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渔夫特工 > 第八十一章 霸王项羽
    “去吧,将妖丹收起来。”白夕羽指了指雷霆兽。

    项影儿点了点头,直接将雷霆兽一起收了起来。

    “走!”白夕羽拉着项影儿的手,两人继续向着深处走去。

    林辉等人本来冲出去一段时间,但是突然想到里面阵纹重重,他们又停下了,只等待白夕羽和项影儿的到来。

    “你们还不走?”白夕羽脸色一沉,喝道。

    李晓无奈的说道,“不是我们不想走,关键是这里阵纹重重,若是我们乱跑的话,很容易死的……既然这里是项家和白家的试炼之地,还请两位帮忙送我们离开此地,大恩不言谢!”

    林辉等人都恭敬的对着白夕羽和项影儿躬了躬身。

    白夕羽轻哼一声,说道,“什么叫做试炼你不懂么?继续前进!”

    林辉等人面面相觑,苦笑一声,四人继续向着深处走去,项影儿和白夕羽则跟在身后。

    其实,林辉等人不应该如此惧怕白夕羽和项影儿,就算是项家和白家的人,但是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能不能活着出去都很难,就算是项家和白家的人又如何?

    主要是因为,白夕羽说这里是项家和白家的试炼之地,所以在林辉等人看来,他们一定知道离开此地的方法。而且,林辉三人已经用神念查看过白夕羽和项影儿了,可是居然看不透两人的修为,甚至在他们眼中,两人就是两个凡人。

    这就是水秘的奥秘了,让人看之不透。于是,林辉三人都将白夕羽和项影儿当成了项家和白家的高手,自然不敢造次。

    “停步!”

    突然一声飘渺的声音传来,这声音带着一丝疲惫,但是却有一种睥睨天下的傲然。

    白夕羽和项影儿停下脚步,心中暗惊,莫非这远古真尊还活着不成?

    但是,真的有人可以活那么久么?

    林辉三人更是脸色大变。

    一个高大狰狞的身影,眉心生有一只独角,肩下长有六臂,背覆双翼,身体遍布细鳞片的身影陡然出现,一把将方逸伦抓住,扑哧一声,脑浆迸裂……

    这个身影也顿时消失了去!

    林辉和李晓神色骇然的看着方逸伦的尸体,他们怎么也想象不到,方逸伦居然就这样一招被人秒杀了。

    林辉和李晓背靠背的站着,李晓对着白夕羽和项影儿吼道,“刚才那个身影是什么?还有叫我们停步的又是谁?”

    “都叫你们停步了……”

    刚才那个声音再度传来,感觉有些虚弱。

    “你是何人?”白夕羽朗声喝问道。

    “你……白起,是你?”声音有些虚弱,但是仿佛看到了故人一般,传来了一丝惊喜。

    “额?”白夕羽一头黑线,又是一个人将自己错认了,不对!

    突然间,白夕羽才想到,他明明已经将形体改变,甚至连气息都改变了,这个人,怎么会知道自己的样子?

    自己的变化瞒不过这个人的神念么?那这个人到底有多强?

    “白起!真的是你?”那个声音带着一丝惊喜,带着一丝愤怒,以及一丝希望。

    白夕羽身子发生了改变,他知道,既然此人看出了自己的变化,那就没有必要隐瞒了,他的身体恢复了,变回了原本的样子,当然了他的气息还是隐藏着。

    林辉、李晓、华柯坪更是一脸骇然的看着白夕羽。

    他们都知道白起的名字,那是两千年前横行在角宿星的一代杀神啊。

    “不对,你不是白起……”那个声音再度传了过来,带着一丝失落,“你与白起什么关系?”

    “他是我祖父!”白夕羽沉思了一会儿,方才开口说道。

    既然自己与白起一模一样,而且自己也验证过,自己的确是具有白家血脉,况且白起早就失踪,既然如此,自己就冒充一下是白起的孙子,又如何?反正也没有人拆穿。

    “是了,难怪,难怪你与他如此之像。”声音再度传来,开口道,“好了,阵纹已经移动消失,你们可以向前走了……”

    众人一怔,这才明白,这里居然刻画着可以移动的阵纹,方逸伦踩到了阵纹上,这才引来了刚才那个黑影,将他杀死,如今阵纹消失,他们才可以继续前进。

    众人继续向前,来到了那声音的所在地,那是一块巨大的紫色岩壁,高有百丈,突兀的立在那里,给人以非常不协调的感觉,光泽闪烁,宛若一块巨大的水晶宝石。

    岩壁中出现了一个身影,映照在岩壁之上。

    此人相似刀刻,眉如漆刷,皮肤黝黑,虽然看起有些疲惫不堪,但是一双郎目确是精亮十分,胸脯横阔,虎躯凛凛,浓眉入鬓,自带一股正气和霸道。

    唯一让白夕羽在意的是,这个人的双眸,居然是重瞳!

    重瞳的意思就是说有两个瞳孔,这在现代学上说来是一种病变,但是这一刻,白夕羽不这么认为了,这或许是某种特殊体质也说不定。

    “宗祖!”看到此人之后,项影儿突然惊呼一声,向前冲去。

    白夕羽急忙伸手一把抓住了项影儿,说道,“莫要过去,可能会有危险!”

    “止步!”岩壁之中的人淡淡的开口道,“莫要上前,等会儿我在这里消失之后,你们方能前行……小丫头,你叫我宗祖,莫非,你是我的后人?”

    “是,我叫项影儿!”项影儿跪了下去,对着岩壁之上的人影叩拜。

    “哈哈哈……想不到,想不到啊!”人影在岩壁之中哈哈大笑,“我项羽被困于此地一千五百多年,想不到,还有机会见到后世子孙!”

    林辉和李晓顿时脸色一变,看向白夕羽和项影儿的目光充满了一丝怀疑。

    此地不是项家和白家的试炼之地么?

    项羽被困在此地一千五百多年,白家和项家又岂会不知道?

    “西楚霸王?”白夕羽惊呼一声。

    是了,历史中记载,项羽的确是重瞳,难道此人是西楚霸王项羽?

    但是,这怎么可能?

    “西楚……霸王?”岩壁之中的项羽双眸一阵失神,良久之后方才说道,“好久远的称呼了……西楚霸王……哈哈,好一个西楚霸王啊,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失败者!兀那小子,你如何知道老夫这个名号?”

    项影儿也诧异的看向了白夕羽,西楚霸王这个称号,就连项家都不知道。

    “你真是西楚霸王?那你可认识虞姬?”白夕羽身躯颤抖,这不是害怕,而是激动的。

    “虞姬……”项羽的双眸一阵失神,“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虞姬……”

    项羽的身躯略微有些颤抖,良久之后叹息一声,“你到底是何人?你刚才所言,你是白起的孙子,莫非是白起那厮说过我的事情?”

    “你真是西楚霸王?可是,你为何会输给刘邦那个流氓天子?”白夕羽好奇的问道。

    项羽一怔,哈哈大笑,说道,“当时……不对,小子,你莫非……”

    “我们那里流传着你的传说……更有人为你作词。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白夕羽暗示着说了一句,“我与白起……是一个地方来的。”

    “原来如此,哈哈哈,难怪你小子居然会知道老夫的名号!”项羽大笑一声,声音变得有些感慨,“当年白起来到这里,一路横扫下去,老夫当时闭关,并未与他对战,待得老夫出关,那小子已经闯出了莫大名头。”

    “老夫与他大战七日七夜而不分胜负,到了最后,我二人同时力竭。彼此之间惺惺相惜,引为知己。”项羽说道这里摇了摇头,叹息一声,“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