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渔夫特工 > 第一百八十五章 一战落幕,再见萧逸别幕浩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现在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对敌人仁慈,就意味着将自己推向死亡。

    现在,嗜血已经成为看来本能,杀戮才是真理!

    手持诛仙断剑,白夕羽已经傻到了,大开大合之间,任那血花飞洒,残肢迸飞,血腹中的五脏六腑被他击碎,沾染在他身上,他也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血水染红了他的躯体,他如同一个血人一般,诛仙断剑横扫一切,残肢迸飞,天地之间洒下漫天地血雨。

    四道相同的身影高坐九重天,俯瞰人间,那是他的神形,宛若仙王,这一刻却化身为魔尊,镇压撕裂一切!

    渐渐地,他体内的血液在沸腾,双眼逐渐变得血红,一股煞气从他体内爆发而出,在这一刻他仿佛化身为恶魔了,似乎泯灭了人类地感情。

    他的理智渐渐地在失去,他唯有杀戮地快感,没有一丝怜悯地心绪,在上千修者中他纵横冲杀,残忍地笑容浮现于脸颊,一条条生命不断消逝!

    白夕羽双眸冷漠,他有一种念头,他又要入魔了!

    许久不曾有这种感觉了。

    来到角宿星第一战,对抗毒心药王的时候,他曾经入魔,失去了一切的理智。

    那是因为断情七杀而引导的入魔,现在,则是因为疯狂的厮杀,而将要入魔!

    不过,幸好他如今修为大涨,虽然几乎失去了理智,但是还保持了一丝清明。

    白夕羽仰天长啸,体内原力疯狂运转,生命精气澎湃,紫色光芒汹涌澎湃,熊熊神火在他体外跳动,四道神形环绕在他身旁,崩碎一切阻挡!

    “杀……”

    白夕羽已经施展了一切,右手持诛仙断剑,爆发出剑芒,撕裂一切,左手上雷电闪烁,雷劫灭天手和春雷堡垒疯狂施展,虚空中乱舞,鲜血染红了天地,将他衬托的仿若魔王!

    紫芒璀璨,诛仙断剑划破虚空,斩出去足有三十丈多丈长地剑芒,所过之处残肢断臂迸射,血肉横飞,鲜血迸溅,残尸碎肉不断坠空而下。

    诛仙剑芒,势如破竹,像死神地镰刀一般。将一片片地生命剿割。

    空中,满眼皆是残破地尸体,这是一片流血地天空,血雾将附近所有地山峦都染红了,生命在这一刻是如此地脆弱与低廉,在不断地消逝。【愛↑去△小↓說△網w  qu 】

    他疯狂的催动着诛仙断剑,撕裂苍穹,最后一剑斩下,他的身前,已经没有了人!

    仅仅剩下了数十人,大叫着,向着远方奔逃而去!

    今日一战,他生生的将几乎所有的人斩杀!

    他胸口震动,五脏六腑移位,身上伤口不断,哪怕是他拥有着坤秘,在这样惨烈的大战之中,他还是受了不少伤!

    坤秘运转,伤势瞬间恢复,只是体内原力的消耗,一时半会儿是恢复不了,他冲上高空,化为一道流光,消失在天地之间!

    “羽哥!”待回去项影儿等人所在的位置,看到白夕羽一身的鲜血,项影儿震惊了,“羽哥,你怎么了?”

    “我没事,今日一战,一千四百人被我斩杀,凌霄殿派出来追杀我的神形境修士,只逃了几十个而已,暂时不会有人来追杀我了!”白夕羽笑了笑。

    项影儿顿时大惊失色,带着怒火娇叱道,“你在找死么?你不是说你去偷袭么?你如何会与那么多人一起征战的?”

    “我没事!”白夕羽心里有些暖暖的,他笑了笑,“不会有下一次了,好么!”

    项影儿轻哼一声,也不管白夕羽身上的血迹,抱住了白夕羽。【愛↑去△小↓說△網w  qu 】

    过了一会儿,白夕羽开始恢复原力。

    十日之后。

    “十日之前,白家十荒战体在苍冥山一带,与凌霄殿修士展开激战,将一千多人尽数斩杀!”

    “这个世界疯了,十荒战体真的如此可怕么?”

    “神形第四变,以一己之力,斩杀一千四百神形境修士,还包括了数百神形九变的修士,这是在做梦么?”

    “凌霄殿这一次栽了。十荒战体传言中可战胜一切对手,据说就算是不成真尊,只要战体大成,就可以与真尊大战了……”

    “沉寂多年的十荒战体出世,就引动了这样的风波,果然厉害啊!”

    “大事件!五日前,凌霄殿已经抓狂,派遣神游境修士追踪白夕羽,却被白家家主率人斩杀于路途之中!”

    “凌霄殿大怒,意图对白家出兵,白家毫不示弱,只怕圣地和世家也开战了……”

    “两日前,项家老祖项羽再度杀上凌霄殿,凌霄殿动用真尊圣器,两者对峙起来……”

    “项家、凌霄殿、白家已经达成协议,追杀十荒战体的修士,只可以年轻一辈或是同等境界的修士,神游境的修士,最多只能出动三重天,最多只能触动三个!”

    “十荒战体引爆了角宿星啊,天下大乱啊!”

    “也不知道十荒战体现在在做什么,一点都没有他的消息啊!”

    角宿星上的修士都在议论纷纷,议论着白夕羽与项家的那一次战斗!

    自那之后,发生了不少事情,凌霄殿发怒,白家阻拦,项羽再度打上凌霄殿……

    三家协议等等,这十日之内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而白夕羽和项影儿根本就不去在意这一切。

    因为,他们现在的目标,是凝血珠的事情!

    白虎庄也算是一大势力,不然的话,如何会拥有跨越空间的域门呢?

    白虎庄的域门所在之地,周围不少修士正在看守,也有不少人正在排队,等待进入域门。

    “你确定就是今日么?”白夕羽询问一旁的赵琳。

    赵琳点了点头。

    这几日来,白夕羽和项影儿也听说了角宿星上的传言,对于项羽和白家的做法,白夕羽感受到了温暖,他心里暗暗发誓,若是有机会,一定要偿还白家和项羽的人情!

    而今天,则是赵琳所言,萧逸别会出现的时候……

    白夕羽和项影儿通过水秘变化身形,隐藏在那些想要跨越域门的修士之中……

    他们等待了半天,终于,他们看到了……

    两条人影从天而降,两人都让白夕羽非常熟悉。

    其中一人,双目平淡无比,淡漠得仿佛看的透人的灵魂,带着无与伦比的存在感降临在天际,仿佛环绕着冰冷的寒流,只在一瞬间就蔓延开来,将所有热量与温度隔绝开来,犹如冰封的水面般,缓缓地将整个空间都渲染上了威严与凝重!

    正是那炼制凝血珠的萧逸别!

    而另外一人,站在虚空中,白发若雪,身形却非常挺拔、一副少年的脸孔,整个人闪现着一股清俊的感觉,腰间一束金黄色的穗丝,随着微风轻轻飘荡,双目之中,闪现过一丝淡漠的红光,仿佛天地万物在他眼中都不过是一片冷漠!

    白夕羽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悲伤,他还记得这个人,当初刚遇到此人的时候,此人一脸的调笑,一张坏坏的笑脸,连两道浓浓的眉毛也泛起柔柔的涟漪,好像一直都带着笑意,弯弯的,像是夜空里皎洁的上弦月,阳光帅气之中夹杂着一抹不羁。

    可是,到了现在,眼前的人虽然面容没有变化,但是,却已经不再是当初的那个人了!

    “你来了!”萧逸别带着幕浩瞳从天而降,神念一扫,已经发现了赵琳,飞了过来,淡淡的开口,“我们今日就要返回东荒,这两个人是谁?”

    “难道是你新招的伙伴么?难道你忘记了主人所言,暂时安静下来,不许再让别人加入我们?”萧逸别对着赵琳淡淡的开口。

    赵琳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按照约定,你见到他们了,你应该放我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