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渔夫特工 > 第七十三章 调戏?(第三更求收藏!)
    白夕羽坐在座位上,一口一口的喝着酒,淡笑着看着眼前的一幕。

    项影儿挥舞着拳头,在修理着两个白痴……地上还躺着不少人,都是进气多出气少……

    这要从半个小时之前开始说起。

    半个小时前,白夕羽和项影儿正在吃饭,突兀的,客栈房门直接被人一脚踹飞。

    “听说来了个小美人啊,快来让哥哥看看……”一个油头粉面,脸色有些苍白,一连淫邪之色的青年闯了进来。

    “陈少,见到小美人,可不要和我抢啊!”另外一个人,打扮的富贵堂皇,眼中却是流露出出急切地淫邪的光芒,看着项影儿。

    白夕羽愕然一怔,这特么的算什么事?

    项影儿的一张脸却阴沉了下来。

    白夕羽挠了挠脑袋,心里苦笑,该不会每个穿越者都特么的会遇到这种情况吧?先被纨绔调戏,然后反击回去?

    这剧情也太狗血了吧。白夕羽有些无奈。

    “兀那小美人!”陈少嘿嘿直笑,盯着项影儿,“外面来的吧?难怪哥哥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也没见过你这等小美人儿啊!梁少,这一次,这个小美人我要定了!”

    “啧啧,陈少啊,这等美人儿,怎么可能让给你?上次那个已经让给你了,这一次,怎么也得我先来!”梁少也嘿嘿冷笑。

    两人的身后还带着一群护卫,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吼道,“陈林(梁冠)你特么的跟我抢?”

    “操!”两人同时吐了一口唾沫,“划拳,谁胜谁来!”

    “来,怕你不成?”

    “一二三……”

    白夕羽看的是满头黑线,他注意了一下那一群护卫,修为说高不高,说低不低,两人总共十二个护卫,其中六个灵源境一重天,剩下六个玄藏境三重天。

    项影儿粉拳握得死死的,脑门上已经迸出了一条青筋,想必项影儿第一次碰到这样的情况。

    客栈之中,正在吃饭的人看到梁冠和陈林出现,全部小心翼翼的后腿出去,看样子是打算远离现在的情况。

    “哈哈……我赢了!”陈林晃了晃手上的拳头,笑道,“梁冠,这次我先来了,下一次碰到别人的话,你先来好了……”

    “屁话,要等多长时间才能等到这样的美人儿啊!”梁冠呸了一声。

    项影儿的确是非常漂亮,特别是那双闪亮亮的大眼睛,显得非常迷人,宛若含苞待放的水仙……只是……却是带刺的水仙啊……

    “白夕羽!”项影儿浑然不在意靠近的陈林,冷然对着白夕羽开口道,“我问你一个问题。”

    白夕羽突然感觉气氛有些沉凝,项影儿一直都称呼他为小羽毛,可是这一次,却称呼了他的本名,这让白夕羽感觉到,好像这项影儿真的发怒了,有灭人全家的念头。

    “什么事?”白夕羽伸出手,将项影儿嘴角的一块菜肴擦去,刚才项影儿被陈林等人气昏了头,不小心将菜肴粘在了嘴角。

    项影儿静静地看着白夕羽,说道,“人长得漂亮有错吗?”

    “唉……”白夕羽已经明白了项影儿的意思。

    从陈林和梁冠的话里,他们不难判断出,他们祸害了不少人,只怕长得漂亮的人都被他们祸害过了……

    “美没有错,但是也有错……”白夕羽揉了揉项影儿的秀发,叹息一声,“按照我对于历史的理解,若是生活在和平的时期,那么,美丽就是上天赐予你的礼物,但是若是到了充满了烽火战乱的时期,那么,美丽就是上天赐给你的惩罚。”

    “有些人长得太漂亮,而家境一般,便很容易惹来祸端……这对那个女子公平么?不公平,所以,才有了红颜薄命的说法……其实不然,并非是红颜薄命,而是导致红颜薄命的人才是罪魁祸首……”

    “一句话,并非红颜薄命,而是……流氓当杀、纨绔该死、畜生当诛!”

    白夕羽淡淡的一笑,“明白了吗?”

    项影儿摇了摇头,“没有全部听明白,但是只听明白了一点,那就是女人长得漂亮,并非有错,错的是,那玷染漂亮的畜生!”

    项影儿身上的杀意本来已经要喷薄而出了,但是这一刻却突兀的平静了下来……

    “小美人,你叫什么名字……哎哟哟……你看我这一眼,我浑身都酥了……”陈林嬉皮笑脸的来到了项影儿身前,淫笑着说道。

    项影儿头也不抬,反而给自己倒上了一杯酒。

    “美人儿,很冷淡啊,呵呵,放心,少爷我最喜欢的就是冰山美人儿,等你上了床,少爷肯定会让你融化,让你欲仙欲死,嘿嘿嘿……”陈林一脸的淫邪。

    他们周围的护卫也顿时淫笑了起来,虽然梁冠有些不甘心,但是也同样笑的很开心,看来他们已经将项影儿当成了待宰的羔羊。

    “美人儿,还不说话,不如让哥哥摸一摸,哥哥保证让你笑起来……”陈林伸出手,笑眯眯的看着项影儿,手已经向着项影儿的胸部抓去。

    他的手刚刚伸出,就顿住了,好像一把铁钳掐住了他的手,让他的手不能动弹一下,他转眼看去,白夕羽伸出了手,抓住了他的手,让他不能上前一步!

    “小子,你谁啊?放开大爷的手!”陈林伸手一挣,白夕羽顺手放开了手。

    “居然敢打扰大爷我寻欢找乐?看你和这个小美人儿一起,难不成你是他丈夫?啧啧,长得太丑了,只有少爷我这样的人,才配得上这个小美人儿……”陈林依然一脸淫邪之色,笑道,“莫非,你想看着?不错,不错,一会儿,我就当着你的面,看我如何让你媳妇欲仙欲死……”陈林打量了一番白夕羽。

    咔嚓一声,项影儿手中的杯子直接被她捏碎,白夕羽的杀机也快忍耐到了极限,冷笑道,“你是谁家的人?你们这样做,你们家里的人难道就由得你们么?难道你们家里的人,一点都不管你们吗?”

    “哈哈哈……”陈林还没说话,梁冠却突然笑道,“家里人?嘿嘿嘿,实话告诉你,老子做这种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最多被家里人骂两声,到了最后还是该干嘛就干嘛……”

    白夕羽心里叹息一声,“看来,这所谓的陈家和梁家,真的要灭族了……只是,这里是太玄门的范围,太玄门莫非也不管这种事吗?”

    白夕羽对那从未谋面的太玄门,也迸发出了杀意。

    “小美人儿,刚才被打扰了……嘻嘻,哥哥我这就来摸你了……”陈林的兽爪再度向着项影儿摸去。

    但是,一块紫色的玉牌却挡住了他的手,陈林愣了愣,拿着这块牌子打量了一番,“啧啧,这玉倒是不错啊,居然是紫晶玉……上面还刻着字……啧啧,项……反面还有小字,西岭长春莫潇然,项宇天地乱九天!”

    啊!?

    客栈之中的不少人顿时面露惊骇之色,呆呆的看着项影儿。

    “什么破东西……”陈林随手将玉牌扔了出去。

    白夕羽呆住了,项影儿也呆住了……

    白夕羽摸出那块羊脂白玉髓玉牌,怔怔的看着陈林,诧异的问道,“那我这块呢?”

    “难不成还有什么来历不成?”梁冠此时也凑了上来,一把夺过白夕羽的玉牌,念道,“举世茫茫皆是血,唯有白家立天下……什么东西……”

    操!

    与此同时,客栈之中的那些看客同时怒骂一声。

    本来还小心翼翼准备躲避的众人仿佛都来了兴趣,兴致勃勃的看着陈林和白夕羽等人。

    西岭项家,东荒白家……

    这特么的普天之下居然还有不知道?

    这两个家族的少爷果真是白痴啊!

    那六个灵源境的护卫身躯同时颤抖了起来,他们的眼睛浮现的是一片死灰的绝望之色……

    (第一次写这样的剧情,若是写的不好,还请大家指点一下,谢谢……顺便求一下收藏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