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渔夫特工 > 第八十章 仗势欺人?
    白夕羽沉吟了一会儿,“要从神胎境二重天手上抢夺妖丹,啧啧……小丫头,你能拖住一个神胎境二重天的人吗?”

    项影儿比划了两下,意思是说,别看不起我,给我时间,我可以斩杀神胎境二重天的修士。

    白夕羽摸着下巴,说道,“那我就有把握将他们三个全部杀了,但是若是杀了他们,我们就少了帮我们探测前方是否危险的人了……啧啧……不如一会儿,等他们杀了雷霆兽之后,哥哥我去给你买回妖丹,若是他们不识相,那就宰了。反正我对太玄门没有任何好感!”

    那雷霆兽浑身上下白色雷电闪烁,但是却依然被击打的不断后退!

    一个中年人手持一面银灿灿的宝镜,虚空一闪,镜面倏地照耀向雷霆兽。

    雷霄兽如遭重击,在那镜面的照耀下,身子蜷缩着,不断地颤抖。

    五根金色的长绳,从另外一个中年人袖口飞出,如金色电光,猛地将雷霄兽缠绕住。

    被宝镜照耀到的雷霆兽,力量明显被被压制了下去,雷霆兽疯狂怒吼,努力挣扎,浑身雷电之力激荡。

    而那金色长绳也分明不是凡物,雷霆兽被长绳捆住,不论它如何暴躁的挣扎,都难以从长绳中走开来。

    “我这金色长绳我称之为捆龙索,便是神龙来此也不可逃脱,就凭你?”那个取出长绳的人哈哈大笑起来。

    最后一个中年人取出一把金色战刀,浮现出一片金色火焰,猛然劈在了雷霆兽身上!

    接连几下重击之后,雷霆兽眼瞳中暴戾的色彩一点点的黯淡下来,旋即倒在地上,一缕缕青色血液从它身上流下……

    “总算搞定了!”一个中年人长叹一声,“这一路来,死了太多人,只剩下了我们几个了!”

    另外两个中年人也点了点头,有些唏嘘。

    而那个青年此时一看雷霆兽伏诛,顿时神气活现的冲了出来,喊道,“你们三个也太慢了吧!”

    那三个中年人脸色变化了几下,冷哼一声,不再说什么,开始解剖雷霆兽的尸体。

    白夕羽拉着项影儿的手,两人同时走了出去!

    三个中年人同时一怔,猛然转头看去,脸色大变,而那个青年的脸色更是浮现了一丝杀意,但是看到项影儿的那一刻,脸上的杀气变成了一脸的淫邪之色。

    “啧啧,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居然能碰到这样的小美人,啧啧,正好哥哥我在这里闲的发慌,来给哥哥暖暖身子如何?”那个青年一脸淫邪,凑了过来。

    项影儿脸色陡然变得铁青,白夕羽双眸射出一道精光,杀意浮现出来。

    那三个中年人连雷霆兽都不管了,瞬间出现在青年的身前,挡住了白夕羽等人的目光。

    “挡着我做什么,让开!”青年怒喊道。

    “闭嘴!”白夕羽冷笑一声,“想死的话,我成全你!”

    “这里乃是我们太玄门的重地,你们是谁?为何出现在此处?”一个中年人询问道。

    白夕羽翻了翻白眼,项影儿一脸寒霜,冷笑道,“我怎么不知道这里什么时候成为太玄门的底盘了?不知道天池若是知道了这件事,会如何呢?”

    “让开!”那三个中年人还没说话,青年直接拨拉开三人,凑上前来,冷笑着说道,“我说这里是,这里就是!啧啧,小姑娘,知道我们太玄门么?哈哈哈……来来,快给哥哥暖暖身子。”

    青年居然有些色与魂授的伸出手来,向着项影儿的胸部抓去。

    咔嚓!

    “啊!”青年顿时惨嚎起来,倒退出去,吼道,“我的胳膊断了!”

    白夕羽一脸寒霜,冷然开口,“你算什么东西?居然也敢觊觎项家的小公主?找死!”

    项家?

    三个中年人一愣,白夕羽继续喝道,“此地乃是我白家和项家的试炼之地,你们跑过来作甚?”

    白家?

    就连那个正在呼喊痛苦的青年都一脸愕然的看向了白夕羽和项影儿。

    白家和项家的试炼之地?

    四个人面面相觑,他们来到此地的确是属于偶然,这天柱峰寸草不生,根本没有人来此探险,他们不过是追逐一头妖兽而误入了此地,这才发现此地别有洞天,可能隐藏有什么东西,所以,才一路破阵而入。

    其实,白夕羽也并不知道这几人到底是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但是白夕羽非常相信,这几人绝对不会是因为知道这里是远古真尊的安居之所才来的。

    否则的话,以太玄门的实力,来此地的不会仅有这么几个人。

    就算是之前的死尸,太玄门来此的人,也不会超过二十人,况且,在这里的人,仅仅只有三个神胎境的修士,而且,还有一个白痴一般的青年,若是知道这里是远古真尊的安居之所,太玄门定然会派出真正的高手来此。

    “算是我们打扰了!”一个中年人对着项影儿和白夕羽拱了拱手,说道,“两位是白家和项家之人?可有……”

    “身份玉牌吗?”白夕羽淡淡的开口道,“送给别人了。”

    三个中年人眼中闪过一丝精光,项影儿娇叱一声,“春雷暴殛!”

    无数雷电从项影儿身上迸发开来,铺天盖地的向着三个中年人笼罩而去,白夕羽身子一晃,一把将那个青年抓了过来,冷笑道,“你也配调戏小丫头?”

    “放开我,放开我,我是太玄门门主的儿子,放开我!”那个青年惊慌失措,大吼道。

    白夕羽一指点出,直接禁锢了他的原海,冷笑道,“脓包!”

    “紫雷七击?”三个中年人驱散雷电,惊呼一声,同时对着白夕羽和项影儿躬了躬身,“还请阁下放下手里的人,他乃是太玄门门主华成雄的小儿子。”

    哼!

    项影儿神色冰冷,就要再度出手,白夕羽伸手拉了拉项影儿,神念传音道,“我们还要考他们帮我探路。”

    项影儿冷哼一声,放下了手,白夕羽随手将那个青年扔了过去,“你们的名字!”

    “林辉!”

    “方逸伦!”

    “李晓!”

    三个中年人依次报上了名字。

    林辉是以宝镜限制雷霆兽的那个人,李晓是用捆龙索束缚雷霆兽的人,而方逸伦则是最后重击雷霆兽的那个人。

    “对不起!”青年喘着粗气,一脸的畏惧之色,说道,“我叫华柯坪……对不起,对不起……”

    知道是白家和项家的人之后,青年也收起了狂妄之心,虽然他是个纨绔,但是也知道什么惹不起,只是,他的双眸有一丝怨毒之色,不断的打量着周围,凶光一闪一闪的。

    “也许,可以在此将他们杀死,毕竟这里没有外人……”华柯坪起了杀人灭口的心思。

    “你们可知道雷霆兽对项家的意义吧?”白夕羽冷笑一声,上前一步,气势逼人,继续说道,“这本就是项家放养在此地,用来守护试炼之地的雷霆兽,你们居然灭杀了它,呵呵……你们知道灭杀雷霆兽的后果么?”

    霎时间,四个人全部脸色苍白。

    “这雷霆兽居然是项家放养的……糟糕……”

    四个人感受到了一种难言的惊悸。

    “滚!”白夕羽冷哼道,“此地刻画真尊符文,只能前进,不能后退,继续给我向前滚!”

    白夕羽猛然怒吼一声。

    林辉四人顿时脸色大变,躬了躬身,快速的向着深处走去。

    “看,这不就搞定了么?仗势欺人原来是如此舒爽,难怪天下那么多仗势欺人的混蛋!”白夕羽淡淡的一笑,却又摇了摇头,叹息一声。

    项影儿轻轻一笑,说道,“你就是个仗势欺人的混蛋!”

    “额……”白夕羽无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