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渔夫特工 > 第二百二十三章 心痛,厉嫣然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你就这样让他们离开,岂非是让他们去送死?”

    少女陡然听到一声清脆的声音传来,不由得转头看去,霎时间,整个人已经呆住了……

    就在那一轮圆日飞上高空,镇压而下的时候,白夕羽和项影儿同时抬头,看向了高空!

    “这是谁?”两人同时愕然,神念探出,但是却被那轮圆日阻隔,两人对视了一眼,同时出手,将所有人类带着飞起,快速的向着那里飞奔而去!

    因为这一轮圆日带有的力量气息,已经达到了神胎境的级别,若是异族,只怕前方人族有难!

    若是人族,则更要去看看。

    只是,若是异族的话,只怕周围还隐藏了其他的异族,所以,与其如此,不如直接将所有的人直接带过去!

    反正也仅仅只有四十多人,两人分工合作,也不会太慢。

    两人带着族人走到了来到了那轮圆日浮现的地方,也就是那个少女的位置。

    他们来到,正好看到那些人族跪拜她,而后转身离去。

    白夕羽呆住了……

    项影儿则直接开口道,“你就这样让他们离开,岂非是让他们送死?”

    那些本来已经要离开的众人听闻此声音,停下了脚步,刚才那个中年人开口道,“仙人已经救我们一命,我们也不敢多做奢求……”

    中年人看到白夕羽和项影儿身后的人群时,不由得有些发怔。【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http://www.biqugezw.com/0_48/】

    少女根本没有理会项影儿,她只是怔怔的看着项影儿的身侧。

    白夕羽呼吸急促,那少女眉目如画,清丽难言,白夕羽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眼前的蓝衣少女!

    他只觉脑海中轰的一声,一阵头晕目眩,脸色瞬时苍白如死,他只觉得自己眼前金星乱晃,心跳的越来越剧烈,似乎要从喉咙口跳出来一般。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一种熟悉而又陌生的心痛感觉涌上心头,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断裂了,内心仿佛被人狠狠的扎了一刀,很疼,很疼!

    白夕羽的身躯颤抖着,他蓦然的伸出右手,想要触摸着什么,却又死死地按下,紧紧的握住,让指甲深深的扎进了手掌的肉里,一滴泪水从他的眼角滑落,摔落地上,这一刻,那些早已被深埋心底的记忆纷至沓来,将他的心,扎的千疮百孔!

    蓝衣少女她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白夕羽,不敢相信的甩了甩头,似乎仍然没有清醒,眼泪刷的一声流了下来,她喉咙中突然一声闷声的哽咽,她无声地抽泣着、哽咽着,浑身颤抖起来……

    白夕羽泪水再也忍不住,从眼底深处涌出,化成了泪雨,面无表情的滑落过他的脸颊,摔落到地上,似乎在嘲笑着他的懦弱与悲凉!

    “嫣然……”白夕羽呢喃着,探出手去,却又无力的垂下,他已经失去了拥抱她的力量……

    “夕羽……”蓝衣少女无声的哽咽着,怔怔的看着白夕羽……

    十年了。

    十年的内疚、思念、自责,那是一种绝望了落寞!

    十年的盼望、绝望,还有那无边无际的孤独!

    项影儿此时已经敏锐的感觉到了白夕羽和蓝衣少女的不同,她陡然瞳孔一缩,身躯一颤,倒退了两步,因为,她听到了嫣然两个字!

    她早就从白夕羽嘴里得知了白夕羽的过去,也自然知道,白夕羽曾经有一个叫做厉嫣然的爱人!

    他的爱人,为了能让他逃离,而主动出去,引开了追杀白夕羽的异族……

    可是,她不是死了么,为何,为何她现在又出现了?

    项影儿颤抖着身体,她勉强的笑了笑,说道,“羽哥,她是你的爱人吧。【愛↑去△小↓說△網w  qu 】还杵在这里做什么?”

    白夕羽的身躯颤动,他对着项影儿做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项影儿微微一笑,将白夕羽推了出去。

    厉嫣然忍不住用手背擦了擦眼泪,然后又揉了揉眼睛,嘴角瞬间一扁,“哇”的哭出了半声,眼泪哗哗的流了下来,突然一纵身,不顾一切的冲进了白夕羽的怀里,紧紧地抱住了他,似乎要将自己的身体融进他的身子一般。

    就像是突然失而复得了一件极端重要的宝贝,再也舍不得放手!

    白夕羽同样紧紧地抱住厉嫣然,泪流满面。

    项影儿勉强的笑了笑,擦了擦眼角的湿润,笑了起来。

    我又何必如此伤感?

    我本就是排在厉嫣然之后的,既然如此,我又何必难过?

    只是,为何这颗心却如同撕裂了一般呢?

    项影儿静静地看着拥抱着的两人,只感觉自己心中,实在是说不出有什么感受来,有心酸,有落寞,有欣慰,有失望,有快乐,还有失落。

    而那些不明所以的人,感觉有些诧异,但是更有一份喜悦,他们是衷心的为白夕羽和厉嫣然感到喜悦。

    良久之后,两人方才分开,两人的双眸都有些通红。

    “嫣然……”

    “夕羽……”

    “你先说……”

    “你先说……”

    两人同时开口,对视几眼,同时笑了笑。

    白夕羽这才转过身子,看向了项影儿,眼中有一种歉意,他拉着厉嫣然来到了项影儿身前,说道,“影儿,我……”

    项影儿一笑,说道,“你们有话就去说吧,我在这里看着这些人,防止异族来捣乱。”

    “来来,大家到我身边来。”项影儿挥了挥手,召集着众人,开口说道,“围成一圈,要保证异族来袭时,我能随时援救。”

    众人大喜,围绕到了项影儿身前。

    厉嫣然似乎有些幽怨的看了白夕羽一眼,以她的聪明才智,从刚才白夕羽的动作,她已经猜出了白夕羽和项影儿的暧昧关系。

    不过,她也没有点破,只是拉着白夕羽的手,两人向着前方走出了两里左右,轻柔的步姿,沉稳的行走,交织出无比和谐的节奏。

    夕阳将两人的影子,在地上拉的极长,微风拂过,但见二人衣袂飞扬,缠绵缱绻,宛如世上最完美的神仙眷侣。

    两人走到了一棵大树前,白夕羽伸手一挥,大树直接粉碎,化为了两个木凳。

    两人对视而坐,厉嫣然静静地看着白夕羽,白夕羽沉默了一会儿,问道,“嫣然,我记得,当年你跳了出去,要为我引开那两个天蛇族的异族,你……”

    “我没死!”厉嫣然笑了笑,将凳子靠在白夕羽身旁,依偎在了他的身上,说道,“我没死,那一箭射穿了我的小腿,我翻滚了出去,一个异族去追你了,一个异族来杀我,当时我很愤怒,我想要死之前,也要咬他们一口!”

    “那个来杀我的天蛇族看着我在笑,说了一堆什么人族唯一的下场就是被当成食物吃掉,当时,我已经绝望了,我挣扎着向天蛇族扑去,却被它直接摔在地上,而后,在它要杀我的那一刻,突然一道混沌色的光芒从不远处冲天而起……”

    “那一刻,我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那是一尊青铜棺木!那青铜棺仿佛是一尊身绽无量神光的神王,神圣而威严,不可侵犯,九天十地仿佛因它而战栗!于是,那天蛇族的身体突然爆碎了,化为了漫天血雾。而青铜棺则冲上了高空,消失不见……”

    “因此,我活下来了……但是,天地茫茫,我又该到何处?我希望你也活着,我希望我和你能继续走下去,我去找你,可是无论我怎么找,我都找不到你的存在!”

    “我以为,我以为你已经……”厉嫣然说到这里,声音有些低沉,眼角流出了泪水。

    “我没事!”白夕羽急忙抱住了厉嫣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