光跨域空间,就放在了他的身上。

    “你是谁?”凌霄殿杨天承受着那种恐怖的威压,陡然喝问道。

    “问苍天,可有真神?”女子身上环绕云雾,淡然开口,声音很好听,但是却听不出任何的感情。

    “咻!”

    杨天怒吼,被人轻视,一支碧箭射出,长不过一米,可是划过的光迹却一片绚烂,如一颗彗星照亮了整片的天宇,波动扩散,虚空中出现一道道闪电般的裂痕,轨迹曲折不规则。

    “轰!”

    女子并未有任何动作,这杆圣箭在其身前十丈外就停住了,而后寸寸断裂,哧的一声化成了粉末。

    雾霭微动,一双冷漠的眸光向下望来,穿透虚空,杨天陡然喷出一口血,然后整个人崩碎,鲜红的血与莹白的骨块飞溅,可是却又于一瞬间精气尽失,成为了劫灰,就那样化为了灰灰,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众人尽数骇然。

    一眼居然瞪死了一个人?

    这到底是什么修为?

    此人到底是谁?

    威压的初始地点是在葬魔禁地,此人是葬魔禁地的源头吗?

    所有人都骇然的低下了头,不敢再去与这个女子对视。

    白夕羽是彻底的傻眼了,这个对他温声温气说话的女子,居然有如此的实力,居然敢与九大势力叫板,这太梦幻了吧!

    白夕羽心中这一刻陡然涌出了一丝希望,记得此人说过,十年后,送他回家,以她现在表现出来的实力来看,这件事肯定是真实的。

    这里集聚了全天下人的目光,可是这个女子一出世,居然让五大圣地和四大世家不敢言语。

    女子绕着紫霄宫走了一遭,轻声叹息,“问苍天,吾等何罪,形神俱灭?”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傻住了,形神俱灭?

    你坑谁呢?

    你好好的就在这里,居然还问苍天你们为何形神俱灭?

    若是形神俱灭了,那么现在在这里的你又是什么?

    还有吾等,除了你,难不成还有别的人也和你一样吗?

    所有人心思都转动了起来,诡异中带着无尽的惊惧。

    女子轻轻摇头,用手一托,此殿飞起,悬在了半空中,霞光万道,瑞彩千条,垂落而下,各种仙芒飞出,化成一道道氤氲彩雾,铮铮作响。

    所有人目瞪口呆。

    这算什么?

    自己霸占鸿钧道祖的紫霄宫吗?

    女子拖着紫霄宫,快速的向着葬魔禁地奔了过去,一步之下便是千里之远,不过在她飞走的那一刻,她伸手在紫霄宫上点了一下,一道不引人注意的碧玉色光芒从紫霄宫中流窜而出,向着白夕羽飞去。

    白夕羽目瞪口呆的看着,看到那道流光飞来,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然而,原海中的造化玉碟碎片这一刻陡然在原海里窜动了起来,连白夕羽都能感觉到一种说不上来的喜悦。

    那道流光一接触白夕羽,便直接冲入到了白夕羽的原海之中。

    白夕羽愕然无语,急忙盘膝坐地,内视起来自己的原海。

    看到原海中的变化之后,白夕羽愣住了。

    因为他的原海中又多了一块玉片,同样那也是造化玉碟的碎片。

    葬魔禁地的女子托着紫霄宫,倏然间便回到了葬魔禁地,立在那片悬崖上,仰望星空,良久之后,托着紫霄宫,沉了下去。

    “问苍天,可有真神?问苍天,可有轮回?问苍天,吾等何罪,形神俱灭!?”

    声音充满了悲凉,充满了无奈,回响在东荒整片大陆上。

    四野静悄悄,良久之后,圣地和世家的人才站了起来,面面相觑。

    “怎么会有如此恐怖的存在?”白易风伸手抹去额前的冷汗,打开玉扇,扇动了几下,苦笑道,“此人给我的威压,便是我白家的最强者,与之相比也不过是个婴儿罢了……”

    其余人都是愕然无语,摇头不语。

    “我们还算好的了!”项雪儿突然开口,“没有任何伤亡,可是凌霄殿的杨天却死掉了。”

    众人尽皆苦笑不语。

    本以为是上古圣王的洞府出世,便不断赶来,可是路上却见到了那横亘在东荒的大字,知晓这是古往今来唯一真神鸿钧的埋宝之地,甚至来不及通知身后的势力,便急促的赶了过来。

    结果,遇到了这等恐怖的事情,实在是让人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