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渔夫特工 > 第四百四十五章 青铜棺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那一片黑暗究竟是什么?是活着的生物还是仅仅是一种规则?”白夕羽深吸了一口气,苦涩的笑了笑。

    那种灭世的场景,让他震惊无比,他能够感受到,哪怕是真尊,不,哪怕是真神,在那一片黑暗面前,也没有任何阻挡的力量……

    “若那真的是未来的浩劫,那我真的有可能将其粉碎么?”

    白夕羽的心里突然浮现了一丝茫然,对于所谓的黑暗降临,他也有过一些猜测。

    之前,他一直都是信心百倍,不论什么劫难,无论什么样的敌人,他只需要一拳轰出,将其粉碎即可,但是,看到大道天碑传来的那一幕幕画面,他的心有些颤抖了。

    那一幕幕画面之中,真尊也好,真神也罢,都在那黑暗之前没有一丝一毫的抵抗之力……

    “我所看到的残酷未来,真的会发生么?难道我真的不能抵抗,要看着亲人、爱人与朋友,就那样消失在天地之间么?”

    白夕羽冷汗涔涔,有些茫然,他的灵魂之火似乎有些要熄灭了。

    突兀的,他脑海之中,一股无敌的意志陡然爆发出来,轰碎了他心中的一切茫然!

    他的双眸渐渐地坚定了起来,带着一股一往无前的气息。

    “我差点走火入魔了!”白夕羽深吸了一口气,突然大笑了起来,“就算那片黑暗无可阻挡,那又如何?”

    “真尊不行,我就突破到真神,真神不行,那我就超越真神,超越真神不行的话,那我就不断的突破,一直到可以粉碎那片黑暗为止!”

    白夕羽嘴角浮现了一丝冷漠的微笑,“不论什么,统统轰碎!”

    白夕羽握住了大道天碑,怒吼一声。猛然将大道天碑拔了起来!

    这大道天碑虽然残破,但是绝对是一件非常强大的法器,否则的话,来自未来的太初。又如何会以此来对抗始虚?

    “真特么的的沉!”白夕羽双臂怒吼,方才将天碑拔了起来,以他的肉身力量,都感觉到了一丝勉强,除非要以原力来催动肉身力量。否则的话,单凭肉身,他还不能随意的挥舞着天碑。

    “难道这天碑不同于真尊圣器么?”白夕羽蹙了蹙眉。

    真尊圣器不需要任何人炼化,任何人都可以发挥出真尊圣器的威能,当然了,个人修为的诧异,能够发挥出真尊圣器的威能也不一样……

    而天碑……

    白夕羽感觉,似乎有些不太一样,他催动原力进入天碑,却发现。天碑似乎没有任何的能力浮现,亦或是说,这天碑需要炼化才能发挥出力量……

    沉默了一会儿,白夕羽张口喷出一口精血落在天碑上,而后催动原力,开始炼化大道天碑!

    然而,大道天碑之上陡然迸发出一道强烈的光芒,将他的精血以及原力直接弹飞了出去!

    “靠,不能炼化么?”白夕羽挠了挠头,“这样的话。那我要天碑有什么用?”

    不过,白夕羽却陡然一怔,天碑之上,又是一道光芒射出。进入了白夕羽的眉心之中。

    白夕羽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儿,再度睁开,而后双手结印,原力探入天碑之中,天碑快速的缩小。最后化为了一块板砖,落在了白夕羽的手上。

    “是操控天碑的一段法诀,不过仅仅是操控,而并非是掌控……我只能操控天碑变大变小,如何催动大道天碑的力量,我还是不知道啊!”白夕羽有些抓狂,最后摇了摇头,“大不了回去角宿星之后,询问一下那个女子!”

    白夕羽非常确定,葬魔禁地的那个女子,必然是知道如何操控大道天碑的!

    “就算无法发挥出天碑的力量,但是,大道天碑也足以粉碎一切了!”白夕羽嘿嘿一笑,“天碑一出,任何力量尽数砸碎,也可以防御一切攻击,真尊都未必能损坏天碑……而且,将天碑当成板砖,直接拍下去的话,嘿嘿……”

    白夕羽将手上的板砖,额,天碑收入了紫菱戒之中,继续在周围搜寻起来……

    突兀的,白夕羽心里有一种若隐若现的召唤感传来,这种感觉很微弱,而且仅仅是浮现了一刹那,就消失了……

    随着他不断的搜索,他已经能够感觉到,这股召唤感,是真实存在的!

    白夕羽快速的沿着那股召唤的感觉找了过去!

    “是它在召唤我?”

    那里有一座祭坛,无比的宏大,异常的古老,散发着混沌气,像是与天地共存,亘古长如此。【愛↑去△小↓說△網w  qu 】

    祭坛有损,已经半毁,但是那种气息,那种沧桑,还是让人颤栗,而在祭坛之上,有着一座棺材。

    那是一座青铜棺材,棺材古朴无华,上面有一些模糊的古老图案,充满了岁月的沧桑感!

    “是那座青铜棺?”白夕羽有些震惊,那一股若有若无的召唤感觉,就是从青铜棺之中传来的!

    对于这一座青铜棺,白夕羽也是见过的,当初他穿梭星空的时候,就见过这一座青铜棺!

    唯一不同的是,当时的青铜棺周围,有着太古圣兽的护卫,而眼前的青铜棺,并没有太古圣兽护卫。

    “当初返回地球,那座青铜棺就不在了,难道是来到了这里么?”白夕羽蹙眉看着。

    白夕羽并不知道,当初他第二次离开地球的时候,那座青铜棺就已经回去了,而且,还粉碎了空间,导致了空间不稳,才让白夕羽传送到了女宿星!

    所以说,眼前的这一座青铜棺,并非是地球上的那一座!

    但是,白夕羽并不知道,他还是认为,这座青铜棺,乃是地球上的那一座!

    “不对,当初为何没有这种召唤的感觉,为何现在有这种感觉?是因为,我那个时候,是个凡人么?不,灵觉是天生而来,召唤便是面对灵觉,若是如此的话,当日在地球上,这青铜棺就应该对我发出召唤……”

    “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座青铜棺与我有什么关系?”

    白夕羽看着青铜棺木,心里有一种难言的感觉,他猛然咬碎了手指,将鲜血射了过去!

    这是心底的一种想法,仿佛在冥冥中,他就应该这么做。

    鲜血落在了青铜棺上,霎时间,青铜棺周围陡然浮现各种虚空裂缝,时空都扭曲了,时间长河似乎在此地逆转了开来!

    轰隆声传来,一股古老的气息开始弥漫,似乎有些模糊了。

    恍惚间,白夕羽看到了一些生灵在大战,最后一座青铜棺从天而降,落在了这里。

    “这不是地球上的那座青铜棺!”白夕羽这一刻,猛然确定了下来!

    若是这座青铜棺一开始就在这里,那么,这青铜棺木,绝对不是地球上的那一座!

    “他们败了……月姐……月姐!”

    白夕羽突然喊道,他看到了月依雪的画面,月依雪冲出了一道裂缝,身躯粉碎大半,坠落在此地。

    “败了,月姐撕裂了一条路,逃生至此……”

    白夕羽如同梦呓,看到了一副模糊的场景。

    真神都败了么?

    “天尊……”

    一股古老的召唤传来,似乎在呼唤着白夕羽的名字……

    “我能做什么?”白夕羽突兀的泪流满面,他感受到了一股无言的悲伤,浓重的仿佛要将整片宇宙侵蚀。

    “错了……”

    青铜棺之中传来了声音,带着绝望的无奈……

    白夕羽呆住了,错了?

    什么错了?

    是说过往的大战错了么?

    还是说,在那遥远的未来,会经历一种错误的选择?

    究竟错了,是代表什么?

    天尊是喊得自己么?

    白夕羽有些茫然,他突兀的记起了,当初的太初,似乎喊过一声飘羽天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