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渔夫特工 > 第六十九章 分别
    因为有着幕浩瞳和柳依依,他们这一次很轻易的便离开了太清阴阳阵,毕竟两人都是灵墟洞天的弟子,而且,两人也拥有着太清阴阳符,所以,对着不完整的太清阴阳阵很熟悉。

    五个人刚刚出阵,就被无数人围了起来。

    “让开!”项影儿神色冰冷,取出了项家令牌,喝道,“我乃西岭项家之人,让路!”

    围困的人愣住了……

    项佳月再度冷笑道,“紫玄晶已经被我取走,有想要的尽管来找我!”

    那些人更是傻眼了……

    “我们走吧!”白夕羽有些意兴阑珊的摆了摆手。

    众人点了点头,正要离开,一声爆喝传来,“姚天星,你给我下来!”

    众人循声望去,却是那阴阳洞天的太上长老萧寒衣,也曾经在紫霄宫出世的时候见到过。

    姚天星苦笑一声,“要不要,我也背叛师门?还是算了,我师傅还在那里,我若是叛出师门,只怕他们要对我师傅不利……”

    “几位,日后有缘再见!”姚天星对着几人拱了拱手,笑道,“日后纵横天下的时候,切莫要忘记了我啊!”

    “姚兄,再见!”白夕羽拍了拍姚天星的肩膀。

    幕浩瞳和柳依依也对姚天星拱了拱手,虽然他们与姚天星不过是初识,但是他却与白夕羽等人一起闯灵墟洞天,幕浩瞳和柳依依自然也将他当成了朋友。

    “有空来西岭找我玩啊!”项影儿似乎走出了阴影,还是一副古灵精怪的模样,“莫忘记了,你是我的宠物……”

    “咳咳咳……告辞!”姚天星拱了拱手,落荒而逃。

    众人哈哈一笑,白夕羽此时却转身看向了萧寒衣的方向,喝道,“姚天星乃是我们白家的座上宾!”

    人群顿时一乱,愕然的看着白夕羽。

    “我们走!”

    白夕羽等人不再说什么,身子一晃,已经化为长虹,冲向了远方。

    “白家?”

    “这件事居然项家和白家都参与了?”

    “看来,紫玄晶真的被他们取走了……可恶啊!”

    “算了,他们的势力并不是我们能惹得起的,走吧……”

    人群感觉有些意兴阑珊。

    萧寒衣冷冷的看着姚天星,姚天星的确是他们阴阳洞天的修炼奇才,但是,萧寒衣却对姚天星一直都没有好感。

    因为他嫉妒,他知道,最多三十年,姚天星一定能追上他的脚步,甚至超越他,是以在门派之中,他也曾为难过他,这一次,本想借着项影儿说姚天星是他的宠物的那句话来为难他,但是白夕羽临走的那句话,却让他沉默了。

    他的心里更加涌动出一丝嫉妒,一丝愤恨。

    凭什么,凭什么这个小子能够得到项家和白家的赏识?凭什么他能够修炼的如此迅速?

    萧寒衣对于权力有着太强的掌控欲,所以,他讨厌一切能威胁到他的人。

    但是,他没有办法发作,轻哼一声,挥了挥手,转身而去。

    人群渐渐地散去……

    “浩瞳,依依,你们打算现在就离开么?”

    客栈之中,白夕羽喝了一口酒,问道。

    幕浩瞳点了点头,笑道,“虽然项小姐说紫玄晶被她取走了,但是我想,肯定还有不会相信,抱着侥幸的人来找我们,一群苍蝇围着你,肯定会心烦的吧。不如早些离开呢!”

    “一会儿,我便带着依依去天池域场,借助天池的力量来开启域门,直接进入北域。”幕浩瞳微微一笑,“小白,多谢了!”

    “紫玄晶够了么?若是不够的话,我可以再送你一些。”白夕羽询问道。

    “小羽毛,你玄晶不少啊?”项影儿也喝了一些酒,小脸红彤彤的,煞是可爱,迷离着眼神,说道。

    白夕羽轻轻一笑,点了点头,“的确有很多。”

    “不需要了!”幕浩瞳举起酒杯,与白夕羽干掉,说道,“这些紫玄晶足够我们使用了……”

    “小白,你对我的恩情,我记下了,若是日后需要,便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幕浩瞳用严肃的声音说道。

    白夕羽拍了拍他的肩膀,笑了笑,“你我是朋友……别忘记了,上一次若非你和依依救了我,现在的我也不可能会去救你们。懂吗?”

    幕浩瞳双眸闪过一丝激动,柳依依的双眸更是通红无比。

    两人都没有再说什么。

    在他们看来,其实他们根本就没有救过白夕羽,既然白夕羽是白家的人,只要他愿意,皇室根本不敢追杀他,白夕羽如此说,只是不想让两人心里好受一些罢了!

    “干杯!”幕浩瞳举起了酒杯,说道。

    “干杯!”

    众人同时举杯,就连项影儿也举起了杯子。

    “小白,告辞了,日后再见!”幕浩瞳和柳依依对白夕羽说道。

    白夕羽摆了摆手,“我们日后定然会再见的。”

    “再见!”幕浩瞳和柳依依不再说什么,便离去了。

    “小羽毛,接下来你要做什么?”项影儿似乎有些喝多了,双眸迷离,脸颊浮现红晕,显得有一种别样的诱惑美,“你杀了我七哥,我想项家是不会放过你的,就算你是白家的人,只要白家不想与我们项家进行战斗,那么,肯定会将你交出来的!”

    白夕羽洒脱的一笑,“一切随缘好了,若是项家要杀我,我也不会坐以待毙。”

    “那就不要回去白家了,我也不回去项家了……我们一起去闯荡吧?”项影儿迷离的说道,“在项家有些太压抑了……大哥和二哥闹得不可分交,项家不是我小时候记忆中的项家了……我有些害怕,害怕回去……”

    项影儿抱着手臂,缩在角落里,双眸有些痛苦,“为什么,为什么我们不能像小时候那样,为什么……”

    白夕羽轻叹一声,他有些明白项影儿的意思,应该是说项家年轻一代争权夺利的事情吧。

    相比白易风也有这样的烦恼吧?白夕羽淡淡的笑了笑,他虽然已经确定是白家血脉,但是却没有前往白家的原因,就是在于此。

    谁愿意让一个从来没有在白家出现过的人压在他们的头上呢?

    白夕羽对着项影儿说道,“小丫头,不想回去那就别回去了……我们去挖宝。”

    项影儿抬头看了白夕羽一眼,笑了笑,“挖宝?有趣,我很想去……但是,不行啊……黄泉路要开启了啊,这一次的试炼又要开启了啊……最多还有一年的时间,黄泉路要彻底打开了,那个时候,我必须要回去,除非我连父母都不要了……”

    项影儿笑的很凄然,让白夕羽的心有些触动。

    只是,黄泉路是什么?

    看着项影儿现在的模样,白夕羽也不想说什么,他揉了揉项影儿的秀发,说道,“小丫头,今天现在这里休息吧……明天,哥哥我带你去挖宝!”

    项影儿嘟着嘴唇,看了白夕羽一会儿,点了点头。

    白夕羽也不打算走了,他叫来了掌柜的,开了两个房间,好歹将项影儿哄到了房间之中。

    房间之中,白夕羽盘膝而坐,苦笑道,“快要天下皆敌了啊……皇室、阴阳洞天,现在还惹到了项家。不过,那又如何?便是天下皆敌,我便一路横扫过去,又如何?”

    “至于项影儿……唉,算了,明天我就去寻找那张古卷上记载的真尊安居之所……不去也是浪费了。至于那所谓的黄泉路,有机会再询问项影儿吧。”

    白夕羽笑了笑,进入了梦乡。

    “快起来!小羽毛,你再不出来,我破门进去了!”

    白夕羽睡得迷迷糊糊,听到了这一道声音,顿时哭笑不得,从床上坐起,直接开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