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渔夫特工 > 第二百九十五章 一幅山水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进入所谓的龙凤来之中,白夕羽顿时明白,这并非是拍卖场,而是一处店铺,出售武器丹药之类的一处店铺!

    目光一转,将周围一切都收入眼中,他对此可没有太大的感触,毕竟,他连通天圣地都拥有过,何曾在意过这些东西。

    而那种玄奥的感觉,是在楼上!

    突地,一道冷斥的声音传来:“哪里来的乡巴佬,竟然在龙来凤之中出现了,徐大掌柜,你们龙来凤的档次是越来越低了!”

    白夕羽眉头一簇,抬头看去,在二楼的楼梯口处,有着一个身材高大,神采奕奕的青年人。

    此人的年纪不过二十五、六,一张脸庞也是颇为英俊,但是那一脸的傲气,以及那鄙夷的眼神,就不免让此人的形象大打折扣了。

    “冷公子,您大人大量,就不要与人一般见识了。”一个面色和睦的中年锦袍汉子,面带笑容,从柜台之后走了出来,笑呵呵地走了过来,上前深深一躬,对着那人道,“您请上楼,我们为您准备了特别的东西,保证你们会满意!”

    那冷公子似乎对于掌柜的态度比较满意,也就不再纠缠,在几个侍从的簇拥下,大摇大摆地上了二楼。【愛↑去△小↓說△網w  qu 】

    “白痴!”就在那冷公子上了二楼之后,那掌柜的冷笑了一声,“自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了!”

    掌柜的一个转身,来到了白夕羽面前,说道,“这位兄弟,还请见谅,你惹不起那人。我们是盛宝堂不过是懒得惹事罢了,今日在下做主,只要你看上的东西,一切费用,降低两成!”

    以白夕羽的身家,自然是不可能将这两成放在眼中,不过掌柜的这番话却是十分诚恳,令他心中泛起了一丝好感。

    他本来也就懒得与那所谓的冷公子打交道,他淡然笑道,“掌柜的,二楼之上有什么东西?”

    掌柜的犹豫了一下,方才说道,“在二楼上,与一楼是一模一样的,也是一些武器啊,战甲啊,灵丹啊,草药啊之类的东西,当然了,品质并非一楼可比,但价格也同样如此。”

    “好,那就请你带我上去看看吧。”白夕羽随意地说道。

    掌柜的苦笑一声,道:“这位公子,看你本身并无修为,只不过是个普通人。你还是不要去招惹那位公子好了,虽然他不敢在我们盛宝堂惹事,但是出了盛宝堂,只怕你在青玄城,寸步难行啊!”

    白夕羽淡然一笑,绕过了他,向着二楼的楼梯口走去。

    掌柜的微微一怔,连忙赶了上去,道:“这位公子,你们这是想要做什么?”

    “当然是上去瞧瞧了。”白夕羽眨着眼睛,“既然上面有好东西,那我又何必在下面浪费时间呢。”

    那掌柜的一怔,白夕羽已经走了上去。

    第二层之内,无论是装饰,还是摆设,都与第一层有着迥然不同的感觉,如果说,第一层是简法大方,那么在这第二层就处处透露着一种奢华高贵的感觉。

    二楼之上,共有十余个房间,这些房间有的关着,有的打开,在门外有着几名侍从,还有着几位美丽的婢女。

    在二楼的每一个雅间内,都有着前后厅之分。

    白夕羽走到了一处雅间之中,静静地打量着挂在房间之中的一幅图画!

    那是一幅山水画,的确是一副上佳之作,但是,白夕羽却感觉到,这并非是一幅普通的图画,而是,蕴含了某种天地大道至理的图画!

    从这一幅山水画之中,白夕羽能够感受到,其中,蕴含着天地大道至理,而且,还有一股浓郁到了极致的悲伤蕴含其中!

    这个时候,那掌柜的已经走了上来,看到白夕羽在欣赏山水画,而并非去看其余的东西,不由得笑了笑,算是松了一口气。

    他是盛宝堂的人,无人敢在盛宝堂惹事,但是,掌柜的却是心地善良之人,他不想看到白夕羽招惹了那所谓的冷公子,而枉送了性命。

    “我要这个!”白夕羽指了指山水画,问道,“怎么卖?”

    这个时候,内厅的房门突然发出了一道轻响,冷公子走了出来,豁然看到了白夕羽二人,脸上顿时浮现了极度的不满之色。

    白夕羽已经走到了山水画之前,伸手要将山水画摘下,冷公子突然大声道:“且慢。”

    他的声音毫无忌惮,双眉轻挑,似乎全天下的人都应该听从他的吩咐一般。

    然而,白夕羽怎么可能听他的命令?

    他恍若未闻地将图画取下,抽出框架,自顾自地卷了起来。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冷公子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了起来。

    “掌柜的,这幅画多少钱,你开个价吧。”白夕羽自顾自的询问道。

    “这幅画是本楼的装饰之用,公子若是有兴趣,只管拿去就是。”掌柜看着白夕羽,缓缓地开口道。

    白夕羽微微摇头,道:“这可不行,我没有这种巧取豪夺的习惯。”

    当然了,别人来招惹我,被我杀了之后,我拿人家的东西,不算是巧取豪夺吧。白夕羽心里暗道。

    冷公子突然冷哼一声,“掌柜的,那幅画我要了。”

    白夕羽蹙了蹙眉,他不曾招惹这位冷公子,这冷公子为何就要与自己过不去?

    这种人,养尊处优的久了,目空一切,实在是让人有些恼火啊。

    掌柜的顿了顿,还没来得及开口,白夕羽似乎是并没有听到冷公子的话似的,依旧是笑吟吟地道,“掌柜的,我不仅要买下这幅画,我还想知道,这幅画从何而来,是何人所画?”

    “你耳朵聋了么?”冷公子怒喝一声,“没听到,这幅画,我要了么?”

    “滚蛋!”白夕羽怒骂道,“老子一直都不想与你废话,你特么的还蹬鼻子上脸了,操你大爷的,你想死么?”

    霎时间,一句话引爆了全场。

    “你……”冷公子气的是脸色铁青,怒吼道,“给我拿下!”

    他身后的六名侍卫陡然冲了出来,冲向了白夕羽!

    这个时候,房门猛然被推开,一个人迅快地踏入了房间。

    此人一进入房间,恰好看到了那几个侍从出手,并且看到了白夕羽的面容。

    那人的脸色顿时大变,眼中充满了恐惧。

    他不假思索地冲了上来,同时口中大叫,“住手。”

    他的声音充满了惊恐,那已经冲出去的六名侍卫顿时一怔。

    这个声音他们太熟悉了,只是现在这个熟悉的声音里,充满了无尽的惊恐之意!

    那位冷公子的脸色顿时难看无比,充满了震惊,不,应该是恐惧!

    来人快速的冲到了白夕羽面前,转过身子,一连踹出六脚,将那几个侍卫尽数踹飞了出去!

    来人恭敬的对着白夕羽跪了下去,“晚辈拜见前辈!”

    此人一身锦袍,面容与那冷公子有七八分相似,虽然看起来不过二十五六岁,但是眉宇之间充满了成熟,一看就是一个饱经沧桑的人物。

    “你是谁?”白夕羽刚才本打算出手了,可是听到此人的话,便没有出手。

    那六个侍卫的实力并不强,不过是神形境的修为罢了,根本就不放在白夕羽的眼中,而刚出现的这个人,修为也仅仅是神形境而已。

    “晚辈冷家长子,冷傲云。”此人恭敬的跪在地上,开口道。

    而之前的那位冷公子已经傻眼了,呆呆的看着白夕羽,双眸充满了无尽的恐慌……

    “冷傲云?”白夕羽蹙了蹙眉,印象中,他并不认识这个人啊,他诧异的抬头看向了一旁战战兢兢,宛若得了帕金森着综合征的冷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