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渔夫特工 > 第四百五十章 天狼族银峰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听着白夕羽的话,龙皇子和姚天星同时笑了笑。

    白夕羽脚步一踏,一脸郁闷的从坑洞之中飞了上来。

    姚天星和龙皇子也跟着飞了上来。

    白夕羽突然一拍脑袋,“老子的血斩!”

    白夕羽直接化为一道紫光,向着远方飞去,那个位置,就是刚才血斩脱手而出的位置!

    龙皇子和姚天星也快速的追了上去!

    飞在空中,三人都蹙了蹙眉,那里传来了一阵狂暴的大战!

    不少生命精气在那里剧烈的波动,这说明那里正在进行一场混战。

    “我的!”

    一个人抓住了一把血色长刀,飞快的向着远方飞去,但是却被不少修士联合狙击,打爆在了虚空之中。

    那把血色长刀,赫然正是白夕羽的血斩。

    “居然敢抢我的真尊圣器?”白夕羽嘴角浮现了一丝冷笑,天碑在手,他快速的向着那里冲了过去。

    龙皇子和姚天星微微一顿,真尊圣器?

    两人不由得都点了点头,白夕羽能够以那把血斩抵抗住天碑的威力,勉强保住了姚天星的性命,那血斩是真尊圣器也不是不能接受,只是……

    什么时候出现了血斩这把真尊圣器了?

    历史上似乎没有记载过血斩这把武器吧?

    难道是在洪荒秘境之中找到的?

    而且……

    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一抹惊讶之色。

    白夕羽的事情他们都听说过,知道白夕羽手持一把戮仙剑,曾经与执法者家族对撞过,戮仙剑是真尊圣器,何时他又有了一把名为血斩的真尊圣器了?

    白夕羽浩浩荡荡的冲入了战场,直接抡起天碑砸了下去!

    砰、砰、砰!

    天碑每一次砸出,便有一个修士被他直接砸入了地面之中。【愛↑去△小↓說△網w  qu 】

    转眼间,三十多人就被白夕羽砸到了地面之中,战场被清空了大片。

    龙皇子和姚天星的眉角有些抽搐。这家伙真的将天碑当成板砖了?

    “我砸!”

    “抢我的东西?”

    “给我下去!”

    “砸死你!”

    “砸你个脑袋开花!”

    白夕羽疯狂怒喝,手持天碑如同狼入羊群,疯狂的砸着,将大部分的修士都给砸到了地上!

    一些人已经注意到了白夕羽的到来。而且看到白夕羽的动作,都捏了一把冷汗。

    这个时候,突兀的,一道银光陡然浮现,一把抓住了血斩。而后一闪而逝,向着远方逃去。

    不少修士脸色大变,那种速度根本不是他们能够追上的。

    白夕羽眯了眯眼睛,双眸化为了紫色,冷然哼道,“天狼族?”

    “银峰,我还没去找你,你居然敢再度出现,还敢抢夺我的武器?”白夕羽并没有着急去追,嘴角浮现了一丝冷笑。

    龙皇子和姚天星靠了过来。姚天星笑道,“还不追?”

    白夕羽耸了耸肩,笑道,“和我比速度?这家伙,是在找死!正好,天狼族的银峰我本就想杀了……”

    当日在金清山脉一战,龙易等人败在他的手上,但是龙易等人还算得上是光明磊落,彼此之间倒算是成了朋友,而且龙易甚至还追随于他!

    而魂幽和冥子。【愛↑去△小↓說△網w  qu 】还有银峰,一旦战败,就直接逃离了,当时因为记挂蓝空尘的安危。白夕羽并没有去追!

    但是,白夕羽早就决定,定然要去魂族、冥族和天狼族走一遭。

    银峰并没有回归拓蓝城,想不到居然来到了这葬天界。

    居然还从他的手上抢夺武器,这让白夕羽心中浮现了杀机。

    “等我回来!”白夕羽对着龙皇子和姚天星微微一笑,身上一抹紫色光芒一闪而逝。

    “人都走了。留个残影做什么?”姚天星挥了挥手,眼前的白夕羽身上浮现了涟漪,消失在天地之间。

    “好快的速度!”龙皇子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出现残影,速度并不快,但是白兄明明出现了残影,可是速度却已经达到了天地极速,这真是让人不敢置信啊!”

    白夕羽以火秘催动风秘,那种速度,让龙皇子彻底震惊了。

    “追过头了!”白夕羽突兀的停下,转过身子,看向了后方。

    水秘运转,他身上的气息渐渐地平息了下去,最后他的气息彻底消失了,除非用眼睛看到,否则的话,神念根本就探测不到白夕羽的存在。

    不多时,远处一道银光一闪而过,正是银峰。

    银峰这个时候看到了白夕羽,顿时脸色大变,急忙停下,但是由于惯性,还是向前冲了一段距离。

    白夕羽身子一晃,已经来到了银峰面前,淡然笑道,“银峰,你速度不慢啊?”

    银峰冷冷的看着白夕羽,冷哼道,“我速度不慢?你是在炫耀,还是在嘲讽我?你的速度不是我能匹敌的!”

    “把血斩交出来!”白夕羽冷然开口。

    银峰冷笑了一声,“嘿嘿,真是好强大,好霸道啊!我抢夺蓝空尘等人的灵药,你来阻止,现在你倒是要抢夺我的武器啊!”

    “这把刀名为血斩么?名字不错!”银峰冷笑道,“这是我得到的血斩,要的话,就自己来抢!”

    白夕羽面色微微有些古怪,淡然开口,“看来,你刚到黑暗深渊附近不久……”

    银峰蹙了蹙眉,冷哼道,“来吧,你是比我强大,要抢夺我获取的武器,自然能够做到,但是想让我拱手相让,你是在做梦!”

    “哈哈哈!”白夕羽冷笑了一声,“银峰,你不用装作如此模样。其实,我不是要抢夺武器,而是要杀你!”

    银峰大笑一声,手持血斩,对准了白夕羽,冷然开口,“嘿嘿,这是杀人抢宝么?那就来吧。我能感觉到。这血斩威力不错,你要杀我,只怕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你用我的武器对抗我?”白夕羽嘴角浮现一丝莫名的笑意,淡淡的说道。“虽然这血斩乃是真尊圣器,无需炼化,任何人都能使用,但是,你别忘记了。在洪荒秘境之中,真尊圣器也不过是只能发挥出圣皇器的威力!”

    “你的武器?”银峰略微一怔。

    他的确是如同白夕羽所言,到达黑暗深渊附近的时间不长,他并没有见到白夕羽与冥神子的战斗,也没有见到白夕羽催动天碑,最后反而被天碑崩飞了血斩的场景。

    银峰的眼神有些迟疑,被白夕羽击败之后,他选择了逃跑,并没有留在原地,毕竟命才是最重要的。而且,他也想着要去找天狼族年轻一辈最强者来为自己洗刷耻辱,所以,他没有回归拓蓝城,反而离开了拓蓝界,在别的小世界之中游荡。

    他找了第一个小世界,并没有找到天狼族年轻一辈最强者,所以,他来到了葬天界。

    来到葬天界之后,他只是见到不少人在抢夺一把血色战刀。而那战刀之上的气息,让他有些惊讶,他知道这必然是一把强大的兵器。

    虽然他也看到了白夕羽在那里大发神威,但是。对血斩的贪婪,他还是选择了抢夺血斩,但是他没想到的是……

    白夕羽居然一眼就看出,他来到黑暗深渊的时间不久,而且,白夕羽还说。这血斩是他的武器?

    银峰的身体略微有些僵硬,看着手上的血斩,眼中的神色再度被贪婪所代替,因为,他听到白夕羽说了,这是一把真尊圣器!

    既然如此,绝对不能交给白夕羽。

    因为,一旦离开洪荒秘境,他手持真尊圣器,年轻一辈何人能敌?

    便是老一辈的天脉境高手,他也有信心一较高下!

    想到这里,银峰冷笑了一声,“你说是你的武器,就是你的武器了?别为自己的抢夺寻找借口,正好拿你来试一试这把血斩!@”

    银峰大吼一声,身上银色光芒冲天而起,霎时间,他就直接化为了一头天狼,手持血斩,对着白夕羽狠狠的劈了下来!

    血斩之上闪烁着血色光芒,挥动下来,周围虚空尽数粉碎,红色刀芒劈开了下来,有一种开天的伟力。

    白夕羽轻叹一声,手中天碑快速的变化了起来,变成一米大小,白夕羽挥舞天碑,直接砸了上去!

    轰!

    天碑过处,虚空碎裂,血色刀芒直接被天碑砸成粉碎,白夕羽身形不停,追了上去,天碑对着银峰砸了下去!

    银峰大喝一声,移形换位,躲开了白夕羽的攻击,爪子在身上不断的划动起来,将他的肉身切割出了不少伤痕,鲜血洒落虚空,化为一片片的大道符号,最后化为一头血色战狼,融入到血斩之中。

    “血狼!”

    银峰怒啸,手持血斩,劈了下去,一条血色战狼冲了下来,四肢强健,爪子冷若利刃,斩向白夕羽的眉心,意图粉碎其原魂。

    白夕羽微微摇头,反手将天碑拍了出去!

    砰!

    血狼再度被天碑拍成了粉碎。

    “懒得和你玩了!”白夕羽冷喝一声,“银峰,你错就错在不该动我的人!不该抢我的武器!”

    “去死吧!”

    原力输入到了天碑上的那两个黑点之中,霎时间,天碑迎风暴涨,化为千丈大小,而后被白夕羽甩了出去,镇压向银峰。

    银峰脸色大变,只感觉天碑镇压下来,笼罩了空间,他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唯一的选择,那就是硬抗!

    银峰暴吼连连,喷出数口血液,化为血战狼,融入到血斩之中,对着天碑劈了下去!

    轰!

    毫无疑问,银峰的攻击没有撼动天碑一丝一毫,直接被天碑正面击中,砸到了地面之中。

    大地粉碎了,一条接着一条的裂缝浮现,宛若十二级地震。

    “原力输入多少,天碑发挥的力量居然是一样的?是了,这是洪荒秘境,这天碑虽然能够发挥出超越圣皇器的威力,但是在洪荒秘境之中,还是受到了压制的,是有极限的。”

    感受着天碑的威力,白夕羽发现天碑的威力与他对姚天星施展的威力差不多大,略微沉吟一会儿,白夕羽就明白了原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