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渔夫特工 > 第四百四十四章 灭世场景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月姐……”白夕羽来到了那一处坑洞,落了下去,打量着那一具尸骨。

    尸骨是被簪子直接射死的,而那具尸骨已经不知道死去了多少时日,但是还有着一股极其恐怖的波动闪烁着,那股波动,强烈无比,让白夕羽隐隐的有一种心悸。

    白夕羽能够感受到,那一具尸骨生前绝对是一个强大的人物,能够让他感受到这种恐怖的威压的,就算是天脉境都做不到,何况是一个已经死去了的尸骨?

    “破虚境,亦或是真尊境的尸骨么?”白夕羽蹲了下去,仔细的打量着这一具尸骨,心里却突兀的有些茫然起来。

    这个人必然是月依雪的敌人,被月依雪以簪子直接射杀,一个破虚境亦或是真尊境的修士就这样死去了么?

    “只是……月姐她……”

    白夕羽嘴角抽搐了一下。

    月依雪究竟是什么年代的存在?

    在洪荒岁月之中,就已经有了月依雪的存在了么?

    若真是如此,那月依雪是如何从万千岁月之中,活下来的?

    她曾经说过,她不是封印了自己而活下来的,既然如此,难道月依雪可以长存世间么?

    白夕羽感觉到了一丝茫然,自己貌似是喜欢上了一个长生不死的老妖怪啊……

    “呵呵……”白夕羽深吸了一口气,“月姐,你还真是让我越来越吃惊了,但是,却也给了我更强的动力。我一定会追上你的脚步,我不知道你现在在何处,但是,总有一日,我会杀了血浮屠,我会无敌整片宇宙,届时,我一定会找到你!”

    “那黑暗的一角未来。我不会让它发生,我定然要轰碎那无边的黑暗!”白夕羽深吸了一口气,一把握住了尸骨上的簪子,猛然拔了出来!

    砰……

    白夕羽的手直接被震碎。白夕羽却依然不肯放手,死死地我这簪子,最后簪子的光芒也平淡了下来,被白夕羽收入了紫菱戒。

    而那具尸骨,突兀的闪烁了一下。成为了齑粉,消散于天地之间。

    白夕羽突然很想月依雪,那曾经留下的一段段记忆,虽然美好的画面很少,但是足够他慢慢的去回味了……

    “月姐,我不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是总有一天,我会告诉你,你所担心的,在我面前。不过就是土鸡瓦狗罢了!”白夕羽握紧了拳头,坤秘运转了一下,恢复了手上的伤势,而后继续向下攀爬下去!

    深渊越发的黑暗,岩壁粗糙,有很多的缝隙,更有让人心头悚然的波动不时扩散。

    “来到底部了!”

    良久之后,白夕羽心头一颤,足足下行了十万丈远,他终于到了底部。

    这深渊下。骸骨无尽,到处都是,各种生灵都有,一眼望去。宛若到了死亡的国度。

    “这是那些冒险而跌落下来的强者们的尸骨么?还是,曾经发生过战斗,而陨落在这里的强者的尸骨呢?”

    看着眼前的一片尸骨,白夕羽轻叹了一声。

    “真是奇怪,到了底部,反而没有了黑暗之气。虽然还在阻隔神念,但是眼睛却能看到极远处了,感觉有些诡异啊!”白夕羽念叨了一声,在底部开始寻找起来。

    “嗯?”白夕羽突然一怔,快速的向前,将一些尸骨给扫开,有些发怔。

    那是一块石碑,也就才一米高,四十公分宽,十二三公分厚而已,上面裂纹斑驳,看起来与大理石材质相仿,上面有一些奇怪的刻印,似乎是无意识的划痕。

    “这不是葬魔禁地的那块石碑么?”白夕羽有些震惊的看着眼前的那块石碑。

    这块石碑,他在葬魔禁地看到过,也曾在来自未来的太初手上,见到过这一块碑。

    葬魔禁地的女子曾经说过,这块碑暂时留在葬魔禁地,而太初跨越未来,沿着时间长河而上,与来自万古之前的始虚大战之时,他也曾见到过这块碑。【愛↑去△小↓說△網w  qu 】

    但是,这块碑怎么会在这里?

    “错了,不是葬魔禁地的那块碑。”看了许久,白夕羽方才确定,这块碑不是葬魔禁地的那一块,因为这一块碑比葬魔禁地的那一块碑,还要残破。

    “难道,这种碑有好几块么?”白夕羽蹙了蹙眉,沉默了许久,方才缓缓地说道,“太初的那一块碑也并非是葬魔禁地的那一块碑么?”

    洪荒岁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块碑又代表了什么?为何葬魔禁地有一块,这里也有一块?

    分明是两种不同的岁月之间,却有着同宗同源的两块碑,这一切似乎触及到了一些禁忌的秘密吧……

    他还记得,当初始虚喊出过这种碑的名字……

    大道天碑……

    白夕羽迟疑了一会儿,伸手按在了大道天碑之上,想要将大道天碑收起来!

    然而,这一刻,大道天碑之上陡然一道光芒射出,正面击中了白夕羽的额头。

    一副来自于远古的画面出现在了白夕羽的脑海之中……

    一股荒凉落寞悲寂的情绪从心底涌出,让白夕羽感觉到了无尽的悲凉。

    他看到了,无尽的星域在粉碎,无尽的伤害,无数的生灵在毁灭……

    他没有办法反抗,只能那样看着,生出一种落寞悲寂的心绪。

    那是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那是一种对于未来绝望的感觉……没有一丝希望,没有一丝未来。

    生机勃勃,长满了树木花草,有着流水瀑布的山谷,这是一片温和的世界,然而,天空中浮现了一片无尽的黑暗,黑暗落了下来,所有的东西都消散了,被黑暗吞噬了,星空之中,光芒闪烁,恒星行星转动着,带着宇宙的生机,然而,随着黑暗的扩散,一切都绝望了……

    空间粉碎了,星辰湮灭了,一切的一切,尽数化为了无边的黑暗,一种无奈,一种无法抵抗的绝望,浮现在了白夕羽的心中!

    一股深深地伤悲,似乎在为那无数的生灵伤悲,不,那是在为整片天地伤悲。

    画面转动,无数踏空而立的身影站在星空之中,每一道身影气息都是恢弘无比,至少也都是天脉的修士,恐怖无比,数百万还是数千万亦或是上亿?

    密密麻麻数之不尽,那无边的黑暗弥漫过来,闪烁着猩红之色,黑暗侵蚀过来,给人一种绝望而又悲伤的痛苦!

    黑暗如同潮水一般从空间之外渗透过来,那无数的强者纷纷怒吼,漫天的光芒闪烁,仿佛要粉碎宇宙一般,然而,面对那一片黑暗,却没有丝毫的抵抗之力!

    黑暗蔓延而过,无数的强者化为飞灰,湮灭在星空宇宙之中。

    白夕羽感觉到了手脚冰凉,没有看到这些强者之前,他虽然感受到了绝望,但是心底却依然有着希望,但是看到如今无数强者的陨落,他彻底绝望了。

    数百万乃至数千万的天脉境修士,还有无数的破虚境和真尊的修士,面对那一片黑暗,只有真尊境方能够抵抗一会儿,但是却也无法阻挡黑暗的侵蚀,最后陨落在星空之中,化为齑粉。

    这是一幅灭世的场景,无数的强者面对黑暗没有丝毫的抵抗之力,尽数湮灭在虚空之中……

    最后一切尽数化为了黑暗!

    白夕羽满头冷汗的清醒了过来,心有余悸的望着面前的大道天碑,看着周围的尸骨,先前他所见到的那一幅幅画面,让他真的充满了一股绝望!

    “鸿蒙岁月、洪荒岁月的彻底埋葬是与那一片黑暗有关么?”白夕羽冷汗涔涔,“无边的黑暗到来,吞噬一切,难道瑶琼他们的意思,就是这样么?”

    “无边的黑暗吞噬了一切么?”白夕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一股惊恐的情绪从他的心底浮现了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