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渔夫特工 > 第一百四十九章 一梦三年……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三重雷劫,三道天劫汇合如一,化为巨大的雷霆,仿佛意欲灭世一般……

    饶是以白夕羽现在的肉身,也被雷霆劈的鲜血横流,骨骼碎裂……

    白夕羽怡然不惧,他运转坤秘,飞快疗伤,地秘运转,借助雷霆之力锻体。【愛↑去△小↓說△網w  qu 】

    另外,他还将雷霆之力纳入体内,当初他从项天赐那里偷学到了春雷暴殛,同样借助雷霆之力增强其威力……

    他浑身是血,骨头碎断,紫色血液飞溅,血染长空,血肉与脏腑四分五裂。

    他被打得胎骨碎掉,紫色血肉四飞,遭遇了重创,但是整个人的精气神却还在,更为凌厉了。

    “轰!”

    磅礴紫色光芒弥漫,白夕羽运转坤秘,血肉与碎骨合一,胎骨重组,嘎嘣嘎嘣作响,恢复了真身。

    就在这时,一切都虚淡了,天罚枯竭,雷霆消退,炽烈的电海熄灭,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仿若南柯一梦,所有电芒与光华都不见了,亦真亦幻,让人生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白夕羽鲜血淋漓,身上光芒一闪,换上一身衣服,整个人焕然一新,肌体晶莹,蕴含了无穷的力量。

    “果真是我从未经历过的狼狈啊!”白夕羽轻叹一声,握了握拳头,感受着体内爆炸一般的力量,大笑了起来。

    身子一晃,化为一道光芒,冲向了远方。

    现在第一件事,要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飞行大约一个时辰,白夕羽来到了一处城市,直接进入,找了一家客栈,要了一桌酒菜。

    “唉,我们老了,真是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现在年轻一代的厉害真是让人后怕。”

    一个桌子上的谈话引起了白夕羽的注意。

    “可不是吗,如今年轻一辈人才辈出,我们都老了。”

    “还记得三年前,白家白易风一路横扫天下,从东荒开始,一路血杀十万里,斩杀二十多个年轻一辈修士,那是何等的风采?可要知道,那些年轻一辈可是都是拥有着天纵之资啊……”

    “项家的项天赐当年也是如此,从西岭一路血杀,真不知道他们是发什么疯……”

    “凌霄殿金辰轩等人都是如此……”

    “这些人都已经踏足神形境,可是还不满三十岁吧?真是天纵之资啊!”

    白夕羽听着这些人的谈话,脸色变了……

    他听到了三年前三个字。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三年前的白易风,怎么可能是神形境?

    除非……除非这些人说的三年前并非是自己所认为的三年前,而是……

    自己失去意识的那一段时间,难道已经过去了至少三年之久么?

    白夕羽的心突然颤抖起来。

    “妖族的人?”一个修士看到一个人进来,突然笑道,“三年前妖族的人也出世了,妖族太子妖奇云同样也是天纵之资啊,三年前指名挑战一个老一辈的神形境高手,结果生生将其镇压。”

    “不说这些了,这些人都是天纵之资,我们如何能比?”另外一个中年修士摇了摇头,举起了手中的酒杯,说道,“这里距离项家还有多远?”

    “不远矣,只需要再通过一次域门,便可到达项家所在之地……”

    “这一次,项家与凌霄殿联姻,可谓是轰动天下啊!”

    “是啊,三天后,凌霄殿金辰轩与项家项影儿订婚,项家开放外围场地,任何人皆可前去见礼……我们这些散修也可以去凑凑热闹了。”

    “听说凌苍府已经开始发放请帖了,凌霄殿是打算在弟子进入凌苍府之前,就与项家先订婚,然后等到金辰轩从凌苍府归来之后在成亲……只是我听说,这一次订婚,本应该三年前就订了,只是听说项家的小公主一直都不同意,这才拖延了三年之久。”

    听着这些话,白夕羽的心里一阵触动!

    三年前?

    原来,他真的沉睡了三年。

    白夕羽握紧了拳头,“三年……师尊,你对我倒是很好啊。你予我传承,却耗去了我三年的时间啊……”

    “东荒葬魔禁地、南疆神魔陵、中原羽化谷、外海轮回岛……我从冰宫黄泉路进入南疆神魔陵,而后却从南疆神魔陵直接来到了西岭……师尊,虽然这地域变化让人不解,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为我省了许多路……”白夕羽抿了抿嘴唇,猛然灌了一口酒,“师尊,我该如何做?”

    白夕羽沉默了一会儿,灌下了一口酒,来到了那一桌修士面前,伸手抓住了一个修士的肩膀,风秘运转,倏然从众人眼前消失了……

    那一群修士呆呆的看着,全部脸色大变,站了起来,各自分开,向着远处走去。

    他们是将白夕羽当成来寻仇的了……

    被白夕羽抓住的那个修士不过是神胎境一重天,在白夕羽接触到他的那一刻,已经将他禁锢。

    白夕羽快速的来到了城外,将那人放下。

    那人看起来是个中年人,眼眸里浮现着惊恐之色,带着一丝祈求的看着白夕羽。

    “放心,我不会杀你,你我又无冤无仇!”白夕羽轻轻的在那人的原海上一点,解除了他的禁锢。

    “多谢前辈!”那人声音还是有些颤抖,说道。

    “不要叫我前辈,告诉我,这三年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白夕羽根本不在意此人会否逃跑,淡淡的问道。

    那人诧异的看着白夕羽,突然脸色一变,“是你?”

    “你认识我?”白夕羽淡淡的说道。

    那人点了点头,“西岭之中谁人不认识你?三年前项家发布追杀令,百万紫玄晶啊……只是后来却撤消了追杀令……你……”

    白夕羽抿了抿嘴唇,淡淡一笑,“可是说我在黄泉路陨落了?”

    那人脸色大变,战战兢兢的点了点头,白夕羽笑道,“是不是觉得我再度出现,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那人怔怔的看着白夕羽,生怕他露出杀机。

    “说说这三年来发生的大事吧。”白夕羽轻叹一声,说道。

    那人回过神来,点了点头,方才说道,“三年前黄泉路关闭,各路年轻一辈回归之后开始渡劫……”

    “这三年来,便出现了不少争斗,也都是年轻一辈的争斗。白家白易风横空出世,从东荒开始,凡是参与过黄泉路的门派,活着回来的年轻一辈都被他挑战过,真是一场腥风血雨……”

    “项家项天赐也是如此,从西岭开始,一路挑战,一路血杀……”

    “厉家倒是出了一些事情,厉家怪才厉靖绝消失无踪,圣地和世家似乎联合起来找过厉家,但是我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总之最后是不了了之了……”

    “三年里,年轻一辈争雄,打的是天崩地裂,其中以九人最为强大……”

    “白家白易风,项家项天赐,姬家姬皓玄,天池贺一信,神殿凌寒,凌霄殿金辰轩,冰宫柳依依,琉璃莫亦辰以及妖族太子妖奇云!”

    “这九人都是踏足神形境的年轻一辈,凝练的神形也都是龙凤等上古生物,战力极其强大,已经有挑战并斩杀老一辈人物的实力了……”

    那人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再也没有发生什么大事。”

    白夕羽蹙了蹙眉,圣地和世家去找厉家,应该就是为了凝血珠的事情,但是凝血珠的事情一点都没有掀起轩然大波么?

    萧逸别又何在?厉靖绝又去了何处?

    黑蛟山脉之中的那一条黑蛟,有隐藏在什么地域?

    白夕羽沉默了一会儿,问道,“可曾听说,项家有老一辈人物回归?”

    那人诧异的看着白夕羽,摇了摇头,“没有听说。”

    没有?项羽没有回归么?难道是说凌霄殿根本没有借出真尊圣器么?是因为小丫头和金辰轩一直没订婚的缘故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