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渔夫特工 > 第一百一十四章 项影儿、项天赐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白夕羽飞出去很远,看着手上的后羿弓,冷笑道,“你们都要杀我了,我为何还不能抢夺你们的武器?后羿弓么,很好……我近身攻击非常强大,远程攻击手段不多,如此一来,倒是补足了我远程攻击的弱点……”

    “仿制的后羿弓么?原来这个世界连后羿的传说也有……”白夕羽感叹一声,“这角宿星和地球到底有何关联呢?好乱!”

    白夕羽摇了摇头,突然说道,“该不会是因为这些人名头太响,传遍了宇宙吧?”

    摸了摸鼻子,白夕羽不再去想什么,将后羿弓收入原海之中,以自身原力磨灭项乘云的原力痕迹,打算将后羿弓收为己用!

    这也是他为什么废掉项乘云原海的原因之一,白夕羽看在项影儿的面子上,不杀项乘云,但是却也要给他点教训,而他看上了后羿弓,自然要废掉项乘云的原海,方能取出这后羿弓,将后羿弓收为己用。

    “这一趟收获不错啊!”白夕羽嘿嘿一笑,“八荒秘法多了一种秘法。穹秘乃是攻伐圣术,有了这穹秘,配合火秘,我将不再恐惧任何人……现在虽然还无法确定,但是我应该可以以自身战力将神胎境三重天的修士打爆吧……”

    白夕羽手臂挥舞了几下,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战意爆发,不由得感叹一声,“鸿钧道祖真不愧是唯一一个真神境的存在。”

    不再说什么,白夕羽快速的向着逍遥门的方向飞去。

    掏出身份玉牌,直接进入域门,来到了天柱峰。

    天柱峰一如既往,矗立在那里,看起来有一种孤身面对天地的感觉。

    “也不知道项羽前辈如今……咦,有人?”

    白夕羽诧异的看向了天柱峰,突然脸色微微一变,他身上的气息改变了一下,模样也变化了起来,变成了一个看起来非常清秀的少年,宛若一个秀才。

    他已经明白天柱峰的人会是谁了……看着天柱峰周围的飞舟,以及飞舟上那些身着紫衣的男女,白夕羽顿时明白,这些应该是项家的人!

    项影儿将项羽的消息带回去,项家自然不敢怠慢,是以,只能快速的赶过来,营救项羽。

    所以,这也是他看到项乘云的原因。

    白夕羽略微思索一会儿,便明白了前因后果。

    若是没有真尊圣器,是无法破开那圣晶壁的,而在天柱峰的周围,只是一些年轻弟子,看样子,老一辈的人物应该去了别的地方……

    别的地方肯定是指圣地了……

    只有圣地才拥有真尊圣器,这里只有年轻人,也就是说,那些老一辈人物必然是去借取真尊圣器去了,而且,此地虽然距离天池万里之遥,但是这么多的飞舟出现,自然会让天池发现,而此地却无天池弟子,想必那些老一辈人物也去了天池了吧……

    只是……

    白夕羽皱眉沉思,心里暗忖,项羽还存在于世,那些圣地如何会肯让项羽逃脱呢?

    但是,若不说出要做什么,圣地又如何会借出真尊圣器呢?

    或者是说,那些老一辈的人物其实在欺骗不成?

    白夕羽心里有些不解,摇了摇头,这些和他没什么关系,只要能够救出项羽就行了。

    突然他瞳孔一缩,双眸射出一道精光,看向了远方,从天柱峰上飞出了两个身影。【愛↑去△小↓說△網w  qu 】

    其中一人是一个紫衣少女,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黛眉弯弯,眸蕴灵气,非常的美丽,像是夜月下的精灵一般动人。

    另外一人是一个二十二三岁的青年,同样一身紫衣飘飘,静如明月,气质超尘脱俗,如神祗一般,似有无尽光环笼罩在身,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气息。

    那个青年突然停滞,猛然转头,双眸锐利如刀,穿透了虚空,看向了白夕羽的方向。

    接触到这两道目光,白夕羽心中一滞,他感受到了一种压力,一种极其强大的压力。

    仅仅一眼,白夕羽断定,他并非此人的对手,哪怕是他拥有了穹秘,哪怕是他拥有着后羿弓,他也不会是此人的对手。

    若真要战斗,他必须要以诛仙断剑来战斗,不过,就算是使用诛仙断剑,他能胜过此人的几率也不过只有五成而已,毕竟,他无法发挥出诛仙断剑的真正威力。

    只是,白夕羽虽然感觉不是此人的对手,但是却也不惧怕,双眸闪烁一丝紫光,与这个青年对视。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白夕羽认识这个青年,当初项影儿告诉过他,这个青年,自然是项家年轻一辈第一人,项天赐,而他身旁的女孩儿,正是项影儿!

    对于项天赐的强大,他这是初次感受到,他已经隐藏了自身的气息,但是仅仅是目光,就让项天赐有了感应,项天赐的灵觉实在是敏锐至极。

    “哥哥,怎么了?”项影儿越过了项天赐,发现项天赐没有跟来,不由得顿了顿,也转头看向了白夕羽的方向。

    “阁下何人?”项天赐直接化为一道紫色雷电,倏然划过长空,来到了白夕羽身前。

    其余的项家人也都抬头看向了白夕羽的方向,不过转瞬间就低下头,不再去理会,这表明了他们对项天赐是拥有何等的信心。

    他们看一眼就不管的意思很明显,那就是项天赐既然亲自行动了,那么,项天赐就能彻底解决这一切问题。

    项影儿蹙了蹙鼻子,也化为一道紫芒,追了过来。

    “阁下何人?”项天赐语气平静无比,说道,“阁下肆无忌惮的打量着吾等一行人,这样就罢了,但是阁下也应该知道,吾等是西岭项家的人吧……”

    “这个自然知晓!”白夕羽拱了拱手,说道,“我不过是看了几眼而已,这位兄台,你却为何又来找我?”

    “嘻嘻嘻!”项影儿也飞了过来,笑道,“你是傻子么?你既然打量着我项家人,虽然没有杀意,也没有敌意,但是保不准可能是什么势力的探子来探查的啊……”

    “若是来探查,只怕要失望了,我项家在此,自然是有要事要做,当然了,此地并无宝物!”项天赐直接开口,声音有一种奇异的道韵,他继续说道,“我项家只是要做一件事而已……你还是赶紧退去吧!”

    白夕羽微微一笑,项天赐给他的印象很好,强大而又温和,并没有项飞尘和项乘云那一种高高在上的世家子弟的心态。

    白夕羽相信,若是换成了项乘云和项飞尘,看到白夕羽的修为比自己低,估计早就直接出手灭杀白夕羽了……

    “我不是什么势力的探子,我只是通过逍遥门的域门来到这里!”白夕羽轻轻一笑,说道,“顺便到前面的镇子上去找个人。”

    “原来如此!”项天赐点了点头,“既然如此,我也不为难你,走吧!”

    白夕羽微微一笑,点了点头,“那告辞了!”

    白夕羽眼神瞄向了项影儿,正好对上了项影儿有些疑惑的目光。

    项影儿心里有些疑惑,暗道,“我并不认识眼前的青年,但是为何会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呢?”

    项天赐突然冷笑一声,“小子,放你一马也就罢了,你如何敢在我面前,对我妹妹不敬?”

    “嘎!?”白夕羽呆住了,我怎么就不敬了?

    “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我妹妹,你简直是找死!”项天赐大喝道。

    白夕羽无奈了,拜托,你护妹妹也不用护到这种地步吧……再说了,我虽然一直盯着项影儿,但是我不是色狼好不好……

    不过,项影儿挺漂亮的,我一直盯着他,貌似还真的有点像是色狼了吧……

    白夕羽尴尬的看向了项天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