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渔夫特工 > 第二百七十九章 故人,新月国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白夕羽气势爆发,与此同时,火秘运转,战力再度提升六千倍,气势也再度提升六千倍,霎时间,整座新月城被笼罩在这一股疯狂的杀意之中,震撼了天地!

    新月城皇宫之中,一个青年人坐在龙椅之上,有些愁容不解。

    此人身着明黄锦缎龙袍,头戴珍珠镂金冠,脚踏双龙戏珠靴,全身上下,贵气逼人,相貌不过二十多岁左右,虽然愁容不解,但是却依然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威严和一种一往无前的朝气!

    白夕羽的气势陡然爆发,这个青年人猛然瞪大了双眼,有些震撼,“是谁?是哪一位前辈来到了这里?也许,也许朕的问题可以解决了……不,这是杀意,何人惹了他?”

    此人不再迟疑,身上金光闪烁,直接化为一道长虹,消失在皇宫之中!

    白夕羽身上的气势彻底爆发,霎时间,所有人都呆住了,不少人直接五体投地,跪在了地上。

    吕荆空傻眼了,吕大将军跪在地上,嘴角已经流血,呆呆的看着白夕羽。

    白夕羽单手一挥,伴随着吕荆空的惨叫,一条手臂再度飞了出来,落到了吕大将军面前,白夕羽淡然开口,“大将军,这是第二部分!”

    吕大将军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从白夕羽身上的气势之中感受到,整个新月国没有人是白夕羽的对手,哪怕是新月国国主,也不过是神形境的修为,可是,白夕羽的气势已经超越了国主的千倍,万倍还不止……

    “一句话,我本想只杀了这个罪魁祸首,但是他却说要让人来弄死我!”白夕羽淡然开口,“所以,我要看看,若是他的后台讲理也就罢了,若是不分情理而一味的袒护他,我便连他的后台一起灭掉!”

    白夕羽身上的杀机陡然爆发开来,霎时间,整座新月城霎时间犹如堕入了九幽深渊之中!

    “这是第三部分!”白夕羽猛然一挥手,将吕荆空的一条左腿切了下来,扔到了吕大将军的面前,冷然开口道,“大将军,虽然我不知道你平日的为人,也不知道吕荆空平日的为人,但是管中窥豹,从今日之事,我就可以确定,你们这些人活着,就是祸害!”

    “这是第四部分!”

    又是一条腿飞到了吕大将军面前,白夕羽嘿嘿一笑,再度一挥手,已经失去了四肢的吕荆空直接被拦腰截断,落在了吕大将军面前!

    柳梦瑶惊呼一声,转过了头,有些恶心,白夕羽却冷然说道,“转过头去,仔细看着。【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http://www.biqugezw.com/0_48/】既然拜我为师,那就是要踏入修行之路,修行路上多枯骨,你要承受这血腥!”

    柳梦瑶深吸一口气,剧烈的喘着气,眼中却浮现了一丝坚定,死死地看着吕大将军等人。

    “我和你拼了!”吕大将军怒吼一声,冲了上来。

    白夕羽冷漠的一挥手,直接将吕大将军砸飞了出去,正要出手灭杀吕大将军却顿了顿,有些古怪的看向了某个方向。

    “吕洋!”

    一个清朗的声音响起,随着这个声音的骤然响起,突然间空中一派君威震荡,便如皇者出行,君临天下!

    一个人的身影,就在空中突兀出现,一身黄袍,负手而立,淡淡的看着白大将军,眼中尽是一片失望。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此人赫然正是新月皇城之中的那个青年人!

    “天作孽,有可为,自作孽,不可活!”

    “吕洋,你身为新月国大将军,却如此倒行逆施。而你的后代,朕也曾经听闻,他是一个荒淫无耻,贪花好色,恬不知耻,恶贯满盈的人。”

    “你不思教诲,教导他走入正途,反而一再维护,今日也是如此。请问是何道理?”这个人淡然开口,“另外,你虽然是本国将军,但是军部令符,怎么可以随意被人使用?既然你之事,你居然调动了军队?不,不是你,是你的不肖子孙调动了军队……吕洋,你作何解释?”

    年轻人淡然开口,身上一股说不上来的皇者威严。

    吕大将军看着此人的凛然现身,脸色一下子灰白起来。

    “拜见国主!”

    此时此刻,所有人对跪了下去,对着这个年轻人跪拜。

    吕大将军的双眸已经是一片绝望,呆呆的看着新月国国主。

    白夕羽有些古怪的看着新月国主,淡然开口道,“你……”

    “你……”新月国主也有些面容古怪的看着白夕羽。

    “你为何会来?”白夕羽静静地打量着新月国主,沉默了一会儿,问道。

    “你都出现在此地,我为何不能来?”新月国主也在打量着白夕羽,轻叹一声。

    众人面面相觑,顿时躯体冰凉。

    这两人貌似是认识的?

    柳梦瑶也有些诧异的看着白夕羽,这个新拜的师傅,居然与新月国主是认识的?

    “我问你,你为何会出现在此地?”白夕羽眼中精光一闪,问道。

    新月国主轻叹一声,“你既然出现在此地,我为何又不能出现呢?”

    “臭小子!”白夕羽冷哼一声。

    新月国主的双眸则浮现了一丝泪花,笑了起来,“表哥,好久不见!”

    “是啊,好久不见……”

    白夕羽呢喃了一声,有些失神。

    两人静静地看着对方,同时一笑,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众人都呆呆的看着两人。

    白夕羽轻拍了一下新月国主,叹道,“一会儿再说,我先解决了这个家伙!”

    白夕羽嘴角浮现了一丝冷笑,一掌击出,直接将吕大将军击成了粉碎。

    “表哥,你怎么会来这里?”新月国主激动的问道。

    白夕羽淡然一笑,“你这小子,你失踪了……二十多年了吧,你又怎么会来此?”

    新月国主摇了摇头,说道,“好了,表哥,我们先离开这里,走,我带你去我的新月皇都!”

    白夕羽笑了笑,摇了摇头,说道,“且等一下。”

    白夕羽走到了柳梦瑶的身前,开口道,“梦瑶,走吧,你爷爷的葬礼会很风光的!”

    “谢谢师傅!”柳梦瑶轻轻的点了点头,有些想哭。

    白夕羽上前一步,将柳梦瑶爷爷的尸体收起,握住了柳梦瑶的手腕,对着新月国主点了点头,两人不再迟疑,快速的向着皇宫之中飞去!

    新月皇宫到了,新月国主急忙吩咐下去,让人厚葬柳梦瑶的爷爷,柳梦瑶也跟随着一起去了!

    坐在皇宫之中,喝着美酒,看着仙歌曼舞……

    白夕羽突然感叹道,这就是腐化的资产阶级臭老爷的生活啊……

    不过,感觉还真不错。

    白夕羽笑道,“不错,你小子,现在生活可比我好多了。”

    新月国主嘿嘿一笑,“那是。”

    白夕羽白了他一眼,呼出了一口气。

    随着他这一口气,新月国主也轻叹了一声,挥了挥手,让所有人下去。

    “表哥,你怎么会来到此地?”新月国主询问道。

    白夕羽轻轻的拍了拍新月国主的肩膀,叹道,“你小子失踪了二十多年了,算算时间,应该有……”

    “二十四年了……”新月国主接上了话,叹道,“足足二十四年了,我一直都在计算着时间呢。”

    “当年,我们还不过是十五六岁的小孩子,转眼间,已经二十四年过去了,你我都已经踏足到了修行之路。”白夕羽感叹道,“周潇偲,若非你右脸颊上的痣没有任何变化,我还真不敢认你!”

    “表哥左脸颊上的那一颗痣不也是没有变化么?”新月国主微微一笑,“若非如此,你我怎么可能第一时间相见,就彼此相认了呢?”

    新月国主周潇偲右脸颊上有一颗痣,而白夕羽的左脸颊上也有一颗痣,两颗痣的位置相同,而且两人还是表兄弟,所以,小的时候,家里人一直都在说,白夕羽和周潇偲应该是亲兄弟,只可惜投错了胎,成为了表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