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渔夫特工 > 第四百八十二章 入刑天大墓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没有人敢再度上前试图进入刑天真尊墓穴,白夕羽轻笑一声,走上前去,对着石门轻轻一躬身,道,“刑天真尊,日后,我必然与你比肩,称呼一声道友,如何?”

    不少修士尽数看向了白夕羽,感觉此人的话,有些太过傲然,有些太过自负了!

    白夕羽拜完之后,直接迈步向前,石门没有阻隔他的道路,他直接进入了墓穴之中!

    “真尊需要尊敬,我明白了!”

    “快点进去!”

    “拜见刑天真尊!”

    不少人已经明白了过来,上前见礼,方才进入了石门之中。

    这是一处秘境,里面古木狼林,前方大岳巍峨,连绵成片,缭绕着阵阵洁白的仙雾,让人疑在梦境中。

    “这真的是一个墓穴么?”

    “感觉像是进入了仙界一般!”

    “自成一界,果然了得!”

    “真尊的墓穴都是自成一界,若是不想让人发现,墓穴根本没可能出现!”

    “看来刑天真尊的墓穴这一次是自主出世的啊!”

    进入墓穴之中的人群议论纷纷。

    白夕羽抬头看向了远方,他感受到了造化玉碟碎片的召唤。

    当初在奎宿星,造化玉碟碎片突兀的爆发,这才牵引到了这一片碎片,如今造化玉碟碎片盘旋在他的原海,似乎根本不打算再度召唤出来!

    白夕羽有些无奈,若是造化玉碟碎片再度发威,直接将碎片召唤过来,那该多好!

    “也罢,就让我探一探刑天真尊的大墓!”白夕羽嘴角浮现了一丝微笑,“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

    “干戚是在神话传说之中,乃是斧和盾,而现在呢?”白夕羽抬头看向远方,他还记得。当初他第一次与至尊体浑天争锋的时候,浑天就手持一把残缺的斧头,浑天称之为干戚!

    “据我所知,真尊都曾参与过一场惨烈的战役。能够留下大墓的,寥寥无几,只怕刑天真尊是早就将自身的墓穴建造好了,这里,应该是衣冠冢吧!”白夕羽淡然一笑。按照造化玉碟的指引,向前而行!

    烟霞弥漫,仙雾蒸腾,化作一片光雨,流光溢彩,让人沉醉。

    “咻!”

    突然,一道炽盛的光飞来,极度绚烂,无比的辉煌,仿佛是成为了天地之间的永恒。

    噗!

    伴随着一声闷哼。一个逆魂境的修士直接倒下,鲜血凄艳,洒落天空。

    他张了张口,似乎想要说什么,而后眸光涣散,摔倒在尘埃之中。

    噗!

    又是一个人倒了下去!

    那是什么?

    一道光芒一击之下就将一位逆魂境巅峰的修士击杀,骇人心神!

    “啊!”

    天脉境的修士大喝一声,身子急骤转动,瞬间重伤!

    他身后又有两尊逆魂境修士被斩杀,血花飞起。陨落在此!

    “各位靠在一起,一起抵抗这一道光芒!”一个天脉境的妖族喊道!

    所有人急忙靠在了一起,这个时候,没有人敢去尝试那一道仙光!

    光芒再度飞舞起来。快速无比,已经超越了这里所有修士的极限。

    白夕羽没有与众人合围在一起,他静静的看着天空的那一道光芒,轻叹了一声。

    那种速度对于别人而言很快,但是对于白夕羽而言,并不算多块。

    他以火秘催动风秘。曾经暴涨的速度,比之刚才那一道光芒而言,还要快上许多,所以,他还是能够看得出来那一道光芒之中蕴藏的东西的……

    “看来,不是衣冠冢……如此看来,应该是刑天真尊自己设置了墓穴,而后由其后人为之补充完毕,这里或许真的有刑天真尊的尸身……”白夕羽看着那一道光芒,似乎明白了什么。

    那道光芒,是一片斧刃。

    而那股气息,与浑天曾经使用过的干戚是相同的,那是干戚的一片碎片。

    白夕羽本来猜测刑天真尊为自己设置墓穴,而后身死道消,真身应该不在此,但是现在看来,干戚的残片在此,应该是后人将刑天真尊安葬了,这里也极有可能存在刑天真尊的真身。

    “那个人在做什么?”

    “他一个人不是在找死么?”

    “就是那个说将来与刑天真尊平起平坐的家伙……”

    “简直是一个白痴!”

    人群传来了窃窃私语。

    “这位道兄,快快过来,一人在那里,实在是太危险了!”有一个人族的修士喊道。

    这个修士乃是劫灭境八重天的修为,虽然还算不错,但是面对这一道光芒,他还是不够看的。

    “你管他去死呢!”不少人开口。

    那一道光芒在天上盘旋了一会儿,猛然射了出去,射向了刚才开口的那个修士。

    所有人顿时脸色大变,本来合围的阵型陡然破碎,不少人快速的闪躲了出去,刚刚打算联合的修士,现在直接如同鸟兽消散一般。

    嗡!

    一阵翁鸣声传来。

    不少人松了一口气,刚才那一道光芒没有伤害他们。

    但是下一秒,他们所有人都呆住了……

    只见到刚才那个被他们嘲笑的人站在地面上,单手抓着那一道光芒,光芒不断的震颤着,发出嗡鸣声。【愛↑去△小↓說△網w  qu 】

    “你刚才让我进来,你心地不错,所以,我救你一命!”白夕羽左手拍了拍刚才提醒他的那个修士,淡然一笑。

    他的右手依然死死地握着那一道光芒,手臂也随之不断的颤抖着。

    “他居然将那一道光芒抓住了?”

    就算是那七八个天脉境的修士都有些骇然的看着白夕羽。

    那种速度就算是他们都反应不过来,眼前一个逆魂境六重天的修士居然抓住了这一道光芒?

    “幸好……”白夕羽心里暗叹,“肉身太强,速度也降低了不少,就算是以火秘催动风秘,肉身的速度也受到了影响,不过还好赶上了……”

    白夕羽死死地握着那一抹光芒,突然大喝一声,“不过是一块死物而已,也想逃出我的掌控么?”

    白夕羽大喝一声。手臂猛然用力,紫色的光芒一闪而逝,轰的一声,仿佛是炸弹爆炸一般的声音传来。那一道光芒在他手上顿时安静了,然后消散了!。

    一片斧刃的残片落在他的手上,闪烁着一抹恐怖的气息。

    “那小子,将那宝物交出来!”一个妖族的天脉境修士喝道,此人牛头人身。乃是牛魔族的存在。

    白夕羽轻飘飘的看了牛魔族修士一眼,轻轻叹息一声,“既然早已经陨落消亡,又何必伤人?”

    白夕羽对着大墓深处躬了躬身,而后右脚一踏,轰隆一声,地面裂开了一个大口子,白夕羽右手一翻,这一块残片落入到了裂缝之中,白夕羽再度一踩。地面的裂缝顿时再度愈合。

    “混蛋,你居然敢!”那个牛魔族的修士喝道。

    “滚开,别烦我!”白夕羽淡然开口,转身继续向着深处走去!

    “找死!”那牛魔族的修士大喝一声,手持一杆大锤,猛然向着白夕羽砸了下去!

    不少人幸灾乐祸的看着白夕羽,感觉白夕羽就是个白痴。

    他得到了法宝,居然放弃了,而且还直接埋葬到了土里,难道他不知道。这是在做无用功么?任何人都可以再度将大地撕裂,将那斧刃再度取出来。

    他如此做,什么都没得到,反而还得罪了牛魔族的天脉境修士。

    白夕羽猛然转过身子。一拳向着大锤砸了下去!

    轰!

    大锤猛然瘪了下去,而后反弹而起,重重的砸在了那个牛魔族天脉境修士的手臂上,将他的手臂直接砸断!

    “啊!”牛魔族的修士脸色大变,手臂颤抖,大锤落在了地上。

    “好恐怖的肉身力量……”

    “怎么会?”

    一些修士骇然的说道。

    “别惹我!”白夕羽淡然开口。转身继续前行!

    那天脉境的牛魔族修士大吼一声,快速恢复肉身,再度冲了上来,身上妖气缭绕,气势冲天,大道道则浮现在他的身上,他手持重锤,再度砸了下去!

    白夕羽眼神一眯,猛然一巴掌拍了出去!

    大道天碑浮现在他的手掌之间,并未显化,省的被这些人看到,再度谋夺他的法宝,引起纷争。

    砰!

    那气势汹汹的牛魔族修士直接被白夕羽一巴掌拍飞了出去,砸向了远处的一座大山!

    轰!

    那座大山陡然爆发出了一股强烈的气势,一股杀伐的气息浮现,直接将那牛魔族修士震成了粉碎,化为一片血雨,融化在天地间!

    所有人顿时毛骨悚然的看着白夕羽,就算是那几个天脉境的修士也是目露惊色,感觉有些骇然,心想这一巴掌若是轮到自己,自己是否能够抵抗下来呢?

    “等等,那座大山是怎么回事?”

    震撼之余,有修士想到了那座大山的事情,骇然的开口。

    “是神通!”

    “是刑天真尊留下的神通,化为了大山,那牛魔族触碰到了神通,被刑天真尊的神通击成了粉碎!”

    一个天脉境的修士蹙眉说道。

    白夕羽静静地看着,也明白了刚才那座大山为何突兀的爆发杀机杀死牛魔族修士的原因。

    白夕羽的双眸变化成了紫色,恍惚之中,隐隐的有日月星辰流转,他开启了紫极天眼,四处看去,有些吃惊,周围还有不少神通所化的东西。

    有树木,有山石,不少都是神通所化,若是一个不小心,招惹到了的话,只怕真的会被抹杀。

    紫极天眼看到的威力,让白夕羽有些震惊,就算是以他的肉身,只怕也没可能活下来。

    白夕羽继续前行,前方遍地霞光神光,有如河流四下流淌,远处还有仙光蒸腾。

    白夕羽心里却有些迷惑了,这些神通蕴含的气息庞大无比,绝对不是天脉境可能留下的,难道真的是刑天真尊留下的?

    这墓穴究竟是刑天真尊自己设置,还是他的后人为之所设立呢?

    白夕羽渐渐地有些迷惑了,摇了摇头,大踏步的向前走去。

    看着白夕羽的身影,不少人迟疑了一会儿,也跟着他向前走去。

    几个天脉境的修士对视一眼,同时轻叹一声,向前走去。

    这不过是刑天真尊的墓穴外围,都能看到干戚的残片,只怕里面还有更好的机缘……

    越来越多的人向前走去,但是也有不少人停留在了原地,不舍得被白夕羽埋葬的这一片法宝,想趁白夕羽离去再度抢夺!(未完待续。)