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渔夫特工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厉家怪才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项影儿点了点头,知道白夕羽的八荒秘法来自于葬魔禁地之后,她便彻底淡去了想要去寻找八荒秘法的心,不过,她的眉毛弯弯,亮晶晶的眼神放在了白夕羽的身上。

    “原来,葬魔禁地是这样一种情况,但是,很奇怪啊,任何人进入都会死,为何小祖你……”白易风有些诧异不解。

    挠了挠耳朵,白夕羽也不知道该如何说,他也感觉,那葬魔禁地的女子,对他有些特别,但是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也不清楚。

    摇了摇头,白夕羽说道,“你以为我敢问?”

    白易风哑然失笑,不再说什么。

    项影儿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八荒秘法也已经得到,羽哥,我要走了。”

    白夕羽轻轻的摇了摇头,“你有事情么?”

    “没有啊……”

    “既然如此,不如在这里多呆一段时间吧。”白夕羽温柔的笑了笑。

    项影儿脸颊一红,点了点头。

    白夕羽说道,“现在我还有些事情要做,小丫头,你随我一起去阴阳洞天去看看吧……我想执法宗在皇城,还不如去阴阳洞天。”

    “没错!”白易风点头说道,“我早就想说这个问题了,只是小祖最近一直都比较忙,还未曾来得及说这些。皇城处于人群之中,人来人往,若是平日也就罢了。可是小祖却与西岭项家有着纠葛,若是遇到一个不讲理的人,只怕会伤及无辜,我们还是将执法宗落位于阴阳洞天比较好。”

    白夕羽点了点头,“没错,我就是这个打算,但是毕竟距离我灭杀阴阳洞天已经接近一个月,也不知道那里是否被人占据了……”

    “这有何难?”项影儿笑了笑,“羽哥,若是真有人将那里占据,你只需要将白家身份玉牌拿出,我也可以拿出项家的身份玉牌,不论那里被何人占据了,都肯定会乖乖的离开。”

    “感觉有点仗势欺人啊。”白夕羽挠了挠头,“也只好这样了……”

    “好了,今天先休息休息,然后明天……”白夕羽说道,然而话未说完,就被一道长啸声打断了。

    “白易风何在,出来!”

    声音滚滚,如同九天巨龙长啸。【愛↑去△小↓說△網w  qu 】

    白夕羽脸色一冷,杀意浮现,此人浑然不顾此地还有普通人,直接以声音传出,这声音蕴含原力,而且还带着一丝攻击的意图,这一下,只怕皇城之中的普通人要遭殃不少!

    虽然不会死亡,但是失聪一两天却也逃不了。

    “是厉家的厉靖绝!”白易风眼中也浮现了一丝杀意,直接推开房门,冲天而起,冲上了高空。

    白夕羽等人对视一眼,也飞上了高空,直接离开了皇城。

    白易风的对面,虚空站着一个人,一个一身蓝衣,眉清目秀,身材颀长,神情恬淡潇话的青年。

    青年身后,同样站着一个人,此人同样一身蓝衣,只不过是面容有些苍老,看样子也有六七十岁的样子。

    白夕羽顿时明白,那个青年自然是厉靖绝无疑。

    “白易风,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厉靖绝怒喝道。

    白易风无所谓的挠了挠耳朵,“给你一个交代?我为什么要给你交代?”

    “前几日,你打伤我三位弟弟,如此,你不该给我一个交代么?”厉靖绝脸色冰冷,冷笑不已。

    白易风嘿嘿冷笑起来,“我呸!厉靖绝,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问我要交代?今日我还就偏偏要你给我一个交代!你三个弟弟来到老子地头,打伤了老子手下,还将老子的底盘折腾了一番……今日,你也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厉靖绝脸色冰冷,杀意陡升。

    白易风无所谓的晃着头,同样杀意迸发。

    “怎么回事?”白夕羽一拉姚天星,诧异的问道。

    姚天星说道,“前几日,有三个人来找你。易风说那是厉家的人,不让我招惹,结果,他将那三个人直接踹了出去,从皇城一路踹飞出去二百里路。”

    “嘻嘻!”项影儿笑了起来,“白大哥还是很促狭的么。”

    “这厉靖绝你们听说过么?”白夕羽问道。

    项影儿犹豫了一会儿,点了点头,说道,“厉靖绝,是厉家的一个怪才。厉家年轻一辈第一奇才,也是厉家的大少爷。”

    “现年二十二岁;在厉家可说是一颗耀眼的新星,就算是在整个角宿星年轻一辈之中,也是名列前茅。幼年三岁,就破开原海,四岁,踏足真原境,五岁踏足成玄境,持剑杀人。七岁,就冲上了玄藏境,仅仅隔了一年,灵源境修为。十一岁,灵源境三重天,十四岁,神胎境一重天。”

    “那他现在呢?”白夕羽听着项影儿的话,顿时脸色一变。

    此人的修炼天赋之高,简直是骇人听闻。

    项影儿摇了摇头,“从十四岁开始,他将一身修为废掉,从头开始修炼……这也是说他是怪才的原因。”

    “什么?”姚天星和白夕羽震惊无比。

    “按照他自己的说法,他要破而后立。”项影儿也有些惊叹,说道,“现在,应该是神胎境二重天吧。”

    白夕羽和姚天星倒吸一口凉气,项影儿继续说道,“厉靖绝一年前与大哥战过一场,二人大战三天三夜,不分胜负,不过,大哥说了,厉靖绝的力量绝对不逊色于他!”

    “不应该啊……若是他拥有那么强大的修炼天赋,而且是破而后立。神胎境二重天的修为与项天赐相同,那他为何不能战而胜之?”白夕羽诧异的问道。

    “不知道。”项影儿摇了摇头。

    “白易风,你是在挑衅我吗?”此刻,厉靖绝突然大喝一声,震撼天地。

    白易风神色冰冷,冷笑道,“老子还是那句话,你们伤害了此地居民。拿出两万紫玄晶赔罪,否则的话,我一定将你打成猪头!”

    白夕羽嘴角浮现一丝笑意,白易风这完全是为刚才被厉靖绝音波伤害的人讨公道。

    “既然你想战,我便陪你战一场!”厉靖绝脸色冰冷,双眸移动,放在了项影儿的身上,露出了一丝诧异,看到白夕羽的那一刻,他不由得蹙了蹙眉,突然身子一晃,已经来到了项影儿和白夕羽的身前。

    白易风的身形也出现在了两人身旁,神念透射出一股冰冷,仿佛要随时出手。

    “就是你杀了项飞尘?”厉靖绝指着白夕羽,冷笑道。

    白夕羽微微昂起头,笑道,“是我杀的,又如何?怎么,厉兄看不过去,想要为项家杀了我么?”

    “一个小小的灵源境二重天,没资格死在我手上。”厉靖绝高傲的说道,双眸一转,目光放在了项影儿身上!

    “看我做什么?”项影儿娇叱一声,“若是再看,我便挖出你的眼珠子!”

    “影儿小姐还是如此。”厉靖绝淡淡的一笑,神色渐渐地冰冷,喝道,“两日前,我听说,你要与凌霄殿的金辰轩订婚了么?”

    项影儿身躯一颤,脸色煞白。

    白夕羽脸色一变,看向了项影儿,顿时心中一痛,为何她竟要与别人订婚了?

    白夕羽心里突然咯噔一下,她要订婚,与我何干?我……

    白夕羽呆呆的看着项影儿,心里一股酸楚传来,他不禁有些惊慌起来,我从什么时候,如此在意她了?

    “我订婚不订婚,关你什么事!”项影儿娇叱一声,直接凝掌为刀,上面浮现雷电,直接劈了下去!

    厉靖绝双眸透出一道血红色光芒,猛然探出手去,一把抓住了项影儿的手,冷笑道,“当年我向你提亲,你拒绝了我。可是现在……同样也是没有任何感情,你为何要同意金辰轩的提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